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四十章 力量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毒龍冷哼道:“這也是我想要問你的,今日不光要手刃賊子,祭奠我侄兒在天之靈,更要取回他的尸首。”

    孫師長朝東方云問道:“東方云,既然你當時在場,你知道尸體何在嗎?”

    東方云道:“這個...”

    他不知道該如何說,若說不知道,等于自己打臉,之前所說的一切皆為虛言。若如實說來,這怕讓人難以置信,想想當時的情形,他心中就有一股冷意發出,那場景著實很詭異。

    孫師長道:“難道你在說謊?”

    “沒有,絕對沒有!”

    東方云驚慌失措,忍不住看向他的叔叔東方師長。

    東方師長道:“看到什么如實說來,吞吞吐吐,成何體統。”

    東方云猶豫少頃道:“當時云浩離開后,沙兄弟早已斷成兩節,化作兩塊冰雕,我上前查看,還未走到近前,一陣風吹過,兩塊冰雕和冰雕內沙兄弟的尸體就化作了齏粉,然后...然后就什么都沒了。”他說道最后,忍不住看了一眼孫師長,似乎這也太玄乎了,可這就是事實。

    東方公子這一刻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憋屈,明明是他親眼所見,然,說出來連他自己都有些不信,這能找誰說理去?

    “東方云,你可以退下了。”孫師長轉頭朝毒龍冷喝道:“這就是你毒龍幫主所說的證據?這就是你歸沙幫的行事風格?”一連兩句質問,充分表達了孫師長此刻的怒意。

    毒龍道:“孫師長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孫師長冷笑道:“據東方云所說的那種狀態,老夫自認為做不到,毒龍幫主可以在霍山城隨處打聽,問問都有哪些人做到?”

    東方師長走到近前拱手道:“孫師兄,師弟暫且告退。”

    孫師長點頭示意,東方師長急忙離去,他要弄清楚這件事,若是東方云在孫師長面前撒謊被確定下來,那么這件事就大了,弄不好會牽扯東方家族。

    他相信自己侄兒不會拿這種事來誆騙于他,那么云浩必然有未知的高人相助,他要盡快回到家族,查清一切,謀劃一番。

    在孫師長和劉師長看來,東方云是回去處理東方云撒謊一事,并不感到奇怪。

    場間氣氛有些尷尬起來,毒龍修為有限,他也不傻,孫師長所言,定有所指。

    孫師長冷笑道:“我來告訴你吧,霍山城的城主,修為再進一步也許...可以做到。木家那位家主,在修煉個二三十年有可能做到。”

    云浩適時感嘆道:“若弟子真有那本事,定要感謝武堂的栽培之恩。”

    秋風瑟瑟,微微卷起毒龍鬢角的一絲銀發,他的心就如同這深秋的寒風一般,即將迎來凜冬。

    反復思量之后,毒龍還是不甘心,并非他信任東方云,結合所有事情來推算,就算沒有東方云報信,他也能確定沙豹就是死在云浩或者是云浩背后之人的手中。

    “看來本座今日是白忙活了。”

    劉師長道:“毒龍幫主為侄兒報仇心切,可以理解,但切莫傷及無辜,令真正的兇手逍遙天外啊。”

    孫師長甩袖離去,即將離開演武場時,他回頭道:“此番事宜已了,還需歸沙幫給武堂個交代,哼!”

    眾人皆散去,一場風波就此結束,然,真的就這樣結束了嗎...

    演武場外圍一個青年漫不經心道:“東方云沒有撒謊,歸沙幫和東方家族最近損失不小啊...”

    青年身后有人輕聲道:“木兄覺得那小子有問題?還是...”

    這青年正是霍山城的風云人物,木家二公子,木塵,他看向演武場另一邊那風華絕代身影輕聲道:“據說洛神對那小子十分欣賞啊。”

    身后之人調笑道:“洛神竟會對這么個廢物感興趣,真是奇聞啊。”

    “非也,非也,本公子怎么覺東方家族和歸沙幫這次要吃癟呢,呵呵...”

    洛神,一代佳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會成為最美的風景,而在其身后,似乎永遠會有一個古靈精怪的少女跟隨。

    “洛姐姐,你沒瞧見毒龍臨走時那要吃人的眼神,可嚇人了,只怕他不會這么輕易放過云浩那小子,這可咋辦啊?”

    彤云小跑追上已經離開的洛神,焦急說道。

    洛神輕笑道:“整日每個正行,以后誰敢娶你啊。”

    彤云羞怒道:“誰要嫁人呀,哎呀,我在和你說正事呢。”

    洛神正色道:“那小子不簡單呢,穩坐釣魚臺,好戲很快要上場了,修煉的路上總需要些驚喜來調節一下枯燥的生活不是嗎。”

    彤云:我要不要去提醒他一下呢...

    “......”

    武堂行事素來強勢,但基于不牽扯任何勢力斗爭的規則,武堂孫師長代表武堂給歸沙幫七日時間找出直接證據,云浩在這七日內將被軟禁于后山祖宗祠堂,若七日后歸沙幫依舊拿一些子虛烏有之事糊弄,到時不僅要給武堂交代,還要給云浩交代,這是武堂的態度。

    傍晚,武堂山門外,劉師長找到云浩,“明日一早你進入后山祖宗祠堂面壁思過,回去準備一下吧。”

    云浩拱手拜道:“多謝師長。”

    “你小子,真實個鬼機靈。”

    劉師長輕笑道:“我知道你小子不簡單,但你要明白,剛過易折,樹大招風啊。歸沙幫在武堂看來不過是一介草莽土匪,可在霍山城也算得上是一方豪強,他們勢力強大,而且從不什么道義,你明白嗎?”

