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三十章 古修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他似在感慨,又如同在和老友敘舊,云浩覺得陳老一定有著非凡的過往,讓人難以捉摸。對于陳老所說的靈寶、凡兵,云浩十分不解,道:“陳老,何為靈寶,何為凡兵?”

    陳老道:“修士所用的兵器、護甲以及其他可以輔助戰斗的裝備,皆有品階,而最低級的便是凡兵,凡兵分為三個等級,低級、中級和頂級。”

    “在霍山城這里,絕大多數修士用的都是凡兵。至于靈寶,威能莫測,以后你會明白的。”

    陳老慈祥的微笑,似在教導自家小輩一般,緩緩道來。

    陳老起身來到身后的一片草地上,道:“過來吧,讓老夫看看你的修行之道。”

    云浩一聽,滿是疑惑,走了過去,道:“修行之道?”

    陳老笑道:“測試之后自有分曉。”

    他眼中一抹高深莫測之意,似笑非笑看著云浩。

    突然陳老手中的黑色錘子噴發出熊熊烈焰,隨著陳老手腕一抖,猛地朝云浩肩膀砸去,云浩大驚,本能驅使他躲避,然,時間來不及了,一咬牙,立在當場,紋絲不動,任由黑色錘子朝肩膀砸去,他相信陳老此舉定有深意。

    紅色火焰宛如地獄之火,焚燒萬物,突然云浩臉色一變,他體內寒冰意境和天魔意境似要沖破身體束縛,去抵擋紅色火焰的攻擊。

    說來話長,其實這一切幾乎發生在一瞬間,云浩福靈心至,強行阻擋天魔意境沖出,轟的一聲,黑色錘子攜帶紅色火焰撞擊在云浩肩膀上,頓時火光四射,寒冰破碎,云他不由得后退三步,滿臉驚訝,顯然對那紅色火焰十分好奇。

    陳老虛空一抓,黑色小錘瞬間出現在他手中,滿臉贊許之色,大笑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

    云浩不明所以十分好奇,連忙躬身輕聲道:“還請陳老解惑。”

    陳老點頭道:“凡兵固然強悍,終歸是凡俗之物,而靈寶則不然,就比如我這手中的錘子,它可以發出強大的火焰靈術,絲毫不亞于修士的術法攻擊,雖然殘破了但依舊保留了一絲靈寶特性。”

    他將錘子小心地放進盒子里,轉身來到石桌旁坐下,道:“至于我所說的測試,是為了確定你是否踏入上古修煉之道。”

    云浩心中大驚道:“上古修煉之道?”

    陳老道:“不錯,上古時期天地初開,大道碎片散落世間,天地靈氣異常濃郁,天材地寶隨處可見。種種天賜,鑄成大世,萬靈相爭,以求無上大道。

    那是一個輝煌大世,各種修煉之法不勝枚舉,但最主流依舊是借助天地之力,淬煉己身,由外而內不斷升華,最終化去凡身,更有逆天強者身體中孕育新的世界,掌億萬生靈之生死。”

    陳老起身仰天長嘆,向往之意油然而生。

    云浩滿臉震撼道:“若是生在那種大世,當激流勇進,立當世之巔。”

    陳老道:“上古修煉之道初期有一個境界名為‘醒靈’據說修士肉身強悍道極致之后,可感悟天地規則化作意境,溶于肉身,威能莫測。而這大道的具體表現就是我們所說的意境,可是是風、雨、雷、水、花、草、以及你的寒冰意境。”

    云浩震驚道:“如此說來,我陰差陽錯的走上了上古修煉之道,可是為何我遭受道攻擊時,寒冰意境會不受控制出現呢?”

    陳老笑道:“意境溶于肉身就是在上古時期,也并非一般人能夠做到,更何況在當世,你能領悟意境,溶于己身,歷經過什么想必你很清楚,因此當你受到攻擊時,身體會做出本能反應,這也正是上古煉體修士的恐怖之處。”

    云浩回想之前自己歷經的一系列事情,心中了然,輕聲道:“關于上古修煉之道,陳老能否詳細告知弟子?”

    陳老苦笑道:“上古時期曾歷經過一場浩劫,導致整個世界分崩離析,修行之道出現了斷層,偶有傳承出現也因天地巨變而無法修行,無數先賢揮灑鮮血,付出無數努力,歷萬劫,破千險,才探索出如今的修行之路。當世只怕很少人真正掌握上古修行之道,我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才略有了解,所以你的路注定是一條充滿了孤寂和未知的道路啊。”他緩緩起身,輕嘆一聲,有些惋惜了。

    本就沒有報太大希望,能夠了解這些,已經讓云浩喜出望外,真正的強者必然要走出自己的道路,那路上從來不會缺少生死大劫,能坦然面對,敢于邁出腳步,方能領略未知的美好。

    云浩起身朝著陳老深深一拜,這一拜是執弟子之禮,這一拜也是發自內心的感謝,“陳老方才所說的‘靈術’是何種功法?”

