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四十七章 滅世靈符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老家伙的確不簡單,本姑娘還是那句話這二人你不能殺!”已經被發現,彤云干脆解除隱形效果,全力為云浩壓制傷勢。

    青衣老者冷哼道:“莫以為你是木家預定的兒媳,老夫就不敢動手?”

    彤云大怒道:“你個老不修,誰是木家兒媳,為老不尊,盡然調戲我一個二八少女,老而不死果真是為賊。”

    “你...”

    青衣老者被彤云怒罵,身居高位的他何曾受到如此辱罵竟不知如何開口,惱羞成怒道:“老夫這就取他二人性命。”

    一個靈氣旋憑空出現,被青衣老者伸手虛托,而后朝云浩按下,一時間風雪再起,浩瀚威勢涌現在結界內,似乎天地都欲抹殺云浩。

    老者何等修為,隨手一擊便能借天地之勢,莫說打中云浩,只怕稍微觸碰之下,他都會殞命當場。彤云大急,騰出一只手,勉強抵擋。

    ‘噗’

    一口鮮血碰觸,彤云身受重傷,只是她一只手依舊放在云浩身后,為他壓制傷勢。

    “找死!”

    青衣老者一步踏出,莫大威勢襲來,云裳整個身體被震飛,與之一起的還有云浩姐弟倆,只見青衣老者抬手凝聚一把風雪之劍,此劍一經形成便有凌厲劍意沖天而起,被青衣老者一把握在手中,朝云浩云裳二人斬下。

    “不要!”

    彤云在遠處想要營救可已經來不及,這一刻她心中說不出的感傷,無力感遍布全身,‘這是個弱小便是罪的世界!’云裳之前的話語似乎還在耳邊,這一刻她想到自己,又何嘗不是弱小之人...

    風雪之劍在斬下的過程中不斷變大,直至橫掃三丈范圍,可以想見當風雪之劍真正落下時云浩二人必將身首異處,這一刻青衣老者臉上終于露出一絲微笑,心中的石頭放下了,他沒想到僅僅一個少年居然這么難纏,甚至讓他們損失一人。不過總算結束了。

    “咔嚓”

    然,驚變突生,結界上空突然被強大靈力擊碎,宛若天穹碎裂,道道裂痕瞬間布滿整個結界。靈力攻勢不減,徑自落在風雪之劍上,頓時三丈風雪之劍轟然炸裂,青衣老者被震退數步,滿臉驚駭地看著天空,那里正有一個巨大缺口,一道妙曼身影,緩緩落下,白色衣裙隨風起舞,風雪為伴,天險為幕,宛若一朵綻放于末日的蘭花,神姿裊裊,仙光永恒。

    青衣老者臉色陰沉,“我道是誰,原來是蘭姑娘,不知蘭姑娘打破老夫結界,所謂何事?”

    “所謂何事?”

    蘭姑娘冷哼道:“難道你不知道那女孩是我師侄?還是說你覺得我春風樓是隨便什么阿貓阿狗都可以隨意拿捏的?”

    “哼,老夫不知什么師侄不師侄的,老夫拿人錢財與人消災,蘭姑娘今日當真要阻擋老夫?”

    青衣老者周身恐怖氣勢不斷涌現,已經做好大戰準備。

    蘭姑娘轉頭看向云浩那邊,頓時繡眉微皺,以她的修為一眼便對二人的傷勢有所了解,不禁有些急促。

    ‘呼’

    蘭姑娘雙手張開,美眸緊閉,這一刻她整個人都發生了莫名變化,似乎這結界已經和她化為一體,似真非真,如夢似幻。

    “小女娃,當真老夫怕你不成!”

    青衣老者見此突然大怒,他不曾想蘭姑娘竟如此決絕,全然不顧他身后勢力,更何況在青衣老者看來,蘭姑娘雖有天縱之姿,畢竟是晚輩,修為淺薄,如此不把自己當回事,實在可恨,可惱!

    青衣老者懸空而立,手中靈氣旋不斷壯大,直到三尺直徑大小時方才停下,而后被其狠狠拋出,朝蘭姑娘撞去。

    風雪漫天,狂風呼嘯,蘭姑娘開瞌間,透過無盡風雪很清楚地看到那攜帶恐怖威能的靈氣旋,然,她卻不為所動,白蘭花點綴的衣袖輕輕一拂,結界上空轟然出現一副巨大圖案,圖案上流光閃爍,一道刺目光華從圖案中射出,直奔青衣老者拋出的靈氣旋,宛若射中移動靶子一般,高速旋轉的靈氣旋如若被施展了定身術。

    ‘轟!’

    靈氣旋在下一刻轟然破碎,強大氣流幾乎把整個結界撐破,彤云連忙揮手布下一道真氣防御,勉強抵擋。

    “雕蟲小技!”

    青衣老者快速御空而至,雙手結印,結界內空間不斷發出轟鳴之聲,數百道由天地靈氣凝聚而成的戰矛憑空出現,而后攻向蘭姑娘,“小丫頭想要阻止老夫,你就要付出代價!”