    云浩再次拱手道:“弟子謹記師長教誨。”

    “時間不早了,回去準備吧。”

    云浩告別劉師長細細品味今日之事,心中一陣溫暖,當他走到青石大道中間段時,突然一道倩影映入眼簾,蒼茫群山間,青石大道之上,倩影裊裊,山風輕拂,衣袂飄飄,似那紅塵仙子般欲要成風而去。

    云浩眼中滿是驚艷道:“師姐?”

    “云浩是吧,你不認識本姑娘?”少女這一問,立刻打破之前的優美情境,古靈精怪中透著可愛,哪里似想象中的那般。

    見云浩一時間愣住,少女昂頭道:“怎么了,你不是挺厲害的嗎,外堂新人第一,在毒龍面前都敢爭論一番,這會咋不說話了呢,難道是被本姑娘的美貌震驚了...嘿嘿?”

    云浩表情古怪,卻是認得這少女,連忙拱手道:“拜見彤云師姐。”

    這一拜頓時使得精靈般少女不高興了,咧嘴道:“沒想到你也這般迂腐,罷了罷了,舉世皆醉我獨醒啊...”

    云浩不明所以,再愣,道:“師姐...”

    “哈哈,不逗你了。”彤云笑的花枝招展,似乎很喜歡看到云浩這般窘態,不過下一刻,她收起嬉笑道:“毒龍在霍山城有些名聲,但全是壞名聲,心狠手辣,無所不用其極,所以師弟你要小心了。”

    云浩看著眼前古靈精怪少女,此時那張精致的俏臉上分明流露出一絲擔憂,連忙躬身道:“多謝師姐提醒,師弟定會小心行事...”

    深秋的天色暗的很快,城外逐漸被黑暗吞噬,城內華燈初上,云浩于熙攘的街道中快速走過,很快來到了鐵匠鋪,后面七日他不能來做工,需要和陳老打個招呼。

    鐵匠鋪的兩扇大門虛掩著,里面有微弱的燈光傳出,大牛和土令早早回去了,輕輕推開大門,徑自走入,來到后院隱約看到石桌旁坐著一個人,正是陳老。

    云浩拱手道:“弟子云浩,見過陳老。”

    陳老起身,輕聲道:“今日之事老夫已經聽說,你且安心留在武堂吧。”本應早早休息的陳老,卻是在此等候云浩。

    云浩再拱手道:“多謝陳老,弟子告退。”

    ...

    深秋的夜空格外空曠,伴著靜謐的夜色,云浩走在回家的路上,帶著凌寒意味的秋風徐徐吹過,卻沒能使得他有一絲寒意,非是修為高深,無懼這秋夜之寒。

    曾經的他雖是孤兒,卻也有親近的長輩,要好的玩伴,人生雖不完美卻處處充滿溫馨。然,當災難來臨時,當他心中那些美好被那些恐懼面孔取代時,他竭盡全力想要去阻擋去抗爭,可拼盡一切也只是徒勞,命運一詞首次出現在他的腦海,他很想問問這冥冥中的偉大存在,為何,為何要如此對我,為何要讓我如此無能為力。

    他是在灰暗空間中行走的生命,也許他就是永夜中的生靈,此生只能于黑夜中匍匐、殘喘,生命的精彩是他從不敢奢望的未來。直到那一刻出現了一道光芒,讓他知道原來這世間并非全是灰暗一片。

    直到此刻,直到今日親眼目送憤怒的毒龍幫主,直到他感覺到身體內強大的力量時,他明白了,唯有修行,唯有獲取更加強大的力量,才能改變一切,才能在未來某個時間點上,不論遇到任何災難,都有去改變,去阻擋的資格。

    他的修行之路才剛剛開始,上古修煉之道于當世絕跡,使他在這條路上走的更加艱難,充滿了艱難險阻。然,他曾經歷經的絕望和無助,是他在這世上最強大動力,將會促使他勇往直前,永不退宿。

    云浩的臉色掛起了一絲微笑,他看到自家那間破敗的小屋整個墻面透出道道橘黃色的燈光,兩扇狹窄且破舊的木門虛掩著,顯然在等待歸家之人。

    推開門,云裳趴在桌子擺弄這手中的一把秀劍,劍鞘加上劍把約兩尺,寬度不過兩寸而已。呈暗黃色,上面刻錄奇怪的花紋,透露古樸之氣,其內定裝有一把寶劍。

    “怎么回來這么晚?”

    云裳起身問道。

    云浩看到桌上有三盤菜,兩碗飯,似乎已經放了很久,有些愧疚道:“在武堂有些事情,回來晚了。”

    云裳點頭道:“哦,飯菜都涼了,等我熱下再吃吧。”云浩連忙上前幫忙,不一會飯菜香味便傳出,引得云浩狂吞口水。

    云裳輕笑道:“不要急,一會就好。”

    云浩道:“姐,你剛才拿的那把劍是哪里弄來的?”

    云裳兩只大眼睛滿是激動,轉身拿起繡劍,遞給云浩,輕聲道:“這是師傅賜予的,你在鐵匠鋪這么久了,覺得這把劍怎么樣啊?”

    云浩接過繡劍,握住把手,一聲輕吟,劍出鞘三寸,寒光四射,“姐姐,這把劍絕非凡品。”

    在拔劍的那一刻他隱隱感到身體內的兩股意境有些躁動。這把劍似乎擁有靈性,即將誕生劍意了。

    云裳接過繡劍,將劍沒入劍鞘中,道:“那當然了,我師父是‘仙人’啊,她賜下的武器當然不一般啦。

    云浩點頭道:“我看這劍鞘太扎眼,明日去城里買一塊破舊獸皮,把它包起來,省的被有心之人惦記的。”

    “好。”

    “可以開飯了啊”

    “姐,明日我要去武堂修煉七日...”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