    陳老輕笑道:“靈術不是功法,威力遠遠超過功法,這些你以后自會知曉...”

    春風閣頂層,兩位絕色佳人相對而坐,八仙桌上的茶水已涼了,但是煮茶少女卻不在,憐愛姑娘十分激動道:“照云裳所言,云浩那小子肯定是突破煉體中期了,真的不簡單啊。”

    對面女子輕笑道:“恐怕不止是突破那么簡單呦。”女子的笑容宛若青蓮出淤泥而不染,又若一笑百媚生,憐愛姑娘甚至都有些妒忌,輕聲哼道:“姐姐此話何意?”

    女子輕聲道:“昨日霍山城以南的酒肆中,兩個殺手被一人輕描淡寫般的殺死,那兩人來自歸沙幫和東方家族,修為高的御氣中期,低的御氣初期。”

    憐愛姑娘驚訝道:“難道姐姐認為是...”

    女子搖頭道:“不是認為,而是確定。”

    “可是...”

    女子道:“據描述,那人年齡不大,自南方而來,衣衫襤褸,渾身滿是血污,妹妹覺得這是巧合嗎?”

    憐愛姑娘有些不相信,反問道:“就算那小子十分逆天,可也沒有秒殺御氣其修士的實力吧?”

    女子眸光四溢輕笑道:“有沒有實力,恐怕要不了幾天就知道了,那小子是從魔潮中爬出來的,又豈是軟柿子,任人拿捏。”

    ......

    黑暗降臨大地,霍山城武堂所在之地,萬籟寂靜,后山那片楓葉林中兩道人影早已到來多時。

    沙豹臉色陰沉道:“東方兄,恐怕出事了。”

    東方云身形一顫,吃驚道:“沙兄弟派出的人也失去聯絡了?”

    夜色中二人臉色十分難看,且不說他們派去的二人因何而失去聯絡,關鍵是那兩人皆是御氣其修士,如此悄無聲息的憑空消失了,沒有留下一絲痕跡,著實詭異無比。

    沙豹點頭道:“會不會是云浩那小子...”說道后面連他自己都覺得不大可能。云浩雖然有些天賦,最多是一個煉體中期修士,又豈能是兩位御氣其修士的對手。這里面一定有不為人知的事情。

    東方云笑道:“沙兄弟有些過于謹慎了,絕不可能是云浩所為,不過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個清楚,看看是誰膽敢動我東方家族和貴幫的人。”

    沙豹微微點頭道:“這件事我也會安排幫中去查探一二,不過經此一事,殺云浩勢在必得,他的存在讓我很不舒服,東方兄今夜就去如何?”

    東方云道:“沙兄弟何必急于一時呢?”他有些忌憚在心中,云浩作為武堂弟子,順利完成任務,本就受到眾人矚目,昨日剛回會霍山城,今日就去刺殺,未免有些招搖。

    他們派去的人只怕是被云浩身后的大人物除去了,這點更加讓東方云忌憚,這也是家族長老所顧慮的地方。

    沙豹嘴角掀起嘲笑道:“東方兄不是怕了吧?”

    他覺得云浩固然有些不為人知的后臺,但畢竟只是一個廢人,就算背后有人難道還能為了一個廢人去得罪歸沙幫,在他看來這顯然有些可笑,正因如此之前被東方云利用,他沒有太多怒氣,盡管覺得東方云有些懦弱,可東方家族勢力不小,他也無法與之計較。

    東方云虛握拳頭放在嘴邊咳了兩聲掩飾他內心的尷尬,“沙兄弟說笑了,為兄怎么可能怕那個小子,不過今日家族中人不在身邊,所以無法前往而已,那小子隨便派個人去就能輕松解決掉,若不然沙兄弟派遣貴幫高手前去,我們二人便再西塘鎮外等候佳音,如何?”

    沙豹嘿嘿笑道:“如此也好。”只是那嘴角的笑意更濃了。

    與此同時武堂后山核心弟子所在之地,一間精致的閣樓中,燈火通明,洛神盤膝打坐,銀色神光緩緩流動,宛若神女臨世。

    少頃,洛神雙眸開瞌間寒芒爆射,這時閣樓木門被輕輕推開,彤云躡手躡腳的走進來,看到那雙眸中的寒芒她嬌軀一頓,隨后動作夸張的拍了拍胸前波濤,煞是可愛,“恭喜姐姐修為大進。”

    洛神輕笑道:“你這丫頭,深更半夜來此有何事?”

    彤云連忙來到近前,拉起洛神一只纖纖玉手,道:“這不是有些緊急情況想要和姐姐說嗎?”

    洛神美目微挑,“何事?”

    彤云道:“兩件事,第一,云浩那小子昨夜回來了,第二霍山城那邊有個酒肆,里面兩個御氣其修士和酒肆掌柜的于昨天消失了。”她繡眉微鎖,似在考慮這兩件事之間有沒有關系。

    洛神莞爾一笑,輕聲道:“我輩修士,但求結果,不問過程,他能活著回來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此事以后不必再提。”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