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五十九章 乞丐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年歲之說來歷早已不可知,流傳下來的風俗卻被人們傳承下來,在這個崇尚力量的世界不管是修士或凡人皆信奉那冥冥中的無上存在,年近歲末家家戶戶皆張燈結彩喜氣洋洋。

    距離歲末還有數日,可霍山城城主府中,一身儒生打扮的城主崔劍山雙手高舉一炷檀香,對著祭臺上的供奉深深拜下,其后數十人皆手持檀香緊隨其后紛紛拜下。

    “天佑崔家,萬古長青!”

    “天佑崔家,萬古長青!”

    ...

    祭拜完畢,城主崔劍山揮退眾人,留下了崔浩,他帶著崔浩來到不遠處的一座涼亭中,有下人沏好熱茶奉上,他輕輕品上一口,“涼山之事暴露了?”

    崔浩道:“孩兒無能。”他束手而立,滿臉愧疚。

    崔劍山道:“無需自責,那無情公子就是為父親臨也不見得能將他拿下,好在你的‘殘魂術’大成。”

    崔浩道:“只是那些老家伙會不會...”

    崔劍山起身大袖一揮道:“無礙,為父會處理好那些家伙...只是為父有些好奇,無情公子向來只對魔頭有興趣,此次怎會對你出手?”

    崔浩臉色頓時有些不自然,陰沉道:“涼山之事準確點說是壞在一個小子手中,而非無情公子。”

    ‘哦?’

    崔劍山驚訝道:“速速說來!”

    崔浩道:“有一個名為云浩的武堂弟子被無情公子看重,這次他出手多半是因為這小子。”

    崔劍山眉頭緊鎖,問道:“那小子很奇特?”

    “嗯!”

    崔浩臉色凝重道:“他領悟天魔意境,而且...似乎能控制天魔意境!”

    “怎么可能!”

    崔劍山臉色大變再次問道:“你確定是天魔意境而不是魔道意境?”

    大道萬千,皆可成道,這世間很多修士修煉魔功同樣能夠領悟各種魔道意境,比如黑魔意境,血海意境等等,而天魔意境卻完全不同于這些魔道意境,它已經可以稱之為意志了,每一道天魔意境都是來自遠古巨魔的意志,莫說是一個人類小子,就是強大的魔頭首領也難以抵抗巨魔意志的沖擊,最終只能化作一具被巨魔操縱的傀儡。

    崔浩道:“確定!”

    崔劍山十分了解自己的兒子,在這方面崔浩是不可能胡言亂語的,他起身來回踱步,顯然這件事情讓他這個一城之主也感到十分棘手,整整過去了半刻鐘,崔劍山終于做出了決定。“浩兒,若是讓你去爭取把那小子拉攏到我們這邊,你有幾層把握?”

    崔浩聞言搖頭道:“若是在之前,孩兒有九成把握,現在只怕他十分嫉恨我啊。”

    崔劍山也不問原因,冷聲道:“既如此,那么這尊‘巨魔’只能去死了!”

    談笑間云浩就被定下了死刑,崔浩心領神會,既然父親說是巨魔,那么那小子不死也得死,不能為我所用只能去死。

    崔浩躬身道:“孩兒明白!”

    ...

    霍山城有兩處寶塔形建筑,第一座是春風樓所在,與之遙相呼應的是萬寶閣的本部。由于接近歲末,萬寶閣近日總是人滿為患,作為萬寶閣三大執事之一的薛弛更是忙得不可開交。

    萬寶閣實力雄厚,幾乎壟斷整個霍山城所有修煉之物的買賣,薛弛能成為萬寶閣執事,金錢地位他一樣不缺,他一度覺得自己的人生已經達到頂峰,然而當他接觸到修煉一道時,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曾引以為傲的金錢地位在修士眼中宛若糞土。

    奈何他年齡太大,根骨已成,再無修行的可能,這也成為薛弛此生最大的遺憾,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幾個月前有神秘人找到他并且告知有一種方法可以令他修行,但是作為交易條件他必須從萬寶閣中為他盜取一枚禁止出售的丹藥。

    薛弛為人世故圓滑,一雙眼睛幾乎可以分出人的高低貴賤,那神秘人不管是強大修為散發的氣勢,還是與生俱來所帶的貴氣都讓薛弛選擇相信他。

    今日薛弛推掉手中所有活計,獨自一人來到萬寶閣后面的山林中,確認無人跟蹤后他沿著一條崎嶇小路走進深山,約莫一刻鐘后,他來到與神秘人約定好的地點,焦急地等待了一個時辰后,神秘人終于到來。

    “閣下終于來了。”

    薛弛激動朝來人拱手,來人身著黑袍頭戴斗笠,唯有一雙攝人心魄的雙眼顯露在外。

    黑袍人輕聲道:“東西帶來了嗎?”

    薛弛再三猶豫還是開口道:“東西自然帶來了,只是閣下答應的事情...”

    “哼!”

    黑袍人冷哼一聲,抬手打出一道流光,瞬間沒入薛弛體內,“作為萬寶閣執事應該能弄到點煉體功法吧。”他語氣中充滿了不耐。

    薛弛此刻滿臉激動,雖不知道黑袍人打入他身體的是什么,可是他能夠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視力聽力以及肉體強度瞬間有了極大提升。

    “多謝大人!”薛弛抑制心中激動,從懷中拿出一個白色羊脂玉瓶,道:“大人這是你要的東西。”

    黑袍人抬手間那羊脂玉瓶就飛到手中,這一幕讓薛弛心馳神往,只見黑袍人將羊脂玉瓶拿到鼻尖輕輕一嗅點頭道:“正是此物,本座告辭!”

