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五十七章 來生見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正在戰斗的修士以及崔浩皆驚訝地看向云浩這邊,其中凌劍閣的王海更是贊嘆不已,“這位小兄弟的劍法可謂是超凡脫俗啊。”

    萬海本是凌劍閣長老,在劍法一道上造詣頗高,能讓他發出贊嘆實屬不易,只見云浩身前萬劍齊出,劍意沖天,數十生魂硬生生地止住前進腳步。

    云浩這時腦海中閃現陳老面容,這萬劍齊出的劍法正是陳老所傳,據陳老所言,這部法決名為‘天衍九式’共分九式,而‘打鐵三式’僅是第一式萬劍式的起手式而已。

    云浩此番施展‘萬劍式’頗為勉強,否則眼前生魂早已化作虛無。

    崔浩冷聲道:“沒想到一個煉體期小子居然掌握了靈術,還能施展出來,當得上絕世之姿,可惜的是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轟轟’

    轟鳴聲陣陣,崔浩身邊無數血影瞬間分出兩道直奔云浩而去,當兩道血影來到近前時,數十道生魂在一瞬間被血影吞噬,而后化作兩尊血紅色魔頭,魔威蓋世,血氣滔天,瞬間掃蕩所有劍影。

    ‘哼!’

    云浩踉蹌后退,眼中滿是驚駭,這血魔吞噬生魂之后發生了巨大變化,宛若來自地獄的魔鬼。眾修士始終關注這神奇少年的戰斗,想著能在生命結束前見證一個奇跡誕生,可是看眼下情況似乎不可能了,有修士發出悲哀的嘆息。

    彤云輕聲道:“你已經盡力了...”

    似曾相識的畫面在腦海浮現,唯一的不同就是姐姐變成了師姐,“不,我沒盡力呢,我們都沒盡力呢!”

    嘈雜喊殺聲中他低沉的話語略顯縹緲,可彤云分明感受到一股堅若鐵石般的信念,這讓她不由得想到當初風雪結界中那殘破的身軀,當時她覺得這少年很慘,可如今想來令她震撼不已,一如當初,今日他也要戰到身軀殘破,靈魂俱滅方能倒下嗎?

    漫天黑氣覆蓋整個村子,其內殺伐聲震天,生命在這里一文不值,而彤云卻對身邊的殺戮不屑一顧,她心中突然涌出一種想去了解的念頭。

    “是嗎?”

    彤云毫無血色的臉頰突然泛起絲絲紅韻,“可是我真的站不起來,堅持又有何意義呢?”

    云浩挪移腳步,來到彤云身后,雙手緊貼她的后背,玄奧之息流轉瞬間覆蓋二人,彤云心中驚訝于自己傷勢的好轉,更加令她震驚的是云浩所修煉的‘道決’,在她有限的生命中,還曾未見到一人將此法決修煉到這么高深的層度。

    云浩輕聲道:“堅持本無意義,可唯有堅持才能等到奇跡降臨,這也是堅持所具有的獨特魅力,我始終堅信唯有拼勁生命甚至靈魂之力時,才能算得上盡力。所以,在我們沒有真正隕落前,請在堅持一下。”

    “噗...”

    宛若精靈的面容突然輕笑出聲,于這萬魔群舞之中宛若一朵綻放的水仙花,清麗脫俗,精致高雅。

    崔浩靜靜注視著云浩這邊,并沒有在對他發出攻擊,他想要看這少年再死亡面前會展現出怎樣的卑劣和懦弱,以及人類所有的負面情緒,也許是這少年的出現打亂了他的計劃,讓他無比嫉恨。他只想看到他在痛苦中死去,然而想要看到的畫面沒有發生,反而聽到一番勵志之言,更有甚者少年竟視他控制的血魔如無物,這讓他幾欲抓狂。

    “殺殺殺!!!”

    一連三聲怒吼,表露崔浩此時扭曲憤怒的心情,兩道血魔應聲而動,卷起漫天風沙,落下無盡魔威,暴虐血腥的威壓如黑云壓頂,欲滅蒼生!

    云浩感受到身后強大氣息已經來臨,輕笑道:“師姐,若有一天我變得和崔浩一般,全世界的人都欲殺之后快,你...還會認我這個師弟嗎?”話語中透露著調侃之意,一副調節氛圍的樣子,只是誰也沒能發現那雙清澈眸中深深隱藏著一縷難以言明的苦澀。

    彤云知道少年是想讓她樂觀一些,但不知為何她心底竟涌現一絲憂傷,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出現了,一直蔓延全身,使得她不知所措甚至是恐懼,“不,就算你化作天魔,師姐一樣認你,一樣認你!”她急迫地想要表達內心想法,似乎怕少年不信,以至于重復了一遍。

    云浩轉身,握住青天劍的手臂青筋暴起,聽到少女的回答居然忍不住地顫抖了一下,嘴角一絲高挑的微笑逐漸升起,直至蔓延整張面孔,“謝謝!”

