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四十九章 圈套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劍氣凌然,寒光撲朔,西塘鎮的西山上,少年衣衫獵獵,手中三尺青峰隨著他變幻莫測的身形時隱時現,劍氣彌漫整個山頭。

    ‘轟!’

    無數道劍氣仿佛大道了這方空間的承受極限,紛紛炸裂,頓時飛沙走石,漫天煙塵在寒風中飄飄灑灑。

    “小浩,你這劍法越來越神妙了。”

    贊嘆之聲自剛剛到來的少女口中傳出。

    少年束劍身后,一個跳躍來到少女身前,輕笑道:“陳老所傳鍛造之術乃是無上功法,我還差了一絲火候。”

    少女將手中黑色披風給少年披上,“鐵匠鋪的甄師兄來了,在家中等你呢。”

    “哦,甄師兄來了,所來何事?”

    “沒說,只是要找你。”

    少年自然是云浩了,他們還沒到家就看到一個小廝打扮的身影再門外來回走動,顯得十分焦急,云浩快步來到近前拱手道:“見過甄師兄,讓師兄就等了,我們進屋吧。”

    甄英俊微笑著擺手拒絕,道:“沒久等,沒久等,師弟身體恢復的怎么樣了?”

    甄英俊不愧是跑江湖的,雖然心中很焦急,但言語之中卻透露對于浩的關心,這一點云浩不得不佩服,“已經痊愈了,師兄整日事務繁忙,今日來此所為何事?”

    甄英俊道:“一來是看看師弟你,二來嗎,這個最近鐵匠鋪有些繁忙,陳老命師兄來請師弟。”他胖嘟嘟的臉上透露著一絲尷尬。

    云浩道:“這個是師弟的錯,本應早早去鐵匠鋪的,沒想到竟讓師兄跑這一趟,師兄莫怪。”

    天色尚早,云浩已經出發去鐵匠鋪了,還沒走近他就發現鐵匠鋪門口已經有十幾個修士在等待了,走進一問才明白這些人都是來取武器和戰甲的。

    “小師弟你可來了,快過來幫忙。”

    剛剛進門大牛憨厚的身影就出來,只見他們二人忙得不亦樂乎,就連陳老都親自動手了。

    云浩拱手道:“弟子見過陳老,見過二位師兄。”

    陳老放下錘子道:“來了就動手吧,這最后的鍛造交給你了。”

    云浩也客氣,直接拿起錘子加入鍛造的行列,“鐵匠鋪怎么突然間這么忙碌。”

    大牛苦笑道:“還不是那北山的破事,眼看要到年關了,沒想到竟出現了魔頭屠村的事情,許多修士自發前往,卻不想情況十分嚴重,許多修士鎩羽而歸,武器戰甲皆有不同程度的損壞或者被毀掉。”

    “可不是嗎,前幾日一個世俗山莊,據說有一定的江湖地位,山莊莊主聚集了許多江湖好漢,準備和魔頭決一死戰,不想全莊上下數百條性命皆被屠盡,唉...”

    門口有一位修士身上帶著傷口,滿臉悲意地說道。

    “這還不止,據說北山周邊已經成為一片死域,數十村落皆無一活口,真是造孽啊!”

    “可不是嗎,最可怕的是,那些魔頭可以控制修士,成為他們的打手,替他們掠盡生靈。”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道盡魔頭可怖之處。

    云浩聽聞,心中一動,第一次有了外出歷練想法。這并非是一時沖動,歷經種種云浩早已并非初到霍山城的懵懂少年,滅殺魔頭拯救人類的熱血他固然擁有,修行之路上也并非閉門造車就能一路暢通的,更需要不斷戰斗來鍛造自身,體悟大道。更何況云浩的修行之道乃是以肉身為主,更加需要大量戰斗來獲得突破,這點從之前幾次戰斗中能很好的體現出來。

    夜色降臨,僅有三位修士還等候,不得不說陳老在鍛造武器上面的造詣絕對堪稱一絕。大牛和土令拖著疲倦的身體相繼離去,云浩打造完最后一劍武器胚胎,長舒一口氣,放下手中工具,整理了一下衣衫朝一旁還在忙碌的陳老道:“陳老,這里還有最后三件胚胎,需要我幫忙嗎?”

    陳老并未抬頭,只見他手中不斷有青色符文射出,在一把長劍胚胎上描繪一些奇怪的符文,當這些符文徹底完成時,長劍似乎潤涵莫大力量,十分神奇。

    “你想去北山?”

    陳老答非所問,似有深意的看了云浩一眼。

    云浩點頭道:“陳老怎知?”

    “呵呵”

    陳老輕笑道:“那些修士談論北山魔頭縱橫時,你神情復雜,這不難猜出,不過這次北山之事非同一般,若要前往,還需一物。”

    “何物?”

    陳老放下手中武器胚胎,來到早已熄火的火爐旁道:“看清楚了!”他拿起那把鐵錘,抬手攝取一塊原料,那原料云浩認識,乃是精鋼巖極其堅硬,提純后獲得的精鋼是上好的鍛造材料。

    在云浩驚訝眼神中,陳老手中鐵錘按照‘打鐵三式’軌跡揮動起來,頓時砰砰之聲回蕩鐵匠鋪之中,然,精鋼巖何其堅硬,數十錘下去了,依舊不見絲毫變化。陳老仿若未知,依舊揮舞鐵錘,漸漸地云浩發現了一些不同。

    他對‘打鐵三式’十分熟悉,前三式早已銘記于心,可陳老此刻施展的似乎是后續的招式,云浩豁然開朗,他知道,陳老這是在傳功,他仔細觀看,細心揣摩,徹底沉浸在陳老揮動鐵錘的軌跡中。

    北山是一座巨大山脈,橫跨數萬里地域,位于霍山城西被方向,靠近霍山城那片山脈十分平緩,有一個小鎮,名為北山鎮,而魔頭便是降臨在這里。

    北山鎮中,客棧不多,唯獨北山客棧最為出名,最近一直客滿,來自個個城鎮的修士,以及霍山城中的大修士皆以此為據點不斷和魔頭展開斗爭。

    “這次魔頭出現的十分詭異,你們覺得呢?”

