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三十九章 對質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武堂于整個霍山城來說,算不得強大,至少在很多人看來,武堂僅有幾位和藹可親的師長,甚至很少見他們出手,但整個霍山城大大小小的家族和幫派,幾乎都有在武堂修煉過,據說某風月之地的當家花旦曾經也是武堂弟子。

    可想而知,在武堂鬧事,那等于是打了整個霍山城勢力的臉面,大部分弟子身后都有著不小的勢力,今日與其說看熱鬧,實則是來撐場子的。

    擂臺上三位師長以及毒龍已經等候多時了,見云浩到來,孫師長和毒龍紛紛打量起這個外堂弟子,云浩拱手朝三位師長拜道:“弟子云浩,拜見師長。”

    孫師長微笑點頭道:“你就是云浩!”

    云浩道:“正是弟子,不知孫師長喚弟子前來有何事?”

    孫師長眸光閃爍,轉頭看向毒龍道:“歸沙幫毒龍幫主認定你殺害了歸沙幫幫助之子,云浩你可有異議?”

    云浩輕聲笑道:“師長開玩笑了,我是個孤兒,今年從魔頭手中被霍山城仙人搭救,承蒙仙人慈悲,將我和姐姐帶到霍山城,才有個安身立命之地,至今不過大半年,若非今日師長提及歸沙幫,弟子都不知道霍山城還有這個幫派,更遑論去殺害他們的少幫主。”

    毒龍臉色越來越難看,不僅僅是云浩的推卻之語,更多的是他發現眼前這小子僅僅只有煉體中期,這下就算東方吟出來作證只怕也難以自圓其說。

    孫師長冷哼道:“毒龍幫主既然認定云浩殺了貴幫弟子,現在他已經來了,請你拿出證據。”

    毒龍有些不甘心,上前一把抓住云浩的手腕,一股若有若無的精神力猛地刺入他的身體,少頃之后他的臉色更加難看,甚至有些不可思議。劉師長說他經脈具碎,可如今這小子身體內根本沒有經脈了,這等同廢人啊。

    云浩嘴角微微上揚,一股譏諷的笑意布滿臉龐,“毒龍幫主是否疑惑在下為何沒有經脈?”

    毒龍低聲道:“劉師長說你經脈具碎,可是你身體內根本沒有經脈,這要如何解釋?”

    自從和魔蛟大戰感悟意境之后,云浩體內破碎的經脈就化作了虛無,同時一起消失的還有那朵寒潭中的奇花,當時他對神識運用十分生澀,并沒有察覺,后來經多次查探始終沒有找到,冥冥中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經脈似乎發生了某種未知的變化,并沒有真正消失。

    云浩冷笑道:“毒龍幫主所問,并非弟子不愿解釋,而是無法解釋,正所周知沒有經脈等同廢人,更遑論成就靈脈踏入修行之路,我也很苦惱啊。”

    人生來就擁有奇經八脈和眾多其他經脈,歷經修煉將會成就靈脈,靈脈是修士的根基所在,所以一個沒有經脈的云浩更加顯得弱小可憐。

    “你...”

    毒龍羞怒,想要呵斥,轉念一想,這里是武堂,只能暗自苦惱,云浩沒有理會他,轉身朝劉師長拱手拜道:“煩請師長幫弟子檢查一下,弟子真的不想做一個廢人。”云浩不依不饒,拿捏姿態把毒龍氣個半死。

    這一刻毒龍有想掐死東方云的沖動,同時也怪自己輕敵了,劉師長拉過云浩的手,當他的神識進入時,明顯有股波動,因為他和毒龍一樣沒有找到云浩的經脈,當初探查時至少還有經脈碎片存在,可如今...

    劉師長有些凌亂了,感嘆不已,世間之大,果真無奇不有,少許之后在云浩期待的目光下,劉師長有些尷尬的收回神識,因為作為武堂師長的他也無法解決這種事情。

    一時間眾人有些沉默,孫師長面色冷峻,有些疑惑的看向劉師長,只見劉師長微微搖頭,孫師長有些疑惑了,走上前,進行查探。

    一番查探之后他嘆氣道:“云浩你是武堂弟子,我們作為師長理當為弟子排憂解難,提供修行上的助益,然,你此刻身體的問題卻讓我等...不過你無需擔憂,老夫見你體魄強悍至極,世間少有,若能解決經脈問題,將來靈脈一成定會成為一代強者,須知修行本就是無中生有,化不可能為可能,切不可自暴自棄。”

    云浩有些感動,他能感受到這位面相冷峻的師長是真正的關心他,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寥寥數人給過他這種感覺。

    云浩收起嬉笑之色拱手,道:“師長訓誡,弟子自當牢記于心,云浩謝過師長。”

    孫師長微微點頭,對于這個弟子他還是很滿意的,不驕不躁,沉穩大氣,修為固然不高,然肉身強悍,說明他并沒有因為經脈問題而頹廢沉淪,反而付出比別人更多的時間來修煉,君子藏器于身,適時而動,真正的際遇和奇跡都是留給有所準備的人的。

