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永恒神城 > 章節目錄 第一卷 初入霍山 第二章 天靈脈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崔城主等人離開了,此地再次被黑霧彌漫,魔潮離去,但漫天魔氣依舊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消散,三個大漢中的一人看著少年輕聲道,“浩子,叔帶你回家。”說罷大漢就要抱起少年,突然一直眼神呆滯的少女上前推開了大漢,這時大漢才注意到這個一直跟著他們的少女。

    少女小臉臟兮兮,有淤青,有傷痕,瘦小身體似乎一陣風就能把她吹走,另外一個婦人看著少女說道:“小丫頭,我記得上次是小浩把你從怪物手中救下的吧,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們同樣也舍不得小浩啊,可是仙人已經說了,救不了小浩,我們把小浩帶回家吧。”

    少女緩緩抬頭,那雙沒有焦距的雙眼微微有些閃動,輕聲道:“我會把他帶回去的...”簡單的幾個字,卻帶著無與倫比的堅定,使得眾人心中泛起波瀾。

    一位大漢眼中充滿不忍輕聲對其他四人說道:“就讓這女娃陪陪小浩吧,我們趕緊回去,等候仙人安排。”幾人慢慢回去,此地只有呆滯少女和小浩。

    少女蹲下,那呆滯的雙眼直直盯著少年,直到少女身后出現腳步聲,少女猛然回頭,呆滯的雙眼沖充滿狠厲和堅定。宛如一只蒼鷹誓死要保護自己的孩子,當看到來人是憐愛姑娘時,少女的雙眼再次恢復到呆滯模樣。

    少女的眼神使得憐愛姑娘芳心一顫,這位貌美如花的‘仙人’被眼前少女深深震撼了。她不知道什么力量才能使得這般弱小身軀爆發如此意志。

    憐愛姑娘展顏一笑說道:“小姑娘,可否容我查探一下小浩的情況?”少女自從剛才爆發強大意志之后又恢復到呆滯狀態,憐愛姑娘的話對她沒有絲毫作用,她似乎也不準備回答,依舊看著少年。

    憐愛姑娘沒有絲毫不快,再次開口說道:“普通人被魔頭侵蝕一天之內必死無疑,可是小浩應該不是普通人,也許...”憐愛姑娘的話尚未說完,小姑娘便猛然間抬起頭,那呆滯的眼神有些異樣,一道似野獸般的聲音自少女喉嚨中發出,“你能救他嗎?”

    這一刻憐愛姑娘分明從那野獸般的聲音中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哀傷,憐愛姑娘無法想象她歷經了什么,才會有如此聲音,更無法想象,少女對眼前的少年到底產生了多么深的執念。

    憐愛姑娘身體和心靈都在發出同一個訊號,那就是答應少女救下少年,這樣的事情幾乎不可能出現在一個修士身上,而如今卻實實在在的出現了。

    憐愛姑娘艱難的開口道:“我且一式!現在先帶小浩離開這里。”憐愛姑娘深處纖纖玉手想要抱起小浩,可是少女拒絕了,她很吃力的將小浩抱起,步履蹣跚的跟著憐愛姑娘。

    當三人來到憐愛姑娘暫時居住地時,少女身體顫抖不已,喘著粗氣,可她還是穩穩的抱著少年,似乎她懷中抱著的是不是一個人,而是整個世界。

    憐愛姑娘的居所乃是一間破茅屋,里面只有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再無他物。示意少女將小浩放放到地下,憐愛姑娘細細打量小浩,在剛見到小浩時,憐愛姑娘以及眾多修士都用神識查探過,小浩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縱然有許多令人驚訝的情況,但如同崔城主所言,在魔氣的侵蝕下,小浩體內的一切已經無法查探了。

    憐愛姑娘修為高深,她十分確定小浩已經藥石無醫,當聽說小浩在魔氣侵蝕下堅持了半月有余,這使得她十分驚奇,而后了解了小浩的過望,又讓她備受感動。這兩點使得憐愛姑娘有一股想要救小浩的沖動。

    茅屋中少女靜靜的站在一旁,她靜若處子,紋絲不動,似乎只要眼前少年能夠活下去,她可以站在那里直到天荒地老。憐愛姑娘秀美絕俗的面容難得變得嚴肅起來,她緩緩伸出玉手,其上突然冒出一團粉色氣體,粉色氣體宛若活物于手指間來回穿梭。

    在少女驚訝的眼神中,這團粉色氣體瞬間沒入小浩的身體,憐愛姑娘閉上雙眸,盤膝而坐,她的神識隨著粉色氣體進入小浩身體中。

    每個人體內都有無數經脈,修士可以通過修煉壯大經脈,然后產生真氣,從而擁有強大力量。每個人的經脈都存在差異,有的人天生適合修煉,所以經脈極其堅韌寬闊,有的人經脈脆弱狹窄,不適合修煉。但不管存在多少差異,總體來說還是大相徑庭的。