    血魔殘暴而血腥,天魔之氣霸道而強大,幾欲壓得眾人難以喘息,然而在云浩踏出那一步時,兩者皆淪為下等之物。霸道、浩瀚、高貴的天魔之意豁然自云浩身軀涌出,一經出現風云變色,天地為之一震,魔頭、生魂以及血魔皆受到巨大沖擊,身形不穩幾欲消散。

    自從獲得天魔意境以來,這是云浩第一次放開一切束縛,以生命為代價催動天魔之意,那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使得生魂和血魔慘叫連連。

    崔浩同樣心神巨震,他壓下心底的恐懼喃喃道:“那小子...不可能,這世間再無如此高等級的天魔意志,不可能...”他聲音越來越大,逐漸高昂起來,似為了掩飾心底的恐懼,也似為了麻痹自己的認知。

    眾修士得以喘息,紛紛看向云浩,目中有震驚,有不解,隨后更多得卻是苦澀中帶著釋然可謂是五味雜全,修士本為追求力量而修行,為了獲得力量提升修為甚至可以不擇手段,修煉魔功也是常有,只要不被天魔之氣控制神志,如崔浩這般借助天魔之氣修煉魔功雖遭人不恥,卻無傷大雅,而云浩催動的卻是從未出現過的天魔意志,換話句話說云浩已非人類修士,而是一尊遠古巨魔,霍山城中隱藏的守護者定要出手剿滅。

    “云浩...”

    彤云呆住了,她腦海中還有少年嘴角勾起微笑的模樣,可為何轉眼間他卻是這般模樣。

    他是一尊天魔嗎?顯然不是,天魔豈會為一個人類舍生忘死,天魔有豈會為一個人類剿滅同類,所有人都明白云浩這樣做的原因,正因為明白所以才更加驚嘆,甚至是敬佩。

    然而沒有人認為云浩可以戰勝崔浩,哪怕是將自己最大的秘密暴露,過程也許有所不同,結果卻已然注定。

    彤云卻沒有去思考這些,此刻她精致的雙眸中滿是淚水,耳邊似乎還有那個聲音再問:師姐,若我變得和崔浩一般...你還會認我嗎?

    原來這并非是一句玩笑,原來他所謂的盡力真的是傾盡所有,拼盡一切。然而這一切都是為了不讓她受到傷害,為了將她帶出這是非之地。

    崔浩快速收回即將消散的生魂,冷聲道:“好一尊天魔,即便如此,你也難逃一死!”他全身散發猩紅之意,而后凝聚成一條三丈血紅毒蟒,一時間眾人如墜血海深淵。

    天魔意境把崔浩的生魂克制的死死的,可是崔浩畢竟是大修士,想要擊殺云浩輕而易舉,燕飛雪等人強壓傷勢欲要援救云浩,卻不想木驊突然出現,擋住眾人去路,“諸位,結局已定,何必再做無畏掙扎。”若是眾修士全盛時期,木驊斷不敢這般阻攔,如今燕飛雪等人一身修為所剩無幾,完全不是木驊的對手。

    無風谷老者冷聲怒斥道:“木驊,你與魔為伍不異于與虎謀皮,早晚會遭到報應的!”

    木驊冷笑道:“諸位若想再多活一會就給木某老實呆著,否則莫怪木某出手無情。”他指尖吞吐綠芒,強大氣勢將眾修士壓得不斷后退。

    王海擦去嘴角血跡,手中長劍劇烈顫抖,劍意沖天,“諸位,既然結果早已注定,我等為何不戰,想要兵不血刃,休想!”沖天劍意化作裂天神劍,直指木驊,縱然身死劍斷,但劍之傲骨永不屈服!

    眾修士來襲讓木驊眉頭微皺,不得不應戰。

    血紅毒蟒已經近在咫尺,而云浩卻視而不見,回眸間看向那梨花帶雨的臉龐,“師姐,你說過,會認我這個師弟的。”

    哀無痕,泣無聲,少女抿嘴不讓自己哭出聲,狠狠地點下頭,這一點頭就傾盡她生生世世,那一回眸便許諾生死不棄。

    ‘嗷...’

    魔蕩天地,焚盡萬物,曾經寒潭中的魔蛟赫然被云浩幻化而來,一時間竟然有絲絲龍威降臨,激射而來的毒蟒似有所感,血紅身軀竟然出現一絲顫動,那是對龍威的畏懼。

    ‘哼!’

    崔浩冷哼一聲,修為全力運轉,毒蟒宛若瘋癲一般撲向魔蛟,毒蟒和魔蛟化作一紅一黑兩個光團,在半空中激烈碰撞,方圓數十丈之內所有存在皆在巨大沖擊力中化作虛無,天空中黑紅參半各自染色半邊天,風云攪動間劇烈轟鳴不斷炸響,木驊和眾修士已經快速遠離退出戰圈以外。遠遠望去大青山腳下似乎有兩尊遠古兇獸在激烈搏殺。

    云浩操縱魔蛟逐漸力不從心,此刻他身軀搖搖欲墜,已經再無法堅持,漆黑魔氣中他嘴角露出一絲苦笑,微微轉頭看向身后若精靈般的少女,用只有他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道:“若有來生,希望再相見!”

    少女看不見黑色魔氣中的少年,可是在少年轉頭的瞬間,她茫然抬頭,一絲解脫浮上心頭,癡癡道:“若有來生...再相見!”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