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四十一章 祠堂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翌日清晨,武堂山門外,一個少年身負三尺青峰,手中挎著一個背包,靜靜等候。望著遠處的崇山峻嶺,心間突然涌出一絲歸屬感,在這個陌生的霍山城中,也有關心他的人存在,想到了很多,有陳老,有劉師長,有昨日前來叮囑的彤云,以及曾經一起誅殺魔頭首領時的外堂弟子,他心中的孤獨感似乎在逐漸減少,他相信終有一日將會消失。

    不多時,一位武堂弟子奉命前來引路。走過青石大道,穿過一片密林,踏上了一條羊腸小路,歷經九曲十八彎,最終來到一處祠堂前。

    這座祠堂非一般房舍,而是自山腰部開挖而成,一副漆黑的牌匾孤零零地掛在山壁上,上書‘祠堂’二字。許是年代久遠,歲月更迭,牌匾腐朽的很厲害。

    在牌匾下方有一個三丈高的洞口,這里就是武堂的祠堂,據說歷代每一位武堂強者都會在這里留下一些痕跡,可以是功法心得,可以是人生感悟。若武堂弟子犯錯,有可能會被送到此地,以先賢為鏡,靜思己過。

    孫師長早已在此等候,云浩忙上前行禮。

    “弟子見過孫師長。”

    孫師長點頭道:“在此好生修煉,為期七日,七日后,歸沙幫若是找出證據,武堂將不再過問你們之間的恩怨,是生是死皆在你個人造化,反之,武堂會替你討一個說法。”

    云浩點頭道:“如此多謝師長。”

    孫師長道:“進去吧,里面的一切你皆可觀看,卻不能有絲毫觸摸或者損害,你可記下了!”

    云浩對著離去身影拱手道:“弟子謹記。”

    邁過一道高大臺階,一個巨大的山洞出現在云浩面前,周圍山壁上滿是人工雕琢痕跡,將這里鑄成一座大殿。整個大殿以黑色為基調,彌漫無形壓力,顯得莊嚴肅穆。

    大殿正中央有一塊巨大石碑赫然聳立,上書‘霍山’二字。兩側各有兩座偏殿,分別是‘英靈殿’、‘流芳殿’。

    顧名思義,英靈殿定是武堂歷代強者死去后的供奉之地,流芳殿應該是歷代強者遺留功法或是感悟之地。

    云浩徑自走向流芳殿,其內沒有任何人工打磨,一眼望去宛若一片縮小版的山脈。每隔不遠距離,就會有一座“山峰”,那里刻有文字,或是刀劍痕跡,或是掌印拳印,諸如此類多不勝數。

    偶有“山峰”之上會有武堂弟子盤膝感悟,云浩一躍而起,來到一座無人的山頭,其上有一字曰:殺!

    數筆之字,卻有無窮殺機,云浩只是看了一眼就宛若置身尸山血海中,他似乎看見一道模糊身影手持長劍,屠殺億萬生靈,血流成海,堆尸成山。模糊身影宛若魔神般屠盡一切,最終一劍向天。

    云浩突然驚醒,身后衣衫被打濕一片,心中大驚,這是一位領悟殺意的強者,似乎屠盡生靈依舊不能滿足,他...要逆戰蒼天...

    許久之后云浩決然離去,殺戮之道很強,卻也很危險,稍有不慎就會陷入無窮的殺戮之中,不能自拔,最終被殺戮操控,成為殺戮的傀儡。

    幾個跳躍間,云浩來到另一做“山峰”上,其上有一段文字:吾名李三光,今日壽元將盡,此生卻有一憾,沒有找到衣缽傳承之人,特留下一式刀法,有緣弟子若習得,吾當含笑九泉。

    李三光,數百年前的武堂前輩,修為高深莫測,卻不曾想死后居然連一弟子都沒有,云浩心中悵然之意油然而生。他循著向下看去,果然有刀法口訣映入眼簾,略讀一番,云浩便放棄了,這簡直就是看天書,絲毫不得要領。

    一整天下來云浩深入流芳殿數百丈,瀏覽數十位前輩遺留,其中有一位劍修前輩所留劍意讓他十分心動,可若要參悟這劍意絕非一朝一夕之事,他在祠堂僅有七日,只能遺憾放棄。

    云浩所修乃上古之道,與當世修士差異甚大,所幸不再深入,轉身離去,心想第一次來祠堂,定要拜見武堂歷代前輩一番。英靈殿中陰氣深深,云浩剛進入就猛打一個激靈,連忙躬身拜下,“弟子云浩,拜見各位前輩,若有得罪實屬無心莫怪莫怪。”

    英靈殿空間巨大,擺放著數百木架,其上供奉歷代武堂先人牌位,云浩一一鞠躬祭拜。當祭拜完之后,裊裊焚香,青煙四起,似有陰風吹過,令人毛骨悚然。

    云浩想要趕緊離開,這里實在是太陰森恐怖了,當他邁步準備離去時,余光突然看見了身側還有一處供奉之地,奇怪的是那里沒有供奉任何牌位,云浩有些驚訝,走上前恭敬拜下。

    這處供奉之地只有一座三尺高的雕像,下方三根焚香冒著青煙,似乎永恒不滅,一番打量下來,他覺得這雕像有些眼熟,一時間卻想不出在哪里見過。有些納悶的走到近前,想要仔細觀察一番,突然他決身體中有一道熱流傳出,瞬間灼熱感遍布全身。

    云浩大驚,但只是一瞬間,他眼中就充滿了驚喜,這熱流傳出之處,似乎正是他曾經隱約感應到消失的經脈所在之地。

    為何此刻消失的經脈出現異動,難道是這雕像?

