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七章 小試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青衣中年人名為劉青山,是武堂七大師長之一,修為高深,他負責傳授功法。不參加小試的弟子退到邊緣后,擂臺下剩三十二人,一群少年少女,蓬勃朝氣,少年英姿煥發,器宇軒昂。少女亭亭玉立,柔情萬千。劉師長對臺下三十二人道:“你們中大多家世顯赫,富甲一方,有著高人一等的人生起點,甚至無需過多努力便可一生無憂。

    然而,是這里是武堂,這里不是給你們鍍金混日子的地方。在這里想要高人一等就必須拿出實力,外面的世界并非如你們所想的那樣美好,弱肉強食,爾虞我詐都是平常。你們此刻能有這么安逸的生活,那是因為有人在外給你們遮風擋雨。

    凡俗世界尚且如此,修行之路更加殘酷,那是一條充滿血雨腥風的無歸之路,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身死道消。”

    劉師長言辭溫和,卻讓所有人陷入沉默,似懂非懂若有所思,也許這些少年此刻還不能理解,但他們已經具備踏入修行之路的資格。

    劉師長微笑看著臺下眾人,他相信不久的將來這群少年少女,會深刻意識到修行的艱辛,也許會有人退縮。但他更加相信,會有更多的人將會披荊斬棘,破滅萬劫,走進更加廣闊的世界。

    稍微停頓后他繼續道:“認真對待每一次的小試,大試,從中找出自己的不足,強者之路需吾日三省吾身,切記切記!接下來抽簽比試。”

    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身著紅色錦衣,一臉傲氣走出,他手中抱著一個黑色木箱,在上方開了個洞,三十二人陸續抽簽,每個人手中都拿到一個黑色玉質的編號牌,牌子上有數字。

    劉師長轉身來到擂臺邊緣大聲道:“抽到數字一的兩位弟子上來。”話語落下兩個少年縱身一躍落到擂臺上,快速走到擂臺中央,朝劉師長拱手一拜。

    “開始吧。”

    兩個少年修為相當,皆全力出手,下一刻拳腳碰撞聲傳遍全場,煉體初期以修煉肉體為主,兩人所修功法皆為上品,肉身力量遠超常人,突然少年一時大意被對手找到機會,一拳打在胸口,后退三步,想要再上前卻有些力不從心,只能認輸作罷。

    劉師長宣布結果道:“劉云勝,勝利者去到擂臺左側,失敗者去到擂臺右側。”武堂比試采用的是淘汰挑戰規則,第一輪勝利者將會進行再次比試,直到產生前八強,失敗者可以挑戰前八強弟子,若是勝利將直接取代其名次,一般來說前八強幾乎沒有人會挑戰。八強將會繼續抽簽再次比試,確定名次。

    接下來抽到數字二的兩名弟子登上擂臺,煉體初期的弟子比試比較簡單,很快就能分出勝負。不出一個時辰已經有十八位弟子上臺比試了。

    與此同時,匠鋪今日沒有云浩拉風箱,可苦了這倆壯漢,這兩人名為大牛和土令,多日不曾拉風箱使得他倆有些吃力,這還沒兩個時辰,已經滿頭大汗,愁眉苦臉。

    云浩在的時候,爐火中的武器一個時辰就能溶解,而今天都快兩個時辰了倆大漢有些著急了,尷尬的同時更加佩服云浩。

    一旁的陳老眼睛瞇起開口道:“怎么,沒了小浩子,這鐵匠鋪就開不成了?”

    陳老此話一出,大牛和土令猛地打一個激靈,趕忙拼勁吃奶的力氣,爐中爐火逐漸旺盛,陳老露出一絲笑容,自顧自的研究圖案去了。

    大牛擦掉滿頭汗水輕聲道:“陳老,你說小浩子那身板怎么就有那么大的力氣呢,這不都吃一樣的飯嗎?”土令也眼巴巴的望著陳老。

    陳老收起手中的獸皮,看著兩個和壯漢滿頭大汗,輕笑道:“小浩子不是一般人,自然不是你倆這憨貨可比的。”一聲嘆息于鐵匠鋪中回蕩,沒有引起大牛二人的主意。

    因為他們被陳老身形吸引住了,陳老這是要親自動手了,只見他緩緩伸出雙手,握住一把巨錘猛把手,揚高過頭,猛地砸向被燒紅的武器胚胎,頓時火花四濺,巨響轟鳴。

    每當陳樓打鐵時,大牛和土令總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陳老看,他雖年邁,然數十斤的巨錘在他手中輕若鴻毛,更加讓他二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輪錘時的方法十分怪異,每一錘落下似乎有很多錘頭的殘影也一起落下,十分神奇。

    大牛土令二人鍛造一件武器往往需要幾天的時間,而陳老只需數個時辰便將武器胚胎鍛造好,質地上比二人的好很多。

    陳老一般不輕易出手,偶爾打造一些武器也存放到后院,從不出售,可今日這武器卻有些不同,因為這武器胚胎鍛造了半天,依舊放在爐火中。以他二人經驗來看,遠遠還沒有鍛造結束,這般情況讓他們十分驚訝。

    他們來到鐵匠鋪已有數年,打鐵的技術在霍山城小有名氣,鐵匠鋪賣出的武器幾乎都是出自他倆人之手,能讓陳老鍛造半天而沒結束的武器,他們倆這些年只見到過一次。

    大牛用肩膀碰了一下土令,輕聲道:“這武器不得了啊,上次那位貴人的武器也只用了一天不到的時間就鍛造完畢啊。”土令深有同感的點了下頭。

    ...