    正因如此,孫師長更加氣憤,冷眼看向毒龍,幽幽問道:“毒龍幫主還有什么疑問嗎?若沒有,接下來該討論下你歸沙幫污蔑我武堂弟子的事情了。”

    此話一出,眾人明顯感到一股壓抑,若今日毒龍不給個交代,只怕孫師長會動手拿人了。

    圍觀弟子有不少人看向毒龍不禁有些譏諷,微微搖頭轉身離去,在他們這些大家族子弟看來,毒龍簡直是異想天開,同時也太不把武堂放在眼中了,接下來只怕歸沙幫要大出血一番了。

    眾弟子的表現,和孫師長的強勢使得毒龍羞怒異常,本是草莽出身的他在成為幫主后,何時受到過這種待遇。

    毒龍目露兇光厲聲道:“孫師長言時尚早了。”

    “哦?”

    孫師長不可置否。

    毒龍轉身朝左后方大喝道:“東方云,你給我出來。”

    就在毒龍轉身時,身在弟子當中的東方云就感覺不妙,立刻拔腿就跑,奈何,毒龍居然當眾喚他,心知跑了和尚跑不了廟,只能向毒龍走去。

    劉師長面露思索之色不經意間發現一旁的東方師長臉色有些難看,頓時了然,然后問道:“東方師長身體不舒服嗎?”

    東方云似乎在想事情,聽聞孫師長詢問猛地一驚,意識到自己有些反常,輕聲咳嗽一聲道:“沒...沒有。”

    劉師長心中暗笑,面露驚訝道:“沒想到今日之事,居然和東方云有關系,不知此事東方師長知道嗎?”

    東方云心中大怒,但只能忍著,平靜道:“老夫也很好奇,且看看吧。”

    且說東方云心中同樣惱怒,暗道毒龍太不厚道,不過轉念一想,便釋然了,人本就是云浩所殺,無非是借著身體奇異,隱藏自身實力罷了。

    東方云來到近前朝三位師長行禮拜下,只見毒龍冷哼道:“三位師長,當日我侄兒被殺,你們武堂弟子東方云在場,他就是證人。”

    東方師長正要說話,孫師長擺手,示意他不要插手,這本就是刑罰堂的事情,“東方云,毒龍幫主所說屬實嗎?”

    東方云再次一拜道:“一切屬實。”

    “好!”

    孫師長大聲道:“若真是云浩所為,我武堂絕不破例去保護他,當他離開武堂后歸沙幫可自行解決。”

    孫師長朝東方云問道:“東方云,云浩就在這里,將你看到的一一說來,不可有絲毫隱瞞,與他對質。”

    東方云道:“前日夜晚,在西塘鎮東邊的一片荒野中,云浩殺了沙豹。”

    孫師長朝云浩看去,只見云浩冷笑道:“哦?東方師兄親眼見到我殺人了?”

    東方云冷聲道:“我當時和沙兄弟一起的,臨世去一旁草叢中出恭去了,正巧那時,你趕了過來,把沙兄弟殺了,是也不是?”

    云浩笑道:“東方師兄,這玩笑一點也不好笑,若真如你所言,那么師弟有幾個問題,不知可否回答?”

    東方云道:“師弟請問。”

    云浩道:“師兄當時在場,那么我有三問,第一:我家住在西塘鎮,那么沙豹為何去尋我?”

    東方云冷笑道:“當日于春風樓前,你把沙豹打傷,讓他在床上躺了幾個月,這傷勢好了自然是要尋你報仇了,我本著冤家宜解不宜結,所以和他同去,為的就是防止你們打起來,沒想到...”

    云浩冷聲道:“這個問題算是回答了,我的第二個問題是:沙豹為何和你去尋我?”

    此言一出,不禁東方云有些納悶,其他人也有些摸不到頭腦,毒龍冷哼道:“小子,你這問題重復了。”

    云浩笑道:“毒龍幫主,既然我曾經把沙豹打成重傷,那么作為歸沙幫少主,難道會如此愚蠢,獨自找我了結恩怨?”

    愚蠢嗎?

    不,相反,歸沙幫的兩位少主,沙豹和他哥哥沙虎,皆是青年才俊。

    所以毒龍臉色更加陰沉了,東方云有些難以自圓其說。

    宗其所訴,他們還是有所隱瞞。

    孫師長走上前看了二人一眼,冷哼道:“貴幫前日有三位御氣期修士隨行的吧,還是三位御氣后期修士,大手筆啊。”

    毒龍冷笑道:“歸沙幫怎能于武堂這等勢力作比較,區區御氣其修士又如何能入得諸位師長的法眼。”

    劉師長道:“云浩,還有第三問是何?”

    云浩道:“這第三問,是問東方師兄的,也是問毒龍幫主的。”

    毒龍寒著臉道:“小子,莫要繞圈子,本座耐心有限。”

    云浩笑道:“我想請問東方師兄和毒龍幫主,沙豹的尸體何在?”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