    憐愛姑娘神識發現小浩的身體魔氣侵蝕,經脈寸斷,整個身體早已破敗不堪,雖然早已知道是這個結果,但她依舊無比失落,如此少年就此逝去,實在是讓人惋惜。

    憐愛姑娘千嬌百媚,貌美如花,但她的性格卻是執著堅定。也許是性格使然,憐愛姑娘心生不甘,再神識即將退出小浩身體時,她破開一股包裹經脈的魔氣,她想要知道小浩為什么能在魔氣的侵蝕下堅持半月有余,縱使因此受傷她也無悔。

    這一看使得憐愛姑娘心神巨震,差點叫出聲來,當魔氣被破去,一節破碎的經脈碎片展露在憐愛姑娘的腦海中,宛若羊脂美玉般的經脈碎片,沒有了魔氣的束縛,此刻正散發瑩瑩寶光,這光芒包圍憐愛姑娘的神識,使得她有種回歸母體的溫暖與安心。

    憐愛姑娘震驚到無以復加,“這就是他在魔氣侵蝕下堅持半月有余的原因嗎,這就是他以凡人之軀卻可傷魔頭的原因嗎”,一連兩個疑問,在憐愛姑娘心頭環繞。

    “就算是傳說中的地靈脈也無法做到這些啊。”憐愛姑娘的心有些凌亂,這一刻她不知是該歡喜還是悲哀,歡喜的是她居然見到了超越地靈脈的存在,也許就是那傳說中的天靈脈。而悲哀的是,這無上靈脈將于今日,在她面前消逝。

    這世間可以修行的凡靈脈者為數不少,中品凡靈脈者就少見很多,而上品凡靈脈者少之又少,至于地靈脈者,據憐愛姑娘所知,整個霍山區域,鳳毛麟角,每一位地靈脈這只要不夭折,最終都會成為一方巨擘的存在,中品地靈脈者和上品地靈脈者,她未曾見過,至于天靈脈者,萬載歲月以來從未有記載過,有異人曾說天靈乃是宿命者,帶有莫大因果。

    宿命者,和莫大因果指的是什么,憐愛姑娘絲毫不知,但是這因果二字對于修士來說分量之重,遠超一切。

    于此同時,于魔潮中幸存之人,正在接受羅首領的安排,分批有序的撤離這片區域,臨走前大漢去尋找小浩,欲將他帶回,可是卻發現小浩和少女早已不在,頓時小浩村中之人不斷尋找,他們請求羅首領幫助,羅首領勉強答應,只是最后卻不了了之,村中之人縱然焦急,卻也無法。

    修士性情淡漠,莫說是一個將死之人,就算是一個活人,霍山城的修士也不會去花費精力去尋找。修行一道,危難重重,稍有不慎就會魂飛魄散,在這種環境下,大部分修士都變得謹慎,自私自利,往往為求一絲修為上的提升而不擇手段。在大部分修士眼中,他人的生命無比廉價,更遑論是一介凡人。

    但是也有那么一部分修士,始終秉持懲惡揚善,劫富濟貧的俠義之道,總之,修行修的是心,行的是道,不同的理念誕生不同的道。

    且說憐愛姑娘此刻正糾結無比,若是換做崔城主洛家主甚至是今天在場的任何一位修士都不會如同憐愛姑娘這般糾結,因為憐愛姑娘所修煉的功法乃是‘情欲寶典’,一部偏向魔道的功法,可以對魔氣加以引導并且破開,換句話說今日在場修士,若有人可以救小浩,那么只能是憐愛姑娘,其他人的真氣與魔氣相斥,一旦強行破開魔氣,將會產生巨大破壞力,絕非此刻小浩的身體可以承受。

    當然了憐愛姑娘修行偏向魔功的功法,并不等于她是魔頭,魔功也是一種修行法門,修煉出的真氣屬性不同而已,而魔頭其實是一種邪惡的生靈,不同于魔修。

    看著眼前奄奄一息的小浩,憐愛姑娘覺得這似乎就是一場宿命的遇見,“有可能是天靈脈的擁有者,被魔頭侵蝕,經脈破碎,遇見了會魔功的我,這難道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定數!”許久之后憐愛姑娘輕聲一嘆:不管了我還是問下姐姐吧。

    憐愛姑娘雙手不停的在太陽穴上打轉,展現她此刻的郁悶與糾結,也許連他自己都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當她確定自己可以救小浩之后,她的心境前所未有的平靜,至于說糾結郁悶,這可以理解成說服她自己救小浩的理由吧,畢竟小浩若真是天靈脈的擁有者,憐愛姑娘此番施救將會結下一番不知好壞的天大因果。

    憐愛姑娘收回神識,一團粉色真氣飛入她的手心,消失不見,她張開雙眼看著少女呆滯的雙眼,輕聲一嘆道:“你先出去吧,小浩死不了。”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