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二十章 進村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武堂山門外,一輛戰車被兩只異獸拉著緩緩而來,戰車無頂,由黑色金屬打造而成,散發幽暗寒光,兩只異獸形似猛虎全身布滿黑紅兩種顏色紋路,碗口大小的猩紅眼睛四處張望,被異獸看到的弟子都有一種毛骨悚然。

    云浩看了一眼異獸便不再關注,他此刻被這輛戰車吸引了,師從陳老云浩在鍛造方面有一定的眼界,這戰車鍛造技藝純屬一般,但所用材料十分特殊,散發幽幽寒意,且戰車上坑坑洼洼,更有刀劍砍伐的痕跡,歷經戰爭洗禮,浸泡無窮鮮血,一股肅殺之意伴隨著寒意,攝人心魄。

    奇連手中拿著一枚玉符,玉符十分古樸周圍散發微弱白光,他將玉符拿出在兩只異獸面前一晃,兩只異獸就變得狂暴起來,前蹄不停的在地面劃過,鼻中不時有白色霧氣噴出,一聲令下眾人迅速登上戰車,兩只異獸仰天怒號拉起戰車快速前進,不一會便消失在武堂山門外。

    戰車中云浩等人看著外面不斷后退的景物,震驚不已,戰車速度十分之快,不管是遇到大河還是山嶺,都是直接劃過,而車內卻不見絲毫顛簸。

    奇連環顧眾人微笑道:“各位師弟師妹是不是對我們所乘戰車十分好奇?”

    眾人朝奇連看去,其中小胖子徐飛拱手道:“還請師兄解惑。”

    奇連神色傲然道:“這戰車名為噬魔,為吞噬魔頭之意,戰車是由一種名為幽冥巖的材料鍛造而成,幽冥巖具有吞噬魂體的特性,就是一般的魔頭都能直接吞噬,這輛戰車少說也吞噬數百魔頭了。”

    眾人大驚,一時間心中了然,怪不得戰車給人一種幽深的寒意。

    奇連指著正在奔跑的兩只異獸道:“這兩只異獸堪比煉體后期修士,這樣的戰車在武堂也只有三輛而已,當然另外兩輛戰車就連我都沒見過,除非發生大規模的魔潮,才會動用。”

    奇連說罷,不禁朝云浩撇了一眼,略帶深意。

    戰車急速直線前行,不久之后來到一處破敗之地,這里沒有任何生命,充滿死寂,偶爾有一絲黑色霧氣散發冰冷之意。

    龍飛朝奇連拱手道:“師兄,這里曾經被魔頭肆虐過?”奇連臉色凝重說道:“的確,這里曾經出現過高等級魔頭,魔氣肆虐,數百里范圍內,生靈被侵蝕最后化作魔頭的養料,所幸霍山城前輩及時趕到將魔頭擊殺救下許多人,只可惜這里遺留的魔氣無法徹底驅逐,以至于這里變成了一處死地。”

    奇連說罷不由得看向云浩,一臉微笑再次說道:“據說云浩師弟是在魔潮中幸存下來的,不愧是武堂新弟子第一人啊,為兄佩服。”

    一句話眾人臉色各異,凌霜美目流轉間若有所思,小胖子依舊笑瞇瞇的姿態顯得沒心沒肺,應榮精致的小臉上充滿了驚訝,很認真的看了一眼云浩。

    而龍飛和胡天臉色越發難看,新人第一是他們心中的刺,云浩抬頭看向奇連在那清瘦的面龐上掛滿了笑容,充滿了善意和贊賞,十足的師兄做派。微微點頭算是應承,但心中卻滿是防備,奇連看似夸獎實則在為他招惹仇敵,這一點從龍飛和胡天二人的臉色就能看出。

    云浩很納悶,奇連他還是第一次見,為何充滿敵意呢,或者是多慮了?

    戰車快速前行不到一個時辰便來到一處樹林外,這時奇連帶領眾人走下戰車,他舉起手中玉符微微一晃,兩只異獸拉著戰車快速離開。

    奇連帶著眾人走進樹林并且輕聲道:“穿過樹林便是此次任務的目的地,那里存在一個魔頭首領,相當于煉體后期修士,各位不要覺得簡單,須知魔頭首領具備一定的智慧,在它的指揮下無數低等級魔頭將會變成一股恐怖的力量,一旦形成圍攻之勢,我們就算能夠完成任務也會付出極大代價,你們中損失任何一人都不是武堂愿意看到的,所以我們首先是要找到魔頭首領合力將其擊殺。”

    眾人不斷前進,陰森氣息逐漸濃厚,周圍樹木早已枯朽,偶爾能看到慘白的骸骨四處擺放,有動物的也有人類的,他們在逃跑過程中直接被魔氣侵蝕化作枯骨。

    奇連臉色也發生變化,顯然面對如此恐怖環境,他這個武堂內堂弟子也要慎重對待,除卻云浩以外,其他人皆是臉色慘白,顯然被眼前景象嚇到了。

    不一會眾人走出森林,來到一個破敗的村子前,從這里向前看去所有房屋都遭到破壞,幾乎找不到完好的,尸骨遍野,黑色魔氣不斷侵蝕這些尸體,當尸體化作白骨時魔氣就會繼續尋找下一具尸體,除了云浩和奇連其他五人臉色一陣發白,應榮甚至跑到眾人身后嘔吐不止。

    奇連見云浩坦然自若,不由得一陣驚訝,不過轉念一想就釋然了,龍飛強忍著嘔吐道:“這個村子中的人都死了?”

