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四十六章 絕境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死亡凋零嗎...”

    云裳靜靜注視著那少年,她想要看得更仔細些,若有輪回,她相信她不會忘記眼前黝黑的面容。似為告別這短暫悲苦的一生,少女眼角終于落下晶瑩淚珠。

    “不...”

    “前輩救我等...”

    一把彎刀將云浩穿胸而過,一道暗影閃過拍出數掌,幾乎將云浩身體打破,更有莫大拳勁把云浩震的吐血不止,他身體被狠狠擊飛,在半空中艱難地轉頭,想要再看一眼自己的姐姐。

    兩道目光于風雪中,若冥冥中注定般地交匯在一起,雖有一瞬卻似永恒,魔頭手中救下少女,霍山城中平凡的生活,西山黑夜殺敵,一幕幕皆在昨日...

    “魔頭!爾敢!”

    與此同時怒吼聲傳來,緊接著一道青衣身影閃入結界,瞬間來到三個黑衣人身旁,只見那老者大袖一揮,在整個結界中掀起了一場靈氣風暴。

    風雪無蹤,天魔寒冰兩種意境瞬間被吹散,青衣老者一臉陰沉看著三個倒地不起的黑衣人怒吼道:“廢物!”

    黑衣人和老者皆出自同一個地方,他雖不在乎黑衣人的生死,但若真的在這里全部折隕,也會讓他大失顏面,甚至會受到懲罰。

    青衣老者臉色紅潤,氣勢駭人,他再次揮手,一股濃郁的天地靈氣被他攝于手中,宛若云霧,飄飄渺渺,輕輕朝三人身前一揮,將他們包圍。

    與此同時云裳艱難的來到已經昏迷的云浩身邊,想要將他扶起,嘗試數次也沒能把他扶起,所幸放棄了,干脆坐在云浩身旁,靜靜等待著。

    ‘呲’

    突然一道輕響在二人身后響起,云裳有些驚訝地轉頭,一道三尺裂痕出現在身后,裂痕內正有一少女走進來,那是一道絕世身姿,古靈精怪的面容,使得云裳一時間有些迷茫。

    “快走!”

    少女三步化作兩步,走到近前,青羅揮舞間一道真氣裹起云浩、云裳就要返回裂縫,逃離此處。

    “彤家小丫頭,老夫勸你莫要誤人誤己!”

    不知何時青衣老者出現在裂縫前,面無表情看著三人。

    彤云心中大呼倒霉,卻也不懼怕,冷聲道:“老家伙,我知道你來自哪里,不過這二人你不能殺。”

    青衣老者冷笑道:“何時有我隱殺堂不能殺的人?”

    彤云道:“我因何而來想必你能猜得到,何須多次一問!”

    青衣老者道:“老夫自然知道,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不管是誰都不能干擾隱殺堂的決定。”

    “既如此,那你去死吧。”

    彤云抬手一道虹芒打出,使得老者明顯一愣,他覺得這小丫頭實在搞笑,居然在他面前賣弄手段。卻不知彤云突然拿出一件如水般的透明披風,這披風剛已出現就散發奇異氣息,被彤云一甩,將三人包圍,消失在結界內。

    “隱形衣?”

    老者臉色陰沉,隨后冷笑道:“小丫頭,即便你有這至寶,今日也救不了他們倆。”

    青衣老者抬手將三個黑衣人送出結界外,道:“通知外面的人,把結界給老夫圍起來,老夫到要看看這丫頭能玩出什么花樣。”

    三個黑衣人的傷已經有所好轉,連忙躬身應道,快速離去,而青衣老者靜立結界裂縫旁,竟然閉目靜養起來,這一幕可把結界內的彤云氣個半死,原來隱形衣可以隔絕修士神識,同時隱去身形,卻不能被人接觸,所以青衣老者守住了結界裂縫,這唯一的出口,等于斷了他們的去路。

    老者建立的風雪結界空間十分巨大,但外面不過三丈方圓而已,半個時辰以后整個結界被黑衣人包圍的水泄不通,結界內青衣老者嘴角不禁露出一絲譏笑,“小丫頭,外面已經被包圍了,以你的修為最多還能隱身半個時辰,繼續隱藏下去還有意義嗎?”

    ...

    武堂后山洛神在閣樓內來回走動,彤云此去已經有兩個時辰了,這讓他有些擔心,然而落無涯依舊在外飲酒賞雪,興致勃勃。洛神心中明白,他這兄長看似浪蕩不羈,實則心思縝密,此番在此飲酒不過是為了阻止她去救云浩而已。

    洛神怒道:“你難道想在這里過夜嗎?”

    落無涯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妹妹啊,為兄已經讓步了,莫要讓為兄危難啊,更不要對你自己不負責,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參與的。”

    洛神道:“為何?不就是個歸沙幫嗎?何至于你們如此謹慎?”

    落無涯收起懶散之色,道:“妹妹你‘九陰功’也有一定火候了,應該做好接受太陰傳承了,其他事情皆無需你過問。”

    洛神一愣,神情失落,隨后輕聲問道:“為什么?”

