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六十四章 前夕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巨魔意志宛若一方天地主宰,霸道無匹,它目光所及之處萬物臣服,這是云浩此刻最深切的感觸。此時他已經不知道先選擇熔煉天魔意境是對還是錯。依照落無涯所說,這個世界早已不可能有巨魔意志降臨,為何熔煉天魔意境時巨魔意志會出現。

    那意志浩瀚如星海,若非他意志堅定只怕在接觸的一瞬間就被那巨魔意志吞噬了,然而隨著時間推移,云浩心中越來越沒底,當初幻境中的主宰意志宛若天威,卻猶如無根之浮萍,雖讓人絕望卻能向死而生,升起反抗的欲念。而巨魔意志雖沒有主宰意志那般強大,卻有著最真實力量,足以碾壓他的力量。

    此刻云浩整個身軀已經被天魔意境融合,按照玉簡中關于熔煉的描述,他幾乎已經成功大半,然而巨魔意志存在卻使得本是水到渠成的熔煉變得撲朔迷離起來,他的神志有些恍惚,那是神魂衰弱表現,但巨魔意志卻沒有絲毫變化依舊霸道無匹。

    這一刻云浩真真切切體會到什么叫作無奈了,原來無奈到極致時是連反抗的欲望都沒有的,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總之在他面前存在的永遠是一片永無光明的漆黑。

    神志越來越模糊,他隱約間看到那無盡黑暗中凝聚出一尊巨大身軀,那身軀仿若能只手撐天,星空神宇皆在他掌心生死幻滅,更有歲月在他眸中千轉百回,更迭起伏。

    “你這么偉大,尋我這螻蟻一般的存在干嘛呢!”

    云浩不禁有些自嘲喃喃細語,那偉大的意志似乎已經等不及了,來自遙遠星空盡頭仿若打開了一扇地獄之門,無數渾身魔氣滔天的魔頭攜無盡天威,朝著云浩撲來。

    “落無涯你誤我!”

    云浩靈魂深處不禁發出了這般憋屈的怒號,若非落無涯有言在先,這世界不會出現巨魔意志,他也不會那么輕易選擇熔煉天魔意境。

    與此同時身在一處豪華別院中,歌舞升平,正在與三位嬌俏女子尋歡作樂的落無涯猛地打了一個噴嚏。

    “難道是某位佳人想念洛某了?”

    “哎呀,洛公子,難道我們姐妹服侍的不好,竟令您心中想念其他人?”

    落無涯豪爽地飲下女子遞來的酒水,“哪能呀,來來來,舞起來舞起來,不要停啊!”

    云浩若在此只怕都有一巴掌拍死落無涯的心,然而他此刻只能絕望地看著呼嘯而來的魔頭,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沒想到最終還是死在你們這些個魔頭手中,我云浩難道天生和魔頭反沖!”

    天威降臨,云浩的世界徹底潰散開來。

    “嗯?怎么有朵花!”

    迷茫中云浩并沒有等到被吞噬時撕心裂肺的痛楚,他驚訝地睜開眼睛,率先看到的竟是一朵花。

    “這花有些眼熟呀...不對,我不是被吞噬了嗎,這是哪里?”一片黑暗中,一朵奇花散發著光芒,僅僅照亮云浩周圍三尺之地。三尺之外無盡殺伐,滔天魔氣的魔頭如同被擠壓在光圈之外,它們拼命想要突破光圈的阻擋。

    三尺光圈,照耀三尺,也就是這三尺之地,成為了巨魔和云浩之間的一座無法逾越的天塹。

    云浩確定自己真的還存在之后不禁打量起眼前的奇花,熟悉的黑白相間,熟悉的寒冰之意,天魔之意,這朵奇花正是當初連同他體內靈脈碎片一同消失的奇花。

    奇花突現,展現神異風采,阻擋巨魔意志的侵蝕,;令云浩頓時喜出望外,他很想去研究一番奇花到底是何物,為何能抵擋巨魔意志,但他深知天魔意境熔煉于肉身非同小可,只能暫時放下。

    所謂醒靈顧名思義重在覺醒,將意境溶于肉身后還有最后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那就是以肉身來喚醒意境之靈,就好比一把誕生了器靈的武器一般。

    意境之靈一旦覺醒,醒靈就算是初步成功了,云浩心中滿是期待,上古修士的風采終于在他身上即將出現。

    ...

    夜以深,深邃的夜空中難得有一彎新月遙遙高掛,西山頭半山腰處云裳有些焦急地看著山頭,那里魔氣縱橫,偶有一絲泄露便宛若強大修士傾力一擊,山石崩裂,草木橫飛。

    “都已經三天了...”

    云裳每日晚上就會到此等候,算上今夜足足有三天三夜了,眼看天邊的新月在空中慢慢西移云裳更加焦急起來。

    “嗯?”

