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三十六章 擊退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眼看老者必殺一擊已然來臨,云浩冷哼一聲,猛然抬起手,一道白芒散發幽幽寒意,于指尖吞吐不定,隨著他輕輕一劃,一道白色光芒于這夜色中綻放,一經出現,冰寒徹骨,老者臉色一變,落下的手掌猛地快速落下。這一刻他感受到一股巨大危機,他必須速戰速決。

    然,白芒攜著寒冰意境,劃過‘掌心雷’,在老者難以置信的眼神中,那‘掌心雷’居然被冰封,宛若一件高貴的藝術品,更加讓他驚恐的是,白芒觸及他的手掌時,順著他的手掌開始蔓延,眼看整條手臂已經被冰封,他已經無法感知自己的那條胳膊。

    老者冷汗直流,千鈞一發之際,他左手瞬間抬起,化掌為刀,‘噗’手起刀落間,右臂連根斷掉。恐怖的斷口沒有絲毫鮮血流出,上面布滿寒霜,若非老者當機立斷,斬下自己右臂,只怕這會兒已經和那條胳膊一般變成一具冰雕。

    ‘啪’

    右臂掉落在地,如同一件瓷器被摔的粉碎,老者雙目睜圓,有無邊寒意肆虐心間,他猛地轉身,運起全身修為,抓起一旁呆若木雞的陸公子,雙腳發力,瞬間越出小院,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云浩看著二人離去的身影,沒有去追,縱然陸公子輕薄姐姐,可他沒想過至他與死地,僅僅想要教訓一番,直到老者殺機畢露,他才忽然明白人無害虎意虎有吃人心,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那老者修為高深,帶著陸公子離去,他固然想要斬草除根,但院子中還有四個受傷的修士,一旦他離去,恐云裳秀兒母女會出現意外。

    轉身來到云裳身前,抓起她的手臂,一番查探,知道云裳并無大礙,只是受了一些皮外傷,這才放下心來。

    這時一道哀求聲傳來,云浩轉頭看去,胡三正跪倒在地,“仙人饒命,仙人饒命啊。”云浩不語,只當胡三也是那陸家仆人。而他這般誤解使得胡三一時間嚇得魂飛魄散,跪著朝秀兒母女這邊爬來,心道,這仙人的姐姐和自家秀兒關系很好,只要秀兒求情,仙人一定可以放過自己,于是嘴里大聲哀求道:“秀兒,為父是被那陸家賊子逼的啊,你給仙人求求情,放過為父吧。”

    云裳趁著這會兒,把秀兒的事情全部告知云浩,云浩沒有來一股怒意涌上心頭,世間竟會有這般豬狗不如的父親,實在可恨。

    胡三心中一驚,感覺一股寒意降臨,卻不敢轉頭看去,只能更加賣力的磕頭,求自己女兒。

    秀兒母親雙眼泛紅,見胡三如此哀求,于心不忍,拉著秀兒衣衫說道:“秀兒她畢竟是你父親,你...”

    秀兒滿臉寒霜,但雙眸中閃爍不定,顯然無法看著自己父親死在眼前,不待秀兒開口,云浩已經明白,朝著胡三等人道:“若在敢來犯,必要你等性命,滾!”

    胡三等人如蒙大赦,連忙各自攙扶,倉皇而逃。

    云裳輕輕來到秀兒身旁安慰道:“秀兒姐姐,沒事了。”

    秀兒抽噎道:“多謝你了,還有云浩仙人。”

    云浩忙笑道:“秀兒姐姐何必如此客氣,況且我也不是什么仙人,稱我云浩便是。”

    秀兒微微點頭,秀兒母親欠身道:“此番多謝二位,若不是二位到來只怕...”

    云裳上前扶起秀兒母親道:“伯母客氣了,在春風樓秀兒姐姐十分照顧我,何必言謝,只是我弟弟傷了那陸公子的人,只怕他們懷恨在心,莫要遷怒你們二人才好。”

    秀兒母親拍了一下云裳的手輕聲道:“西涼城離此地數十萬里不止,他們短期內不會再來,姑娘有心了。”

    云浩心中大驚,秀兒母女應當是西涼城之人,居然不遠數十萬里逃到此地,很難想象這兩個弱女子經歷過什么,更加驚奇的是那陸公子居然不遠數十萬里來到此地,此間定有內情...

    夜已深,深秋的夜寒風刺骨,尋常人早已入睡,武堂后山東方師長所在閣樓中,東方云此刻正在述說一些事情,許久之后東方師長輕笑道:“如此說來,歸沙幫已經知道云浩是殺害沙豹的兇獸了。”

    東方云道:“的確如此,也許今夜他們已經行動了。”東方云嘴角露出一絲陰笑,仿佛他已經看到云浩身首異處的場景。

    東方師長搖頭道:“不然,歸沙幫二公子被殺不是一件小事,他們定然不會私下去找那云浩。”

    東方云驚疑道:“叔叔所言何意?”