    蘭姑娘不語,在她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道虛幻的圖案,細看之下和結界上空的巨大圖案十分相似,只見她五指輕輕浮動,手中圖案化作三丈大小,將她身體遮擋。

    ‘砰砰...’

    劇烈撞擊聲不斷炸響,靈氣長矛皆盡粉碎,與此同時,借著蘭姑娘以圖案阻擋靈氣長矛的時機,青衣老者爆射而出,朝蘭姑娘揮出一道掌印,那掌印在空不斷吸收結界內的靈氣壯大自身,其上斑駁紋路清晰可見,莫大威能幾乎壓塌整個空間。千殺裂空,殺機畢露。

    蘭姑娘繡眉一凝,快速后退三步,一手操縱圖案撤回,另一只手快速結印,一個小巧圖案再次出現,于千鈞一發之際擋住快速襲來的掌印。

    ‘呲呲’

    靈氣撞擊使得結界不斷發出轟鳴,欲要破裂,青衣老者臉色一沉,“小丫頭,莫怪老夫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不知好歹,不自量力!”

    蘭姑娘清秀俏臉沒有絲毫變化,靜靜傲立,宛若一朵綻放蘭花。她手中依舊不斷結印,這讓青衣老者眉頭微挑,似乎蘭姑娘自從降臨此地就不斷在結印,就算是被攻擊時都不曾打斷。

    青衣老者心中有一絲不好預感,他雙臂快速揮動,狂暴的天地靈氣猛地匯聚而來,與此同時一把布滿青色紋路的長矛赫然出現,攜無盡靈氣,化作無數長矛幻影,雪影,暗矛,充斥這片空間,一片熾盛。

    ‘呲啦!’

    不過一會,一聲輕響,蘭姑娘的衣袖被刺破,漏出羊脂白玉般的手臂,她結印之手一震有了一剎那的停頓,但也就是這一剎那停頓,青衣老者臉色大變,他感受到結界外的情況,也明白了蘭姑娘一直所結的印是何物!

    “滅天靈符!好狠毒的小丫頭,殺!”

    青色矛影閃爍寒光,化作道道絕殺之矛,整個結界中的靈氣皆盡凝聚于蘭姑娘周圍,青衣老者這時發現了什么,心中發毛要速戰速決,與此同時他揮手間撤去殘破不堪的風雪結界,同時大喝道:“速速殺掉那三人...”情急之下青衣老者已經顧不得彤云的身份了,下達絕殺令。

    然,下一刻出現的一幕讓青衣老者驚駭無比,璀璨光華線條構造一方無垠天幕,宛若亙古神宇永恒常在,他的手下數十黑衣人正在這宛若天幕般的靈符下瑟瑟發抖。

    “老家伙,你的死期到了。”

    清脆若百靈般的聲音在青衣老者聽來卻如同九幽勾魂之音,震懾人心,“老夫乃隱殺堂之人,殺了我你春風樓將永無寧日。”

    蘭姑娘靦腆地笑著,微微道:“我們樓主說,在霍山城這一畝三分地上,只有我們春風樓欺負別人的份。”

    青衣老者臉色鐵青,目含恐懼,道:“狂妄至極,老夫就算死也要讓你陪葬。”

    “敕...轉!”

    蘭姑娘沒有理會青衣老者的威脅,一聲輕喝,天空上那道巨大靈符緩緩旋轉,天地無光,陰陽顛倒,這片空間徹底凌亂了,天地之力化作世間最鋒利的利刃,無情收割其內的生命。

    蘭姑娘腳步輕移來到云浩三人身前,一掌打出,徹底壓制住他的傷勢,“我們離開這里吧。”

    四人凌空而行,漸漸遠去,彤云和云裳止不住地回頭觀望,靈符轉動,磨滅虛空的一幕幕讓她們震驚的同時對蘭姑娘更加敬畏。

    十丈范圍內宛若脫離這個世界,化作一片煉獄,其中數十黑衣人不斷化作殘值碎片,青衣老衣衫破碎,披頭散發,看著云浩等人離去的方向,雙眼中毫不掩飾的毒怨之色...

    霍山城這場大雪持續了三日方才止住,當西塘和霍山城之間的那片戰場被人發現時,整個霍山城都震驚了。參戰之人足足五十余人,每一個都是修為高深之輩,然而最后全部落得尸首分離的下場。

    許多大人物前去查探,然而每一個從那片戰場回來的人都對此閉口不談,顯得十分沉重。有心人若有所思,這件事一定是牽扯到霍山城頂級勢力,否則不會讓眾多修士這般忌憚。

    僅僅過去了數日,云浩被刺殺的事情就被壓制下來,似乎從未出現過,然而私下里卻愈演愈烈,有人猜測云浩乃是某隱世不出宗門的傳人,入世修行卻遭人劫殺,他的長輩以雷霆手段覆滅眾修士。

    也有人猜測是武堂所為,云浩乃武堂杰出弟子,此番遭人刺殺徹底惹怒霍山城的這只雄獅。

    也有人扒出了云裳的身份:春風樓某位大人物的弟子,但大多說人并不覺得可信,春風樓畢竟是個風月之地,雖有一定勢力,卻無法做出如此驚人之舉。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