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二十五章 魔蛟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凌霜將自己的聲音盡量溫柔地問道:“你是云裳嗎?”

    云裳微微一愣,道:“是。”只是一個字凌霜發少女的身體明顯在顫抖,心中不禁驚訝,難道她猜出我的來意?

    莫要說是凌霜到來,哪怕是一個乞丐來此,云裳也會激動的問他是不是帶來云浩的消息,她不相信云浩會死在一個魔頭手上,他們曾經歷經過魔潮,見識過無數強大魔頭,她不相信那個敢于朝魔頭出手的少年會死。

    若不是春風樓的仙人告訴他云浩沒死,她早就前去尋云浩了,只是半個月過去了,她所聽到的全部是云浩等人全軍覆沒的消息,再堅強她也只是個少女而已,她生命中所有的依靠都在那少年身上,她如何能不焦急,如何能不恐懼。

    她的眼神中有著期盼有請求甚至是哀求,這種復雜的眼神把凌霜看得不禁有些發毛,可是那直指人心的目光讓她不忍在耽誤哪怕一息的時間,輕聲溫柔道:“云浩讓我給你報個平安。”

    少女緩緩跌坐在門前,一如曾經仙人讓她去門外等待似的安心,靈魂在這一刻得到了妥善安放。

    凌霜連忙伸手將他扶起,這一刻她從未體會過的心緒浮現心田,嬌弱少女僅僅因她一句話‘復活’了。她不知道他們之間有怎樣的過去,也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擁有怎樣的感情。可這不能阻止她對他們之間的過往產生一種想去了解的渴望。

    云裳抹去滿臉淚水,忙把木門徹底打開,將凌霜應進屋中,激動道:“我太激動了,讓師姐看笑話了。”隨即取出一個黑瓷碗倒了半碗水,放到凌霜面前。

    請客人喝茶,這是云裳在春風樓學到的,但春風樓中用的是珍貴瓷器,泡的是名貴的茶葉,就連水也是深山中的山泉。而云裳這里用的是粗糙大碗,沒有茶葉,只有清水半碗。不過這已經是這靦腆姑娘能拿出的所有了,這一點凌霜看得出來,正因如此她心中更加難以平靜。

    輕輕端起黑瓷碗,抿了一口有些酸澀的水,凌霜腦海中不禁出現了云浩一劍劈開鬼臉的場景,正所謂英雄不問出處,形容的應該就是他吧。

    云裳的小手因為用力已經變得發紫,她輕聲問道:“云浩在哪里?”聲音很小,小得有些小心翼翼,她怕這是一場夢,一旦聲音太大把夢境破壞了怎么辦?

    凌霜心中嘆息道:“我和云浩一起去執行任務,中間遇到了一些麻煩,不過后來順利完成任務,但是云浩卻沒有回來。”

    云裳臉色一變十分緊張問道:“他...去哪里了?”

    凌霜輕聲道:“他應該是去那片山脈中了,他說他要尋找一個對他很重要的結果。”

    凌霜本來還想安慰云裳的,卻看到少女臉色露出了笑容,那是一種怎么樣的笑容呢?安心!自豪!理所當然!這一笑竟驚艷了時光,讓這黑瘦的面龐都被渲染上了光彩。如同是被驚艷的笑容感染了,凌霜不也跟著笑了起來。這笑容竟連她自己都沒發覺...

    離開西塘凌霜眉頭緊鎖心事重重,“她只是一個普通人,為何卻能影響我的心境,居然陪她笑了一刻鐘之久,真的那么好笑嗎?。”

    凌霜本就性格清冷,自修煉‘寒冰訣’后,她的性格愈發冰冷。笑容對她來說著實不是一個常見詞,今日卻在云裳面前傻笑許久,這事說出來定會驚訝一群武堂少年。

    這一夜同樣松口氣的還有許多人,比如陳老,比如武堂中的某些人,又比如春風樓中的那兩位仙人。一家歡喜一家憂,東城的一個世家一個幫派,這會就怒火朝天。

    曾幾何時魔潮中幸存的孤兒來到霍山城僅僅半年的時間,誰能想到會結下這么多因果呢。

    一片延綿無盡的山脈中,一口寒潭散發幽幽寒氣,絲絲魔氣夾雜其中,將周圍草木侵蝕殆盡,十丈外有一少年盤膝而坐,無形氣息散發玄奧之息,環繞周身。

    寒氣也好魔氣也罷,來到少年三尺之外便不得不繞道而行,某個瞬間少年開瞌間眸光爆射寒芒,他起身緩緩朝寒潭走去,那里似有一尊惡魔在等待食物到來。少年無懼,腳步堅定,不曾有絲毫停頓。

    ‘嗷...’