    凌霜冰冷道:“這些魔頭真該死。”

    奇連冷靜道:“這種悲慘的場面僅僅是開始,希望你們能夠早點適應,否則你們也會成為魔頭口中的食物。我們要抓緊時間了,不然后面還有更多的人要死于魔頭只手。”

    等到眾人稍微適應之后奇連開口道:“魔頭首領對修士的氣息十分敏感,接下來我們要分散開了,這樣可以減少魔頭首領的戒心,方便我們找到魔頭首領的位置。”

    龍飛問道:“師兄該如何分散呢?”

    其他人也同樣看著奇連,他們都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早已經六神無主。

    奇連道:“你們都是新人弟子中的強者不需要我多說,兩人一組各自組隊,我自己一組,我們分開尋找魔頭首領,一定要小心,盡量不要發生大規模戰斗,一面引起魔頭首領的注意和戒心,一個時辰之后不管結果如何都來到這里集合。”

    龍飛深呼吸讓自己盡量看起來坦然一些,然后朝凌霜走去道:“凌霜我們一組吧。”

    迎接龍飛的卻是一聲冷哼,看來凌霜這位冰山美女對龍飛依舊心懷記恨。小胖子圓嘟嘟的身體晃悠悠來到應榮身邊嘿嘿一笑,出奇的是應榮也是報之以微笑顯然想要和小胖子組隊,下胖子趾高氣揚的朝龍飛揚起下巴。龍飛本就鐵青的臉色突然出現一絲潮紅,顯然被氣得不輕。

    奇連冷聲道:“各位時間緊迫,快點組隊。”

    凌霜看都沒看龍飛一眼徑自走向云浩,那意思不言而喻,云浩哭笑不得,但沒有拒絕,美女相約哪有拒絕的道理。龍飛恨恨的看了一眼云浩走向胡天,六人組隊完畢,奇連一聲令下眾人快速朝村子里走去...

    當云浩眾人離開武堂時,歸沙幫大殿中無良軍師朝沙海作揖一拜道:“啟稟幫主,奇連不負所托取得任務,如今帶領云浩等于已經離開武堂。”

    沙海一聽頓時哈哈大笑,走下臺階來到無良身邊大聲道:“軍師不愧是軍師,如此一來云浩必死無疑,死于魔頭之手,妙、妙啊。哈哈哈...”

    春風樓后院云裳有些心不在焉,自從來到霍山城姐弟倆還未曾分開過,今日云浩執行任務少則三五天多則十天半月,她十分擔心,卻又無可奈可。突然秀兒用手戳了一下云裳,她猛然抬頭看到花姐已經走到近前,頓時手足無措十分緊張。

    花姐那張被胭脂水粉包圍的臉蛋突然如盛開的花朵一般笑的十分燦爛,隨后花姐盡量將聲音控制在溫柔的范疇之中說道:“云裳呀,趕緊隨我來有人要見你。”說罷便拉起云裳的小手那感情一個字‘深’。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中,還未回神的云裳被拉走了。

    隨著花姐一路走向春風樓頂層,來到一間閣樓外,花姐笑瞇瞇道:“進去吧。”

    云裳此刻有些驚恐,在春風樓做工的這些日子里她知道這里的姐姐們都在做些什么事情,“花姐...我只是一個下人,做些低賤活計,如何能進得這里,我們還是走吧。”花姐一聽臉色突然一變,就要大聲呵斥卻又想到某些事情,立刻換臉再次笑瞇瞇道:“云裳呀,你想到哪里去了,要見你的可是一位大人物,不是你想的那般。”

    花姐一副你不進去我就不走的姿態,使得云裳有些猶豫,最后她咬牙身處小手,宛若打開地獄之門般,慢慢推開華麗精致的木門,可是腳下卻如同生根一般就是不動。

    “小丫頭進來吧。”房中一道聲音傳來,悠遠清脆,宛若九天神音。云裳渾身一震,有些迷茫隨即整個身體忍不住顫抖,這個聲音她永遠都不會忘記,哪怕歲月也不能將其磨滅,早已融入血液刻進靈魂。

    云裳低著頭小心翼翼的走進房中,整個身體依舊顫抖,此時花姐已經把門關上,她很驚訝為何這位大人物會見一個丫鬟,隨后猛然驚醒暗罵自己想了不該想的事情,扭動著極盡豐滿的腰身快速離開.

    武堂后山一座精致的閣樓中洛神盤膝而坐,她周身彌漫銀色神光,這神光隨著洛神奇異的呼吸而涌動宛若活物,神光冰冷,整個閣樓如九幽極寒之地,這種寒意不同于凌霜的寒冰武意,不同于寒冬臘月的天寒地凍,它似乎能令天地蒙霜,歲月停滯。

    許久之后洛神停止修煉,開瞌間青色神芒一閃而逝風華絕代宛若謫仙,她美目朝著門外看去,彤云正小跑而來,不禁莞爾一笑道:“彤兒你都是內堂弟子了還真莽撞,也不怕被人家笑話。”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