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三十四章 陸公子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云浩眉頭緊鎖,他了解云裳,沒事不會離開的,可是自己姐弟倆在這霍山城能有什么事情呢,他疑惑道:“我姐姐因為什么請假?”

    花姐疑惑道:“今日云裳前來詢問關于秀兒的事情,之后就離開了,不過秀兒最近好像碰到事情了,整日愁眉苦臉的。要不你去尋秀兒,說不定你姐姐和她在一起呢。”

    云浩向花姐打聽了一下秀兒姑娘家中地址,離開春風樓他沒有沒有去尋秀兒,而是直接回家了,也許姐姐早已在家...

    夜色朦朧,寒風刺刺,仿朗鎮位于霍山城西側與西塘鎮搭界,如這般小鎮在霍山城周圍不下幾十個,此時一間小院中正傳來陣陣哀求聲,一個中年女子身著布衣,兩鬢有些花白,她正跪在地上朝著一個青年男子苦苦哀求,青年穿著不凡,顯然是大家子弟,但他臉色慘白,眉宇間透著一股邪氣,此刻正臉色陰沉。

    一位下人打扮的中年男子一步上前來到男子身側冷聲道:“能夠被我家少爺看上,是你的福氣,沒想到你居然逃到霍山城了,真實不知死活。”他一臉怒氣朝著中年婦女身后的一個少女看去。

    中年婦女不停的磕頭,“陸公子,您大人大量,就放過我家秀兒吧,我求求您了。”

    秀兒眼中掛滿淚水,撲倒在婦女懷中不停抽泣,“母親,你起來啊,咱不求他們。”她聲淚俱下字字充滿怨恨,抬頭死死看著男子身后之人。

    順著秀兒的眼光,眾人都看向那人,此人油光滿面,穿著華麗,他朝著陸公子微微欠身上前一步來到秀兒母女倆身前道:“秀兒啊你母親糊涂,為何你也如此糊涂啊,陸公子能看上你那是我們胡家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唉...”

    秀兒恨恨道:“福氣?只怕是你胡三的貴氣吧,生得一個如此值錢的女兒,只怕你幾輩子也花不完。”

    “你...”胡三抬起巴掌就要打去,男子猛然抬手,一股氣息打出,將胡三推到一旁,“胡三,你放肆。”

    胡三連忙作揖道:“小人該死,小人該死。”

    男子甚至為曾多看一眼胡三,盯著秀兒道:“秀兒姑娘,本公子與你早已定下婚約,并且你已經收下聘禮,焉敢悔婚?”

    秀兒扶起她母親,擦去眼角淚水,眼中充滿了憤怒道:“我胡秀而未曾收過陸公子分文,何來聘禮之說?”

    陸公子臉色一寒,不待他說話,一旁的下人上前冷哼道:“你未收分文?那你看看你父親身上的穿戴是從何來,西涼城中的別苑又是從何而來?”他一手指向一旁卑躬屈膝的胡三,厲聲喝問。

    秀兒嗤笑道:“他收了你們的聘禮,你們自當迎娶他就是,與我何干!”

    “你...”那位下人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竟不知如何開口,陸公子伸手制止他在說下去,盯著秀兒道:“秀兒姑娘,本公子好言相勸,你卻不知好歹,今日你必須跟我回去...生死不論。”他眼中寒芒畢露,身后三個下人一步踏出,欲要擒拿秀兒。

    云裳在秀兒身后,這場鬧劇讓她無比氣憤,見陸公子身后三人欲要動手,她瞬間來到秀兒身前,一掌打出,一股氣勁猛然朝三人落下,冷哼道:“我看今日誰敢帶走秀兒姐。”

    三人身形一頓,有些驚訝,陸公子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這不速之客,問道:“你是何人,膽敢阻擋本公子?”

    不待云裳說話,秀兒道:“云裳,你趕緊走,此事和你無關。”

    云裳沒有接話朝陸公子道:“公子乃是大家子弟,又何苦為難秀兒姐姐呢,再說了強扭的瓜不甜,公子大人大量,不如放過秀兒姐姐吧。”

    陸公子嗤笑道:“你一臭丫頭,也敢說教本公子,給我拿下。”他不屑的雙眸中爆射寒芒,一股氣勢猛然爆發。

    這時一個下人突然出手,氣勢強大,云裳無奈只能抵擋,那下人出招迅猛,勢大力沉,然而云裳動作輕盈,不與之硬碰,看似險象環生實則游刃有余。

    陸公子有些不耐,抬手一揮,另外一個下人也朝著云裳攻去,云裳立刻壓力大增,突然一個不慎,被對方一拳打在小腹位置,一聲悶哼,她踉蹌后退,嘴角竟露出一絲血跡。

    秀兒忙上前攙扶,朝陸公子道:“你住手,不要傷害她,這事和她無關。”

    陸公子嘲諷道:“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若非有些價值,你以為本公子會千里迢迢來到這里來尋你?”

