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二十六章 斬殺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強烈的摩擦聲傳遍四野,冰霜巨柱居然從中間被生生劈開,無數冰晶碎片充斥寒潭周邊,化作冰霜的世界,而云浩雙手握劍的姿勢被定格在這一刻,化作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應該說寒潭方圓十丈都化作了雕像,魔蛟慢悠悠的來到云浩上方忍不住贊嘆道:“果然是本尊看上的血食,竟能破去寒冰風暴,哈哈哈...”

    魔蛟仔細欣賞自己的杰作,它享受這種主宰一切的感覺,一聲輕吟發出,魔蛟宛若游魚般遨游這片天空,王者之威盡顯無余,方圓數十里的兇獸野獸莫不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魔蛟此刻宛若這方世界的王者,享受萬靈朝拜,殊不知身下化作冰雕的云浩出現了一絲異常波動,首先他的眼睛開始來回轉動,接著一股玄奧之息消無聲息的涌出,甚至星星點點的金色光點明滅不定,終于在某個瞬間云浩身外冰層出現了一絲裂縫,仿佛起了連鎖反應,裂縫陸續出現直到密布云浩全身。

    與此同時空中魔蛟也終于發現了這一切,頓時怒火滔天,俯沖下來,怒號聲陣陣傳出,它徹底憤怒了,一個渺小的人類居然破了他的冰封,這是天大的侮辱。

    云浩要打破一切阻礙,他運轉全身修為甚至想要從靈魂中榨取力量,‘啊’一聲怒吼聲從嘴里傳出,緊接著如同鏡面破碎的聲音傳來,冰封破碎,碎片化作最強利刃四處飛射,遠處一人合抱的老樹不知道被削斷了多少,碎皮撞擊在俯沖而下的魔蛟身上發出砰砰響聲,這點威力的冰封碎皮自然無法對魔蛟造成傷害,但是卻深深刺痛了魔蛟強大的自尊心,赤裸裸的侮辱啊。

    巨大的蛟首已經來到近前,憤怒道:“人類、本尊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嗷...”魔蛟環繞在云浩周邊,巨大的威壓再次增強,使得云浩這里臉色慘白。

    銀牙一咬,云浩猛然沖出,青天劍飛舞身前,云浩在沖出的剎那右手虛空一抓,青天劍驟然來到手下,被其一把抓住,向著空中蛟首那里猛地一甩,轟的一聲,青天劍化作一道青芒,瞬間穿透虛空,直接出現在蛟首面前。

    魔蛟冷笑不以為意,一聲怒吼想要震退青芒,但突然間魔蛟面露驚訝,那青芒居然有五道,在魔蛟不可思議的眼神中后面四道青芒后發先至,與第一道青芒合而為一,猛地刺進巨大蛟首之中,只有一個劍柄掛在魔蛟的下顎上。

    ‘嗷......’一聲震天龍吟響徹天地,魔蛟從空中翻滾到地下,所過之處一片狼藉,青色的鮮血掛滿整個蛟首,云浩謹慎觀察魔蛟,突然魔蛟整個身體挺的筆直,宛若晴天巨柱豎立人間,以蛟尾為中心開始旋轉,頓時狂風大作,塵土漫天,不過一會一聲輕吟,一道黑色光芒猛然射出,穿透數十棵參天巨木,狠狠的刺進一塊巖石中。

    魔蛟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趴在地下久久未動,云浩不敢有絲毫大意,慢慢挪動直到離開魔蛟約莫三丈距離,才猛然加速朝著青天劍所在奔去,青天劍不知是什么材質打造,被云浩提起時居然完好無損。

    當云浩回來時發現魔蛟的身體正不斷變小,凍結萬物的寒冰之氣慢慢被一股邪惡的魔氣替代,魔蛟似乎在發生不可知的異變,云浩當機立斷猛然沖出一道劍芒轟然打出,但令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青芒之前能夠刺入魔蛟的頭顱中,可見青芒鋒利無比,而此刻青芒刺在魔氣上居然發出鏗鏘之聲,甚至火花四溢。

    魔蛟緩緩抬起碩大的頭顱,下顎一道巨大傷口清晰可見,口吐人言道:“本尊承認之前小看了你,為了彌補過錯本尊將會讓你嘗嘗魔焰噬體之痛。”魔蛟一雙巨目早已殺意滔天,黑色火焰熊熊燃起,那是魔氣在燃燒。將要化作最強大的力量抹殺云浩。

    云浩仗劍而行,他再無絲毫恐懼,眼前的魔蛟固然強悍,自己也不能因弱小而失去前進的動力,“魔蛟你將會是我打破自身桎梏的磨刀石,這一點我很肯定。”

    云浩自幼是孤兒,雖性格堅毅卻因孤僻而始終不自信,當看到魔蛟被青云劍刺穿的那一刻,他忽然開朗,似乎這世間萬物都是這么的美好,前方危難重重那又如何,魔潮中可以以野獸的打法拳打腳踢甚至張開嘴巴撕咬魔頭,那是多么的卑微與弱小,如今身具修為,尚可打得魔蛟匍匐在地,還有什么能阻擋他前進的腳步呢!