    “何止詭異啊,簡直有些聳人聽聞。”

    “霍山地域,曾經是神魔戰場,遺留太多天魔之氣,這些天魔之氣長久之下會誕生出魔頭,可是這次魔頭似乎是憑空出現,找不到源頭。”

    “何止這些,魔頭智慧低下,只懂得吞噬生機,然而現在呢,數十村落的凡人不僅血肉生機被吞噬,甚至連靈魂也消失了。”

    眾多修士皆是談論北山魔頭入侵之事,觀他們表情似乎遇到很詭異之事,這時一個藍衣青年大聲道:“諸位是否還忽略了一件事。”

    “這位小哥,我等忽略了什么?”

    有一位大漢驚訝問道。

    青年拱手道:“諸位是否發現這次魔頭出沒方式和以往大相徑庭,似乎...似乎擁有極高智慧,我們按照魔頭習性以往每次都能將魔頭逮個正著,可最近每每撲空,鎩羽而歸。”

    “這位小哥所言不錯,就算找到魔頭,老夫也有種是魔頭在等待我等前去的錯覺,這才使得眾多修士折隕魔頭手中。”

    有位頭發花白老者應聲道。

    “難道那魔頭已經有了智慧...那豈不是...”

    “不可能!魔頭擁有智慧除非是修煉到那種境界,試問我等還有命再此高談闊論嗎?”

    眾人談論魔頭之事時,在客棧二樓靠窗邊地方兩位青年修士正默默喝酒,其中一人臉色冷酷,每每聽到議論聲時臉上總是露出一絲不屑的嘲諷之意。

    “木兄,都說著天下熙攘皆為利來,可是你看那些凡人,每日辛辛苦苦勞作,最終不過數十載就化作一捧黃土,所來為何呢?”

    “崔兄所言非也,縱然是凡人也有他們的追求,縱然不能與我輩眾人相提并論,可追求美好的愿望不不分高低。只是在我等眼中他們所追求的東西太無趣,無趣啊。”

    “所以他們只是螻蟻!”

    冷面青年名為崔浩,霍山城城主長子,白衣青年名為木驊,木家少家主。二人在霍山城皆有顯赫地位,修為更是早已超凡脫俗,今日卻于這北山鎮齊聚,著實讓人震撼。

    木驊一身白衣,膚色白白凈凈顯得溫文爾雅,少頃他猶豫開口。“崔兄,此事是否有些過了,那么多生命就這樣...”

    崔浩滿臉嘲笑,“木兄何時變得這般在乎那些螻蟻之命了。”

    木驊微微笑道:“只是有些于心不忍罷了。”

    崔浩嘴角的笑意更濃了,“螻蟻而已,若能為我等大事出一份力,相信就算是到了九泉,他們也會含笑的,木兄覺得呢。”

    木驊道:“崔兄所言是極,木某慚愧啊。”

    崔浩道:“聽說崔兄已經定親,不知是哪家姑娘竟有如此福澤?”

    木驊冷哼道:“彤家。”

    “哦!”崔浩驚訝道:“木家當真接納彤家了?”

    木驊道:“不過是剽竊我木家功法而存在的家族,若非某些原因,木某豈會同意...”

    與此同時北山南部一行約莫十幾人,正被一個少年帶路朝某個村落快速前進。

    這十幾人乃是霍山城內出來的修士,他們剛進入北山就發現了驚天魔氣,遂感事態嚴重,沒來得及前往北山鎮修整就直接前往魔頭肆虐之地。

    路上他們碰到一個滿身狼狽名為虎子的少年,據少年言,他的村落正遭受某頭入侵,他僥幸逃出欲前往北山鎮求援。

    一行十幾人不疑有他立刻帶著少年御空而行,讓他帶路。這群人中有三位女修,其中一人正是武堂弟子彤云。此刻彤云不時看向正被一修士背在身后的少年,精致的俏臉上有著些許疑惑。“虎子,這么遠的路程你是怎么走過來的。”

    他們御空飛行已經有數十里路,早已深入北山深處,彤云很難想象一個平凡少年如何徒步數十里山路。

    名為虎子的少年悲聲道:“前日村子周圍突然黑氣蒸騰,然后一個個怪物就出現了,他們堅韌就撲上去,一旦被怪物接觸立刻就變成一具干尸,父親為了救我,擋在我面前...”

    虎子雙目含淚,說道這里時已經泣不成聲。

    “彤姐姐你這是何必呢!”有女修不滿彤云的猜忌,出聲勸阻,卻見虎子繼續說道:“父親被怪物殺了,我僥幸逃出來,當時我六神無主不知該去哪里,想著村子中的人還在被怪物獵殺,我決定去外面尋找仙人求救。小時候我曾隨父親去過一次北山鎮,在那里我見過不少仙人,所以我拼命朝北山鎮方向跑去,后來就遇上你們了。”

    少年一股腦將所有前因后果說得清清楚楚,眾人皆認同且覺得彤云有些多慮了。縱然如此,彤云還是覺得哪里不對,可虎子的回答沒有絲毫問題,她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加速趕路,希望快點趕到虎子所在的村子。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