    薛弛靜立當場,許久之后他輕輕揮動手臂,一拳打在旁邊一棵三人合抱的樹干上,一個三寸深的拳印深深印在樹干上,這結果讓薛弛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靜。

    與此同時,涼山山脈邊緣地帶,有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疲憊地躺在一個湖邊,在少年身旁赫然有一條巨蟒尸體,巨蟒全身皆是傷口,最致命傷口當屬頭部,那里似乎被一劍砍去了半個頭顱。

    ‘呼呼’

    少年簡單地制作了一個烤架,以手中三尺青峰,從巨蟒傷口處割下數快手掌大小的肉片,清洗之后放在烤架上,不過一會一股濃郁的肉香味傳出,少年不顧形象地開始大吃起來。

    “出來這么久姐姐一定非常擔心,只是這巨蟒太大了無法帶走啊。”少年有些可惜地看著巨蟒尸體,少年正是云浩,從大青山離開之后,因彤云之事他心中煩悶不已,所以并未返回霍山城,而是繼續深入涼山尋找強大生靈戰斗,卻不料碰到這條堪比人類大修士的巨蟒,巨蟒早已開靈智,被云浩挑釁后它一直追著云浩不放。

    歷經半月有余,云浩用盡一切手段終于擊殺巨蟒,可他自己也身受重傷,好在巨蟒滿身皆是寶貝,特別是巨蟒的肉,潤涵巨大天地靈力,對云浩的傷勢很有幫助,經過三天的修養,云浩修為恢復大半。

    割下少許巨蟒肉,他踏上了回歸之路,與此同時霍山城中愈發熱鬧,武堂大試也正是提上日程,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大試的前十名將會有一次秘境探險的獎勵,據說那是武堂控制的一個秘境,里面留存這許多天材地寶、功法、武器等。

    云浩來到霍山城后耳邊總是響起關于武堂大試的議論,想到彤云、崔浩、木驊以及洛神等人,他不禁暗自搖頭,打消了一探秘境的想法。

    云浩衣衫襤褸,走在霍山城大街上遭遇路人頻頻側目,當然皆是鄙陋的目光,他沒有在意,因為此刻他就如同離家已久的游子,迫切地想要回到家中。

    “臭乞丐,趕緊滾,莫要耽誤大爺做生意!”

    這時突然一陣喝罵聲傳來,云浩不禁轉頭看去,一座酒樓門前正有個乞丐被一個大漢拳打腳踢,那乞丐身形消瘦蓬頭污垢,手中拄著的拐棍被大漢一腳踩斷,緊接著大漢一腳將乞丐踢飛,好巧不巧正落在云浩身前不遠,他急于趕路本不想管這般閑事,只是當看到乞丐的雙眼時,他身軀猛地一震,那雙眼中沒有絲毫生機,一片荒蕪,若是只看眼睛云浩斷定這乞丐是一個死人。

    這樣的眼神云浩很熟悉,或者說他親身體會過,那是一種極致的絕望,是哀莫大于心死的悲哀,更是一種身邊親人皆離去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的無奈。

    “住手!”

    云浩見大漢又要虐打乞丐,連忙上前制止。

    大漢見云浩一身簡直比乞丐還不如,頓時大怒道:“你這臭乞丐是和這老不死的一伙的?”大漢說罷一腳踢出,帶著陣陣呼嘯聲。

    云浩一眼看出大漢不過剛剛踏入煉體期,冷哼一聲,一股強大氣勢轟然爆發。

    “轟”

    大漢宛若箭矢般倒射而去,撞翻路邊的圍欄,去勢不減地撞到酒店大門上,大門轟然倒塌,酒店內一片嘈雜,不一會便有數位氣勢強大衣著華麗的修士走出。

    “敢問那位道友出手!”

    當先開口的是一位中年修士,他氣勢彭拜,怒意滔天。

    云浩冷聲道:“是我!”

    “嗯?”

    那修士眼中驚疑不定,云浩在他眼中不過是個煉體修士,可是云浩身體上散發的兇煞之氣卻讓他心驚肉跳,云浩歷經過大青山之戰,之后尋便涼山山脈中強大生靈,最后更是斬殺堪比人類大修士的巨蟒,其兇煞之氣已然滔天。

    “這位小哥,為何打我下人,毀我門庭?”

    那修士心中固然驚疑,卻依舊開口質問。

    云浩沒有回答,而是徑自來到老乞丐身旁,道:“老先生你沒事吧。”

    老乞丐沒有答話,只是盯著云浩身后的巨蟒肉,當初為了恢復修為云浩割下數塊巨蟒肉,后來修為恢復之后就沒去吃了,還剩下幾塊本想著帶回去給姐姐嘗嘗,見得老乞丐這般眼神,他取下所有巨蟒肉遞了過去。

    老乞丐也不客氣,張口就吃,不一會數塊巨蟒肉幾乎夠云浩吃上數日的分量就這樣被老乞丐吃光了。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