    魔龍嘶吼仰天長嘯,小了一圈的身體變得更加恐怖,魔威蓋世,焚寂萬物。

    整個世界都變得安靜了,蟲魚鳥獸,財狼虎豹,所有生靈都深切體會到那份焚山煮海的怒火,兩道目光在這寒潭邊靜靜的對視,突然一縷山峰緩緩吹過,帶起魔蛟嘴邊的一縷胡須,帶起了云浩鬢角旁一縷帶血的發絲,甚至卷起了一片破碎的樹葉。

    風、漸起,云、愈黑,雷霆以至,轟隆聲中,一道霹靂破開黑暗,兩雙截然不同的眼睛中同時映照出一道亮光,龍吟響徹天地,劍吟洞徹古今,魔焰滔天化作滅世魔神欲行那殺伐之事,劍氣縱橫閃現黃金巨劍欲代天地之刑法,二者相遇,風云倒卷,雷霆幻滅,大地再次陷入黑暗,微弱的心跳聲似乎即將消失,云浩強行抬起眼皮看到化作兩半的魔蛟,心中一陣后怕。

    大敵雖隕,可云浩的身體出現大問題,甚至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一陣陣眩暈感不斷傳來,這讓他意識到情況十分嚴重,也許那雙無力的眼皮只要合上就再也無法睜開,這時云浩胸前似乎有一絲冷意傳出,那里本就存放了一顆魔晶,他準備帶回霍山城再研究的,如今看來這愿望只怕難以實現了。

    終究還是失敗了,古語有云:修行修的是身與心,修身修的是萬古不壞之神軀,修心修的是一往無前的逆天之心,云浩望著天空中逐漸消散的黑云嘴角露出了一絲嘲諷,“縱有逆天心,卻無不壞身。”

    云浩伸手撫摸著胸口一絲冰冷同樣掀起了一絲嘲笑,“我從魔潮中來,遵循魔頭的腳步而去,這難道真的是天意嗎?”

    意志越來越模糊,眼前的世界變得有些虛幻,不斷開始出現了幻覺,然而又那么的真切,樸素的村民非常開心的圍著一個黑乎乎的小子,有人親昵的撫摸,有人激動的抱著轉圈,有人拿著食物和水,看到那黑乎乎的小子一口一口吃下,眾人再次開心的笑著。

    黑乎乎的小子始終沉默著,夜晚曾獨自一人仰望無盡星空,想著一些誰也不知道的事情,直到有一天恐怖的怪物來了,結束了這一切,黑乎乎的小子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他如同野獸般兇猛,如同野狗般瘋狂,直到一個稍微比他白一點的小女孩被他從那怪物手中救下,那一刻他真的很開心,在那小女孩身上他找到了和他相似的地方,那一刻他知道自己不是孤獨的...

    時間真的是個讓人又愛又恨的東西,黑乎乎的小子是這樣認為,時間讓他覺得生命是如此的孤獨,卻又讓他知道這世間原來并非只有孤獨,可為何時間卻又如此匆匆?

    也許真的和時間無關,也許能來這世間走一遭,本就是最大的幸運。

    “為何...我的心卻如此不平靜!”

    似乎是他來得太卑微,走得太凄涼,以至于這個世界有些慚愧,想讓他在曾經的美好中多停留一刻。

    破舊的房屋,幾乎不能遮風擋雨,搖晃的油燈難以照亮全部,少年少女卻覺得這是善意的世界給他們的遺贈。

    “小浩,我們姐弟倆歷經過尸山血海,也品嘗過家破人亡,更加見識過邪魔怪物,這些是一般人幾輩子都無法經歷的,我們用盡了所有力氣拼了命的活下來。”

    云浩已經無法張開嘴巴吐露心聲了,腦海中卻有一聲嘆息傳出:是啊,我們用盡了所有力氣,拼了命才活下來。”

    或許真的是拼盡一切,拼了命活下來,才更加值得珍惜,也許這一次需要拼盡前生來世,這一刻早已腐朽的身軀似乎從靈魂中榨取了僅有的力氣,他要再拼一次,他要拼勁所有,只要還沒徹底消散,他覺得肯定還沒有拼盡全力,他想試一下。

    午夜,電閃雷鳴,風雨交加,霍山城,西塘鎮,那間破敗的小屋在風雨中搖曳,屋內兩張草床占據小屋的一半空間,這里本是一對少年少女的臥榻之地,可惜此刻只有少女在安睡,一道閃電劃過天際,照亮了霍山城,也照亮了屋內草床上的少女的臉蛋,安睡的少女突然臉色慘白,猛然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弟弟!”兩行清淚潸然落下...

    寒潭不遠處一條巨大的魔蛟尸體被一分為二,傷口觸目驚心,在其不遠處一個少年安靜的躺在碎石堆中,沒有了呼吸,沒有心跳,只是那靈魂深處還有一份執念,那執念想讓拼盡一切,因為他覺得自己一如魔潮中并沒有拼盡全力,所以有些不甘心地想再去試試,然,上天是公平的沒有誰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打破它的安排,恍惚中他似乎也明白了,“有些累了,想休息了。”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