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十二章 廢!東方吟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東方吟道:“給你出手的機會。”譏諷之意毫不掩飾。

    云浩停下后退的腳步,眉頭緊皺,似在猶豫,最后銀牙一咬,朝東方吟走去,每一步宛若丈量般整齊,似有萬鈞之力落下。

    東方吟沒有發,現臺下弟子也沒有人發現,唯獨劉師長似乎看出些端倪,轉瞬間又搖頭否定,似乎覺得有些天方夜譚了,東方師長眼中笑意更濃,他覺得云浩在找死。

    最后一步落下云浩借助前進的沖擊力猛的揮出一拳,拳勁浩大帶起一陣呼嘯聲,在東方吟看來這不外乎是小孩子的把戲,輕飄飄的一掌從側面打擊云浩的手腕,云浩這一拳落空甚至身體差點被帶偏了。

    東方云平靜道:“跪下向我道歉,饒你不死。”云浩的實力在他看來不值一提,甚至讓他有些索然無味,暗道自己居然和這么一個廢物大動干戈。大部分觀戰的弟子也有同感,覺得沒啥意思了。

    云浩猛然抬頭嘴角張開,漏出潔白的牙齒笑道:“你確定?”

    話音一落他雙腿發力,整個身體猛地竄出,再次朝東方吟襲來,東方吟伸手如同拍打蒼蠅輕輕一撩,欲阻擋,可是這一次卻沒有出現第一次的情景,他的手仿佛撩在了一塊巨石之上,反震之力夾雜這一絲說不清的力道,使得他的右手以來時兩倍的速度被震退。

    東方吟大驚,隨即了然,明白前面一擊是云浩在示弱,這才是他真正的實力。這些就夠了嗎,還差的遠,東方吟左手成拳倉促應對,縱然如此他覺得足以擊退云浩這出其不意的一擊。

    結局如同注定一般,沒有絲毫差錯,東方吟蔑視的看向眼前黝黑少年,想從他眼中看出驚慌和不可思議,你如此費盡心機步步布局的一擊卻被我輕而易舉的擋下,真想知道此刻你內心的想法。然,東方吟看到的卻是一雙沉靜如幽潭深水的雙眸,不由得一股怒氣油然而生,然而接下來云浩左手呈掌悍然落下,與此同時雙腿若游龍直擊東方吟下盤,一時間東方吟有些手忙腳亂。

    趁你病要你命,云浩拳掌不斷,直到最后身體躍起三尺之高一腳踢在東方吟胸膛,這一番交鋒方才告一段落,云浩輕輕落在擂臺上臉色潮紅,靜靜看著三丈外一臉狼狽的東方吟輕聲道:“不過如此。”

    東方吟臉色難看,冷哼一聲眼中寒芒乍現,不見有絲毫言語,快步襲來,一道火紅色光芒宛若流星劃過天際,一股燥熱感充斥整個擂臺。

    云浩臉色凝重,他最怕的就是即將化作真氣的武意,他不知道‘道決’演化的奇異氣息能否磨滅這武意,不容他多想東方吟已經來到身前,云浩同樣出拳二者相交不斷纏斗,火熱的烈焰武意不斷侵蝕云浩身體,如果說凌霜的寒冰武意是凜冬嚴寒,那么東方吟的烈焰武意就是地獄巖漿,前者會阻礙修士的行動,后者卻是要命的。

    云浩不敢怠慢運轉‘道決’體內產生奇異氣息,不斷磨滅烈焰武意,使得他心中大喜。于此同時手腳上更加賣力,自小天生神力同樣是煉體中期修為,在力量方面絕對超越東方吟,越打云浩越舒坦,而東方吟卻發現不對勁了,纏斗至今眼前少年居然沒有一點力竭的樣子,自己的烈焰武意似乎成了擺設。不行,這小子十分怪異,不能留手了不然陰溝翻船啊。

    東方吟一拳打出借著反震之力后退三步,突然他身體周圍爆發出一股強悍的力道,炙熱的武意把擂臺周圍的空氣都渲染成紅色,只見他雙手有規律的舞動,直到右手變得赤紅無比,一時間身體周圍的空氣竟然發生了扭曲,溫度達到一定程度才會出現這般景象,赤紅的手掌以摧古拉朽之勢朝云浩落下。

    一陣熱浪襲來,云浩全身寒毛炸起,東方吟這一掌給他帶來了極大震撼。東方吟離煉體后期真氣外放之境只差一步之遙,也許今日之戰之后,武堂內堂將會再添一名弟子。

    云浩臉色凝重,直接演練起‘道決’一時間擂臺下眾人一頓錯愕,心道,這云浩腦子有毛病?都這時候了居然演練起這雞肋功法。

    一股無形的波動將云浩包圍,他萬念成空,心中再無他物,忘記了決斗忘記了即將落下的烈焰掌,直到赤紅的手掌即將落下時,一只充滿玄奧氣息的拳頭,宛若神來之筆,恰巧與赤紅色烈焰掌猛烈撞擊到一起,持續了一息左右,云浩便感到有一股極其炙熱的力量朝他襲來,好在大部分都被‘道決’磨滅,剩下他尚能承受。