    一直注意山頭的云裳突然發現包圍整個山頭的魔氣似乎發生異動,滾滾魔氣宛若煮沸的茶水,劇烈翻涌起來,更有邈邈不可聞的嘶吼聲時隱時現,她臉色有些慘白,身軀忍不住在顫抖,她很清楚云浩在干什么,正是因為了解所以他才更加明白天魔意境的恐怖。

    好在天魔之氣的異動并未持續太久就歸于平靜,而后便如同春陽融雪般緩緩消散,不知是零落于天地間還是被云浩的身體吸收了。

    許久之后云裳長出一口氣,似乎要將三日來所有的緊張也隨之吐出,看著山頂那塊巨石上盤坐的身影,如同一尊亙古亙今永恒矗立的雕像,她的俏臉露出久違的笑容,邁著輕快的腳步,小跑而上。

    當云裳來到山頂時正好看到云浩起身,她連忙上前道:“小浩,你成功了?”

    云浩感受著身體中已經與肉身完全融合的天魔意境以及比之前不知強大幾倍的威勢,欣喜點頭道:“雖然中間遇到點麻煩,但總算順利融合了。”

    云裳笑道:“還好你今晚醒來了否則就要錯過明日的大試了。”

    云浩心中一驚問道:“我在這里已經三天了嗎?”

    正所謂修煉無歲月,果然不差,他感覺只是過去了一會,卻不想已經過去了三天。

    云裳似乎想到些什么,低聲道:“明日他們會找我們麻煩嗎?”

    云浩一愣,轉瞬間明白她所指,無奈道:“找麻煩肯定會找,但是應該不是明天。”

    云裳有些無奈道:“明天后天還不都一個樣!這些人真的很可惡啊。”她嬌媚的聲音中透著冰冷,自從修煉小有所成以來,她的氣質有很大改變,嫵媚中透著威嚴,妖嬈中更顯冰冷。這點讓云浩有些驚訝,不過想到是憐愛姑娘所傳,便釋然了。

    云浩冷聲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大不了拼死一戰便是。”他看著眼前已經發生巨大變化的姐姐,心中略微安定不少,雖不清楚憐愛姑娘的具體修為,但從種種跡象看來她絕對屬于霍山城的大人物,同樣的春風樓也絕非一般勢力,將來若是真的出現不可逆轉的死境,至少姐姐有憐愛姑娘庇護,理當無礙。

    二人并肩朝山下走去,寒風席卷整個山頂,似乎在歡送這對姐弟,云裳覺得氣氛有些沉悶,突然說道:“聽說明天大試會有很多霍山城以外的青年天才到來,真不知道他們長啥樣啊。”

    云浩聞言,輕聲笑道:“姐姐是想給我找個姐夫?不過明天來的人不會太多,重點在后天。”

    “胡說!”

    云裳滿臉羞紅,而后問道:“明天大試開始,為何重點在后天呢?”

    云浩道:“武堂大試最初的目的是為了測試武堂弟子修為,但是后來由于青年天才大量涌現,偶爾會有霍山城以外的青年修士前來觀摩,時間久了,偶爾會出手切磋一下,久而久之武堂大試便成為了一次年輕修士的大比,還搞出了個什么排名。但是大試的初衷仍舊沒有改變,大試第一天依舊是武堂弟子相互比試,每年外堂弟子進入內堂的考核也在這一天進行。”

    云裳點頭道:“原來是這樣,聽說你們武堂大試第一名會有一枚丹藥作為獎勵,那個應該值不少錢吧?“

    云浩有些驚訝道:“第二名就有一百兩銀錢了,第一名的丹藥肯定會超過這個數,對了,姐姐你問這個干嗎?”

    云裳有些不好意思道:“弟弟你這么厲害,每次小試都是第一,這次大試也要得第一,然后那枚丹藥我們可以拿去賣了...”她說道最后聲音越來越小,以至于后面的云浩幾乎沒有聽清。

    云浩道:“賣了干嗎,我們現在不是有些銀錢嗎?”

    “我看樓中姐姐都用胭脂,聽說那種東西十分昂貴...”

    少女扭捏的聲音悠然飄蕩在山腳...

    武堂大試第一日共有兩個測試,首先是外堂弟子的修為驗證,合格的將步入武堂內堂弟子行列,從此擁有更為豐富的修煉資源,同時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征。其次就是內堂弟子的切磋,這也是霍山城一些大人物所關心的事情,畢竟武堂有教無類,絕大多數勢力的弟子皆在武堂修行,他們想知道自家弟子在武堂中的修煉情況,同時也能夠發掘一些可以招攬的天才修士。

    今日霍山城山門前人來人往,熱鬧非凡,大多數人皆皆是一方豪強,身居高位,也有大腹便便渾身華服錦衣的商賈之流,他們皆是受到武堂邀請前來觀禮之人。

    也有青年修士到來,但大多是明日參加挑戰之人的家族隨從,他們提前到來為明天的挑戰做好準備。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