    “唉...”

    落無涯一聲輕嘆,這讓洛神十分驚訝,自她有記憶一來,自己兄長一直是那般不務正業放浪形骸,從沒個正行,整天嘻嘻哈哈,如此憂愁之色還是第一次見到。

    “妹妹,你只需知道,洛家的每一個選擇都代表我洛家數萬弟子的生死存亡,況且洛家的情況你也清楚,并不是父親一言決斷的。”

    音未散,人遠去,唯留洛神立于窗前久久不語...

    今晚春風樓的生意相較于往日有些暗淡,風雪漫天,地上積雪已經有三尺厚了。深夜春風樓中走出一個少女,少女身輕如燕,踏在積雪上未曾留下絲毫痕跡,此乃踏雪無痕,這少女赫然是一位修為高深的修士,只見她一身白衣,其上點綴朵朵蘭花,面色如玉,散發光澤,挺秀瓊鼻,紅潤朱唇,宛若一朵綻放的蘭花,于這雪夜中搖曳生姿。

    少女裊裊娜娜,若一只雪中精靈,循著西塘鎮而去。夜已深,風勢漸衰,一個三丈直徑的雪球橫亙西塘和霍山城之間的原野之上,雪球不停旋轉,帶起狂風呼嘯,漫天飛雪。

    少女走到近前,風雪帶起少女胸前的秀發,留下的卻是點點白色雪花,這一刻少女宛若從畫中走出的憂傷少女,于這寒冬風雪中綻放獨有的幽香。

    “總算沒來晚。”

    少女空谷幽蘭般的清脆聲音響起時,她抬起纖細手指,指尖有真氣吞吐,朝著巨大雪球爆射而去,于雪球上方似乎在刻畫某種玄妙圖案。

    這圖案一經出現就立刻消失,隨著圖案不斷被完善,雪球外面的風雪徹底停了下來,萬籟寂靜,一股玄奧波動籠罩這邊空間,直到一刻鐘之后,雪球上方一個巨大圖案徹底完成,頓時光華大盛,照亮半邊天,雪球周圍的黑衣人如臨大敵,在巨大圖案下瑟瑟發抖。

    結界內青衣老者依舊閉目養神,突然他猛地張開雙眸,一抹寒光閃過,他眉頭緊皺顯然察覺道了一絲異樣,但想著任務即將完成,且自身修為高深,急驟的眉頭逐漸舒展開來。

    青衣老者道:“小丫頭,趕緊出來吧,老夫念在和你祖輩相識的份上讓你安然離去。”

    只是青衣老者并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結界中沒有絲毫動靜,青衣老者怒道:“小丫頭,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夫的耐心是有限的。”

    且說彤云,她帶著云浩姐弟倆靠著‘隱形衣’躲在結界的角落中,青衣老者的警告她聽到了卻沒有功夫回應,因為她正在幫云浩壓制傷勢,歷經和四個黑衣人大戰之后,云浩的身體受到極大重創,若非有一股生機始終吊著命,他已和死人無異。

    彤云非常驚訝,無法看出那道生機到底是何物,不過縱然有生機吊命,云浩的情況也非常嚴重,若非彤云耗費修為為他壓制,只怕難以活過一時三刻。

    如此一來,彤云的修為迅速被消耗,‘隱形衣’隱形時間被大大縮短,她心中焦急,卻也沒有絲毫辦法,她決不能看著云浩就這樣死去,對于這個少年她始終有一種看不清的感覺,想要去了解他,因為能入得洛神法眼的少年,在整個霍山城幾乎不存在。

    “這位師姐,要不你還是走吧,我們會拖累你的。”

    這時臉色慘白,全身血跡斑斑的云裳忍不住勸彤云離去,青衣老者在外面守著,他們不會有一絲活命的機會,她很感激在這個時候這位漂亮的師姐能來救云浩,但她更能明白云浩的心意,若此刻云浩是清醒的也一定會勸說彤云離開。

    “小丫頭,就這么放棄了?”

    彤云轉頭輕聲問道。

    “放棄?我與小浩從未放棄過,以前現在未來都不會放棄,只是生在這個弱小便是罪的世界,我們弱小,只能等待死亡宣判。”云裳滿是血污的臉蛋上露出一絲慘笑,充滿悲哀道:“師姐能來救小浩,這已是天恩,我姐弟倆今生無以為報,只盼來生了,只是天意難為,結果早已注定,小浩若是醒來同樣也不希望連累師姐。”

    彤云張了張嘴,卻不知說些什么,眼看‘隱形衣’的時間就要結束了,可是洛神卻依舊沒有到來,她心中開始打鼓,洛神讓她來救云浩時應該已經猜得到最后結果,以洛神的性格斷然不會沒有后手,只是為何到現在卻沒有絲毫動靜,難道...

    青衣老者凌空而行,徑自來到結界的某個角落,“小丫頭你說老夫若是往這里打上一掌會如何?”

    ‘隱形衣’的效果隨著彤云修為的損耗,在不斷削弱,青衣老者神識何其強大,這絲異動自然不會逃過他的感知。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