    東方師長輕笑道:“云浩畢竟是武堂弟子,莫說他背后有未知的大人物,就算只是一介草民,也沒人愿意背上上一個殺害武堂弟子的罪名,如今他們師出有名,定然會大張旗鼓來武堂所要殺人兇手。到時不僅可以除掉那小畜生,也許還能找出那背后的大人物,云兒,你此番所做真可謂是一石二鳥啊。”

    深夜,閣樓中笑聲傳得很遠...

    在后山深處那邊,一座精致閣樓中,洛神正眉頭緊蹙,輕聲道:“父親真的決定了?”

    身后一個懶散青年,手中兩顆拳頭大小的石珠正被他玩的出神入化,“決定了,但父親要征求小妹你的意見,若你不同意,沒人可以強迫你。”

    此人正是洛家家主長子落無涯,霍山城的大紈绔,不學無術整日游手好閑,流連于風月場所或是賭場酒樓,義父浪蕩不羈的模樣。

    洛神驚訝問道:“為何會如此倉促,‘九陰功’我至今未修煉到第二重。”

    落無涯輕嘆一聲,一股強大氣勢猛地自身體發出,哪里還有之前懶散模樣,洛神顯然了解這位隱藏極深的兄長,并沒有絲毫驚訝,只見他起身雙手束于身后,兩顆石珠在燈火下閃閃發光,“我們洛家秉承先祖遺訓,從未打過那遺跡主意,而今,其他勢力以準備數百年,勢在必得,豈能容得下我洛家置身事外。”

    洛神點頭道:“如此說來他們快要行動了?”

    落無涯道:“這個說不準,想來也快了。”

    洛神臉色十分難看道:“他們瘋了不成,上一次的教訓難道還不夠嗎?”

    落無涯冷哼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況且是那無上傳承呢,為此,他們可以付出一切代價,哪怕是萬劫不復,生靈涂炭。”

    洛神道:“縱然如此,也不當此刻讓我進入太陰秘境啊,此刻進入且不說能否獲得那傳承,縱然獲得,憑我現在修為也無法融合。”

    落無涯冷笑一聲道:“小妹莫非以為我洛家真的想要置身事外?簡直是笑話,家族那群老不死的比誰都想一探那遺跡,只因父親極力反對,又有祖訓嚴禁進入遺跡,所以他們才隱而不動。”

    “那為何...?”

    落無涯輕嘆道:“那些勢力看的很清楚,我洛家只因有妹妹你這太陰神體存在,遂一直想要置身事外,若是沒有你,家族那群老不死的定會成為探尋遺跡的主力,所以今年年終武堂大比中會有人對你出手,輕則廢你修為,重則要你性命,而這正好成為了家族那群老不死的借口,若你能獲得太陰之力,又或者從年終大比中安然歸來,則,洛家依舊遵循祖訓,否則將會參與進去。

    在那群老不死的看來,你必須獲得太陰之力方能在那群勢力的暗殺中活下來。妹妹你...懂嗎?”

    洛神冷笑道:“兄長這么對我沒信心嗎?太陰,我定會獲取,但不是在這個時候。”

    落無涯突然嬉笑開來,整個身體懶散的落座于椅子上,道:“當然有信心。聽說你最近在關注一個外堂弟子?”

    洛神一臉無奈的看著躺坐在椅子上的兄長,道:“是的,那少年著實不簡單,筋脈具碎之下居然能硬生生的突破煉體后期,歸沙幫多次派人暗殺于他,結果那些派出去的人都失蹤了,今日又聽聞歸沙幫的沙豹被人殺了,多半也是他所為,只怕明日武堂要熱鬧起來。”

    洛神臉色不禁有些擔憂,真正能看清形勢之人大都明白,歸沙幫必然會光明正大來武堂討要說法。

    落無涯眼中一抹驚訝之色閃過,道:“如此說來,卻非一般人,只是明日那小子果真被擒,那可怎么辦啊?”他眼中有笑意蕩開來。

    洛神道:“一個江湖幫派而已,想要動我洛神看上的人...”突然她滿臉羞怒,看著滿臉揶揄之色的落無涯道:“兄長何故調戲于我,帶我稟明父親定要你禁足于府中。”

    “哈哈哈”

    落無涯起身,那懶散的身形一步邁出突然出現在閣樓之外,再出一步,身影消失于茫茫夜色中,一道略顯縹緲的聲音傳進閣樓:“為兄要去見識見識這不凡的小子。”

    且說云浩姐弟倆,伴著夜色回到家,已是深夜,姐姐云裳有些擔憂,那陸公子不管是穿著或是氣質以及他帶來的下人,都在說明一個問題,陸家絕非一般勢力,如今二人得罪了他們,豈不遭人嫉恨。

    云浩心中明了,輕聲道:“姐姐不必憂慮。”

    云裳眉頭緊皺道:“只是那陸公子...”

    “難道姐姐修行之后反而膽小了?”云浩輕笑道:“你我本是向死求生中幸存的兩條命,何故傷春悲秋,唉聲嘆氣。那陸家固然勢力龐大,然,距霍山城有數十萬里之遙,豈是說來就來。縱然陸家真的來報復,我們豈能怕他,大不了一死而已。”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