    長吟響徹山林,平靜的寒潭快速翻涌,無窮的魔氣轟然涌出。

    一只巨大頭顱竄出,五丈長的身軀似龍非龍似蛇非蛇,一經現就盤旋在寒潭上空,頓時狂風大作魔氣肆虐。天空中陰云密布雷電交加,景象駭人,威勢滔天。云浩猛然后退,他認出了這是一條蛟,那頭頂的兩個鼓包說明了此蛟非比尋常,已有化龍跡象。

    云浩在武堂曾聞,世間有異蛇遇龍門而過可化龍,龍有蛇身、鹿角、鳳足等等特征,與眼前之物極其相似。

    “此蛟魔氣凌然想必是一頭魔蛟,它身居這寒潭中,莫非...”云浩震驚之余不禁對寒潭產生了一絲探尋的欲望。

    ‘嗷’

    長吟聲再次傳來,魔蛟似化身神龍,九曲神軀凌空遨游,滔天威勢迎面撲來,云浩徒然后退冷汗直流,原來身前三尺位置堅硬的巖石已然化作粉末,若是晚一步只怕云浩就要飲恨當場。

    魔蛟一擊不中立刻神龍擺尾,烏黑發亮的鱗片稀稀拉拉分布在魔蛟身軀之上,隨著魔蛟尾巴擺動,反射出刺眼光芒,強大氣勁直指云浩,他握緊青天劍一股驚天劍意沖天而起,后退、舉劍,然后以力劈華山之勢朝飛速而來的‘龍尾’悍然劈下,一陣火花四濺,嗤啦聲響徹山林。

    ‘噗’

    云浩口吞鮮血,身體被高高拋起撞碎身后十幾棵參天古樹。

    魔蛟眼中的兇威被一絲戲謔之意取代,饒有興趣地打量著遠處倒地不起的云浩。

    痛,這是云浩的第一感覺,全身所有的部位都發出劇痛,僵硬的身體此刻似乎有破碎的可能。

    抹去嘴角鮮血,扶著青天劍他齜牙咧嘴的爬起,過了好一會,待身體劇痛減少云浩才慢慢走出那片被轟碎了的樹林。魔龍大感驚訝隨后好像發現了什么興奮的搖頭晃腦,隨后一道聲音把云浩嚇得不輕,“哈哈哈...人類小子你真是老天送來的寶貝啊。”

    云浩滿臉驚訝,他實在沒聽說過魔蛟可以口吐人言,但隨即看到的是魔蛟眼中的渴望,云浩心中有些發憷,“你居然可以說話?”

    魔蛟仰天長吟:“本尊的能耐豈是你一個凡人可以理解,不過你這具身體本尊吃定了,雖不知你是什么體制,可是卻引起了本尊的欲望,想來效果應該遠超寒潭。”

    云浩看向身后寒潭,略微沉吟道:“想吃我?你不是在做夢吧。”嘴上說的輕松但云浩內心早已陰沉到極致,一只能說話的魔蛟哪里是他可以應付的,更難以接受的是這只魔蛟似乎看重了自己的身體。

    ‘嗷...’

    魔蛟彎曲的身體俯沖而下,一張血盆大嘴朝著云浩咬去,魔蛟未至一股腥臭味就已經將云浩包圍,強忍著嘔吐感,云浩長劍猛然刺出三道劍影瞬間合而為一,魔蛟嘴巴一合間,嗤啦聲想起,青天劍被死死的咬住。

    云浩當機立斷松開青天劍,縱身一躍來到魔蛟巨大頭顱上,拳頭緊握凝聚全身修為朝魔蛟的眼睛轟然落下,緊接著一拳又一拳,魔蛟吃痛張嘴嚎叫,整個身體瘋狂翻涌,巨大力量將云浩甩出去,青天劍也隨著丟落一旁。

    云浩落地連忙撿起青天劍,迅速爆退和魔蛟拉開距離,一息之后魔蛟停止翻涌拳頭大小的眼睛散發猩紅光芒:“小子你徹底激怒本尊了,我要你死。”

    魔蛟身軀迎風而長,比之前更加龐大三分,天地轟鳴風云變色,宛若真龍般遨游天際,突然魔蛟來到云浩身前巨大的身軀猛然發力朝云浩抽去,速度之快宛若閃電,力量之大可裂山河,云浩匆忙間將青天劍橫于身前,不過一聲巨響云之后他再次肆虐身后的樹林。

    木屑飛揚間云浩身下的巖石出現了道道裂痕,可見魔蛟一擊力道之大,這一次云浩身前青衣被鮮血打濕了一大片,足足用了一刻鐘的時間才爬起來。

    魔氣滔天,龍威臨世,云浩心中升起了一股無力感,但下一瞬便化作了堅定,他不允許自己生出絲毫恐懼感,更不能允許自己不戰而逃。若是連一只魔蛟都無法戰勝,他還談什么打破命運桎梏,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修行之路呢。

    魔蛟全身有大半被漆黑的鱗片覆蓋,在半空中蜿蜒伸展宛若一尊遠古真龍,威臨天下,“很久沒有碰到這么有趣的人類了,不過本尊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吃掉你了,所以...”

    似有所感,云浩猛然間抬頭,只見一道凍結萬物的冰霜寒氣形成的氣柱正以恐怖的速度旋轉于魔蛟口中,冰霜巨柱一經出現凌寒之意轟然炸開,所有的植物瞬間化作冰雕,就連黑色巖石組成的大地同樣被白色冰霜覆蓋,這急速旋轉的冰霜巨柱此刻正以閃電般的速度射向云浩。

    說時遲,那時快,自冰霜巨柱出現到射向云浩僅僅只用了一剎那的時間。冰冷的寒意,死亡的威脅,瞬間碾壓過云浩的身軀,躲避已經來不及,唯有誓死抗爭到底,他拋開一切,在一聲高昂的劍吟中猛然越起,迎著冰霜巨柱猛地劈下,細數之下赫然有五道劍影先后落下最終卻在于冰霜巨柱接觸的一瞬間猛地重合。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