    與此同時云浩眼前的東方吟徹底懵住,他覺得自己全力一掌就像打在一塊棉花上,絲毫不見受力,反而對面那只黝黑的拳頭似乎擁有莫大偉力,硬生生將他的掌力抵擋,這還不算完,云浩幾乎免疫東方吟的武意,趁著他被擊退的一瞬間,云浩猛然沖上去,追上東方吟雙拳不停揮出,第一拳東方吟被擊飛離開地面三尺之多,而后就變成了了云浩的空中靶子,不知道十幾拳還是幾十拳,直到東方吟口吐鮮血時,云浩才停下來。

    東方吟倒在地上不停吐血,慢慢抬起頭毒怨道:“我要你死。”

    云浩不禁嘴角一抽,輕聲道:“東方師兄,你認輸嗎?”

    東方吟不禁大笑不止,似乎觸及傷勢大笑聲戛然而止,“云浩難道你覺得你還能活下去嗎?”

    云浩默默低頭有些頹廢,似乎東方吟的狠話讓他恐懼,低著頭來到東方吟面前,就那樣看著他,一絲譏諷的笑意在他黝黑的小臉上展現,若是以前村子里的人見到云浩這般模樣就會知道這是他屠殺野獸時的表情。

    東方吟有些摸不到頭腦,他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些事情,這些事情讓他本能的覺得很重要,剛要繼續往深處想時云浩嘴角上揚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他凝聚周圍所有‘道決’氣息,以及全身力氣,抬起右腳朝著東方吟小腹位置狠狠踹下去。

    隱約中有破碎的聲音傳來,緊接著東方吟凄厲的慘叫聲傳遍演武場,說來話長其實從云浩出手到東方吟慘叫不過瞬間。

    眾人被慘叫聲驚醒,東方師長首先來到東方吟身旁,一只手搭在他的手臂上查探傷勢,一息兩息三息,在這三息的時間里,東方師長臉色先是疑惑再道震驚最后怒火滔天。

    “你竟然廢了東方吟?”東方師長含怒大吼,所有人都震撼無比,很難接受這個事實,一度公認的廢物法決,居然越階戰勝對手這太難以置信了。

    東方師長猛然起身大袖一揮,一道火紅真氣直取云浩首級,云浩的身體猛地顫抖,那是對死亡的本能表現,眼前這一道真氣宛若天威壓得他呼吸困難,脖子似乎有些麻木,那道真氣會順著麻木之地輕松的切掉他的頭顱。

    不甘心啊!為什么要對我出手,這是生死戰,師長就能無視規則嗎?若是我有力量一定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轉瞬間,怒意在心中回旋最終只能化作一聲嘆息,無法在這一道真氣下逃生,這就是真氣外放的威力嗎?

    諷刺的是在這即將死亡的瞬間,云浩居然有些明悟,可惜了,然而在下一瞬突然一道青色真氣越過云浩直接擋住了紅色真氣,兩道真氣在云浩面前發出霹靂般的響聲,接著消失無影。

    “東方師長這是要私自殺害我武堂天才弟子嗎?”一道身影迅速來到云浩身前,滿臉怒容。云浩只覺得這一次猶如地獄到天堂,恍若隔世。隨即滿腔怒火看向東方師長。

    東方師長臉色難看,他沒想到自己必殺一擊居然被劉師長輕松化解,看來劉師長早就做好營救的準備。

    東方師長暴怒道:“云浩此子心狠手辣,同為武堂弟子居然在對手以無再戰之力的情況出手廢去東方吟的修為,實乃大逆不道之人,理當嚴懲。”

    劉師長不禁翻了個白眼,譏諷道:“東方師長我與你皆為武堂師長,為眾弟子之表率,只是你今日做法和言辭卻讓我有些難堪啊。”

    劉師長看了一下周圍弟子突然大聲喝道:“你當這些年輕弟子是瞎子還是聾子?還是說你東方師長覺得自己有資格決定武堂任意弟子的生死?你侄子是什么貨色你不了解,欺負新弟子是理所當然,被人欺負了你這老的就上來說大逆不道,你當你是什么,是這天還是這地?”

    劉師長一直都是一副溫文爾雅的君子作風,這突然暴怒起來的樣子使得所有人有些驚愕不已,就連被罵的東方師長也有點懵,隨即東方師長惱羞成怒,大喝道:“我怎么做和你姓劉的有什么關系,我侄子被人廢了難道我不能報仇?”聽聞此言,劉師長出奇的沒有說話,好像被東方師長嚇住了,正當東方師長正要嘚瑟時,他發現自己錯了,臺下近百弟子轟然發出陣陣議論聲,原來劉師長不是不想說話,是有人幫他說了。

    “這樣的人也可以當師長?”

    “武堂什么時候變得如此黑暗了?”

    “這東方師長是東方吟的叔叔,他準備看自己侄子虐殺別人來著,結果陰溝翻船,只能不要臉的親自出手,若是東方師長也不行了,恐怕東方家族族長就該上了。”

    “這樣的人不配當武堂師長,滾出武堂。”

    ......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