    春風樓后院,云裳今日洗衣服的速度明顯下降,其間花姐不止一次的催促云裳.用花姐的話來說,樓中貴人們不知何時就要換身衣服,若是沒有及時送上干凈衣物而被怪罪下來,那還了得,到時就不是一些銀錢可以解決的了。

    一個二十幾歲的姑娘,身形消瘦嘴角上有一顆大痣,見花姐扭動豐滿身形離開后,她四周張望一番,小聲道:“瞧她那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二八少女呢,每天呼來喝去的不嫌累嗎?”

    云裳連忙打斷少女,“秀兒姐就你話多,要是被花姐聽到肯定少不了一番責罵,花姐這人其實挺不錯了,再說了今天的確是我心不在焉,怎么能怪花姐呢。”

    名叫秀兒的姑娘和云裳很熟,輕聲問道:“云妹妹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這時周圍幾人也抬頭看來,同在春風樓做工,云裳人緣似乎不錯。

    她小聲道:“今天武堂小試,我擔心我弟弟啊。”

    此話一出眾人大驚,秀兒更是夸張的‘啊’了一聲,在霍山城能進武堂修煉的非富即貴,要么就是修煉天才,突然得知云裳這個和她們一起做工的貧窮少女有個弟弟在武堂修煉,讓她們如何不驚訝,甚至有些不相信。

    秀兒小聲道:“武堂修煉花費很大的,你弟弟真的在武堂修煉?”云裳輕聲應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揚。

    “云裳,你弟弟叫什么名字呀...”

    “云妹妹,你弟弟多大了呀,有婚配嗎?”

    “云妹妹...”

    ...

    武堂小試十六強已經進入到尾聲,云浩手持十五數字,靜靜站在擂臺上,他對面是一個身著錦衣的少年,看得出這個少年家世不一般,少年眼神中充滿鄙視,對云浩不屑一顧。

    少年修煉功法有些不同,還沒出手一股壓力就撲面而來,與此同時少年身體突然發力,似乎只跨出一步,就來到云浩身前,左手突然上挑,緊接著右手成拳,悍然打出,勢大力沉,瞬間發力,隱約間呼嘯聲陣陣。少年出手迅速果決,兇猛狠辣,還有偷襲嫌疑,看其臉色似乎與云浩有深仇大恨。

    云浩在少年蓄勢待發時就已經有所準備,他沒有選擇躲避或是抵擋,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出拳。

    ‘道決’沒有絲毫攻擊力,但是他煉體中期的修為卻有碾壓對面少年的資格,隨著咔嚓一聲,對面少年前進的身體驟然停下,以至于蓄勢待發的右手還沒來得及打出,就已經悍然倒地,慘叫聲不絕于耳,少年右手捏著拉慫著的左手,明顯骨頭斷了。

    只用一拳就將對手擊敗,云浩此舉使得周圍很多人不禁發出驚呼,擂臺邊緣,劉師長眼皮一跳,微笑點頭,十分贊賞。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云浩可以碾壓對手。

    三十二人中有一少年劍眉星目,氣質不凡,此刻他眼睛微瞇,盯著云浩若有所思。有一個少女神色冷冽,容顏絕美,身邊的人對她有些懼怕,離得很遠。在云浩出拳時,少女平靜的眼眸中一抹亮光閃過。

    外圍東方吟臉色驟然陰沉下來,“沒想到這小子還有些能耐,生死戰上定要他好看。”

    擂臺上少年慢慢爬起,不甘心的走下擂臺,眼神中充滿毒怨。云浩眼神凌冽,他豈能不知這少年為何出手如此狠辣,不經意間朝東方吟看去,一絲嘲笑在嘴角掛起。

    走到擂臺左側靜立,云浩眼睛微微瞇起,再次演練‘道決’昨天在鐵匠鋪中突破煉體中期時他對‘道決’生出一種特殊的感覺,公認的雞肋功法似乎有些特殊。

    比賽繼續進行,十六強再次抽簽爭奪前八強,毫無懸念云浩再次勝利,其中有兩人讓云浩驚訝。一少年一招敗敵,風輕云淡,不帶一絲煙火,引得圍觀之人一片喝彩。還有一個少女,臉色冷冽不茍言笑,她修煉的功法似乎屬于寒屬性,出手時寒氣彌漫,對手還沒接近便被寒氣所傷,十分厲害。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