    秀兒臉色慘白,滿臉悲憤,那陸公子繼續說道:“給我狠狠教訓這丫頭,不知天高地厚,哼。”

    二人猛地出手,兩人都用上了武意,云裳不敢大意,提起修為迎上而去,二人出手凌厲無比,不過幾息云裳被震退兩步,兩個下人再次襲來,云裳雙掌伸出,有粉色武意彌漫,與二人對抗,這一次勢均力敵,三人各自后退三步。

    突然云裳周身粉色武意彌漫,曾經的黑丫頭似乎發生了變化,隱隱中散發的光彩使得周圍幾人驚訝無比,陸公子更加驚訝,雙眸中光彩流轉。只見他大聲喝道:“給我把這丫頭拿下,別傷著她了。”

    云裳一聽,心中一沉,不待她多想,二人攻擊再次到來,她悍然發力,抵擋二人攻擊后,雙掌猛地揮出,一聲悶響傳來,二人生生承受了云裳這一掌,云裳只覺得自己似乎打在了一座大山上,他二人顯然有所顧慮,才承受這一掌。

    果不其然,二人再次襲來,云裳左右閃避,借著自身優勢,不斷游走于二人之見,宛若游龍,偶爾出手,也是奮力一擊。

    纏斗許久陸公子更加不耐,身后中年身影突然消失,下一刻出現在云裳身后,一指伸出,黑色真氣彌漫,冰寒刺骨,云裳心中大驚,一時失神,硬生生受了正在與之纏斗的二人的兩道攻擊,嘴角再次有鮮血流出,與此同時中年人那一指輕輕落下,一聲悶哼傳來,云裳緩緩倒地不起,竟然是被封住了修為。

    秀兒猛地撲上,拉著云裳的手大聲喝道:“我跟你走,你放過她。”

    陸公子不屑道:“今日你們倆本公子都要了。”

    云裳施展功法時展現的風采著實讓陸公子心中蕩漾,不禁起了一番心思,雙眸中精光一閃而逝。

    秀兒扶著云裳,他眼中不斷有淚水流出,那是屈辱的淚水,也是悲哀的淚水,云裳輕輕拍了一下秀兒,轉頭看向陸公子道:“陸公子,這里那是霍山城,你確定要行那強搶民女之事?”

    陸公子啞然一笑道:“本公子自然來到這里,就一定要達到目的。”

    云裳怒目而視剛要開口,就聽那陸公子繼續說道:“時候不早了,把他們倆給我綁起來。”

    兩個下人朝秀兒走去,一旁秀兒的母親連忙擋住去路大聲道:“陸公子,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愿為你做牛做馬啊”婦人聲淚俱下,然那兩個下人不為所動,其中一人伸手將秀兒母親推開,這人力氣十分大,秀兒母親頓時跌坐在地,一時間竟無法起身,只能嚎啕大哭。

    “住手!”

    二人正要拿下秀兒和云裳時,一聲冷喝從院外傳來,只見一道黑影緩緩走進院落,迎著院內燈光,逐漸看清,乃是一個少年,神情冷酷,身著一身布衣,一把三尺青鋒束于身后。

    “弟弟”

    云裳驚呼出聲。

    陸公子轉頭問道:“你又是誰?”

    云浩看都未曾看他一眼,快速來到云裳身前,一把將她扶起,見她嘴角滿是血跡,臉色一冷道:“是誰傷了你?”

    陸公子臉色十分難看,他來歷頗大,任誰見了他也不能如云浩這般無視,“小子,不管你是誰,馬上給我跪下,本公子可以給你留個全尸。”

    云浩驀然回頭,兩眼寒芒四射道:“傷我姐姐,你找死嗎?”

    “殺了他!”

    陸公子一聲爆喝,兩個下人立刻躍起,各自出拳朝云浩攻去,云浩突然起身,看也不看抬手一揮,一道無形氣勁猛然朝著二人落下,轟的一聲,二人如離弦之箭倒飛回去,嘴中鮮血噴出。

    一時間眾人驚愕不止,陸公子微微低頭,他衣袖上赫然有一滴血跡,這是那二人噴出的,他直勾勾的看著云浩許久之后哈哈哈笑道:“不錯,本公子到是小瞧了你。”

    云浩一步踏出,赫然來到陸公子身前,這時陸公子開口道:“不過你會死的很難看,殺!”

    中年人不知從哪里拿出一把巨劍,劍身閃爍寒光,接著一道漆黑的真氣布滿劍身,他猛地一劍劈下,云浩后退一步,輕巧躲過,而陸公子紋絲不動,視眼前少年如無物。

    中年大漢一擊僅是為了逼退云浩,在他看來自家公子被云浩這類低下之人威脅,實乃是對他的侮辱。

    一道漆黑劍芒自中年人手中射出,朝著云浩猛地落下,漆黑的真氣似有萬鈞之力,連帶空氣都發出爆炸聲,云浩微微皺眉,猛地一拳打出,只聽碰的一聲,劍芒破碎,中年人眼中驚訝一閃而過,后退中臉色愈發陰沉。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