    云浩驚疑不定,他有心測試一番,后退兩步,果然身體中的灼熱感消失不見了,他前進兩步,灼熱感再次出現。

    “難道...”

    云浩驚疑不定,不由自主地伸手觸摸雕像。

    ‘轟!’

    一聲巨響于腦海中出現,一道強光猛地照耀,云浩本能閉上雙眼,當一切消失時他驚愕地發現自己已經身處一個熟悉的環境中。

    “小浩,你快走啊。”

    “你快跑,肯定能活下來,我們年齡大了活不了太久,不要管我們了。”

    魔頭肆虐中,一對中年夫妻,攔下少年。

    少年沒有遵照二人的意愿,依舊固執上前,欲要和那恐怖的怪物拼命。

    突然一只怪物深處漆黑的觸手,將中年婦女卷走,中年男子悲痛欲絕,抓起一把鐵鍬朝那怪物狠狠砸下,然,塵土飛揚,鐵鍬穿過怪物虛幻的身體,狠狠砸在地上。

    少年神情沉默,雙眸中早已怒火滔天,隨手拿起一條木棍,朝著怪物砸下,奇怪的是,那怪物竟然被擊中了。

    怪物吃痛,一雙怪異的眼睛充滿驚訝,盯著少年十分好奇,沒想到竟然有這般奇特之人,沒有絲毫修為,竟然能傷害我天魔一族,把這人帶回去給大人研究,定是大功一件啊。

    “小子,本座念你身軀不凡,天賦卓絕,可愿跟隨本座?”怪物突然開口說話,讓二人十分驚訝,中年大漢丟掉手中鐵鍬,看著少年,似乎在告訴他這是一條生路啊。

    少年不語,眼中恨意越發濃郁,怪物見此,心中氣急,若非帶個死人回去,功勞大打折扣,這會本座定要你變成一具干尸。

    想到這里怪物忍住怒意,盡量溫和道:“本座能看上你是你天大的福分,以后修為有成,天大地大任憑遨游。”

    中年人身體不住顫抖,卻依舊開口道:“小浩,不如...不如你就...”

    中年人是一個樸實的漢子,在死亡面前他恐懼,他顫抖,但他不缺乏抗爭的勇氣,妻子被殺,他恨,他可以豁出命來,然,在聽到可以讓少年活下去時,他依舊可以選擇妥協,這其中摻雜太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少年抬頭,“吳叔,吳審死了...”

    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寥寥數字,足以表達少年的恨意,中年人所幸不在言語,撿起鐵鍬朝怪物砸去,這注定是一個徒勞之舉,中年被怪物的觸手高高卷起,漆黑的魔氣瞬間將他包裹,不過一會就化做虛無。

    少年瘋了一般朝怪物撲去,然,早已被魔氣侵蝕的他只走出兩步便倒地不起,兩條腿沒用了,他就用手繼續向前爬,皮破了露出了血肉,血肉沒了露出森森白骨,他依舊沒有停止。

    怪物冷哼道:“小子,本尊的耐心有限。”

    少年沉默不語,抬頭向怪物看去,喃喃道:“云裳,武堂,霍山城,陳老...難道這一切...這一切都是幻覺嗎?若...若是真實的,那該有多好,我就可以屠盡所有怪物,屠盡...”

    少年慘笑聲不斷,也許那些腦海中出現的記憶,只是自己臆造的一些理想罷了,現在不重要了。

    “若我不死,終有一日,將要這天地無魔!”

    少年深邃的雙眸閃耀猩紅光芒,這一刻他似乎才是真正的魔,自幼生存的村落被毀,親眼目睹親近之人被怪物吞噬,這份恨意深深烙進他的靈魂中,也許連他自己都沒發現,除了仇恨以外,他的靈魂深處還有一抹深深厭惡,似乎與生俱來就和這怪物勢不兩立。

    怪物恨聲道:“既如此那你給本座去死吧。”

    數根漆黑出手,伴著滾滾魔氣,朝少年轟然襲來,少年眼中滿是絕望,死死盯著那出手,突然他伸出那沒有血肉的手臂抓起一旁的木棍,在本能的驅使下,一棍朝怪物劈下,隱約間似乎出現了數道棍影。

    ‘咔嚓’

    觸手片片碎裂,緊接著是怪物,還有遠處無數的屠殺以及這片世界,在少年眼中都開始碎裂,一道白光閃過,少年猛然驚醒,赫然發現自己身處祠堂內,甚至一只手還搭在石像上。

    “這竟然是一個幻境?”

    “可是為什么...?”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