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妖帝寵妻:呆萌仙子很囂張 > 章節目錄 第078章 完美之人惜不愛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洛小妖靜了靜,灼熱的眼神一下子定在夜暝痕的臉上。

    她道:“暝痕哥哥,你終是要娶妻生子的,小妖想不出來在這妖界之中,除了我還有誰能與你登對。你從前也一直說只是把我當作妹妹對待,可是那時候我知道是因為我還小。現在妹妹長大了呀,長大不的妹妹,不就可以同暝痕哥哥成婚了嗎?

    還是小妖何時惹暝痕哥哥不開心了?或是小妖哪里做錯了,你直接說便好,為何要對我說出這番話。每次小妖只能自己瞎猜,你不說出來,我又怎會知曉我哪里錯了。瞑痕哥哥,你可知每一次這樣,便會讓小妖很傷心許久。”

    “小妖,你莫要氣惱,你先坐會兒。我替你罵他一頓,若你還不解氣,我便親自用冬月藤打他一頓,可好?”

    貍妃不好說什么,只好合計著先將洛小妖支開,然后說教夜暝痕一頓,畢竟他最聽她的話。

    再者,洛小妖是個好女子,更重要的是她很喜歡夜瞑痕,這是她最明顯的弱點。

    “母妃,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樣!此事今日我定要解釋清楚。”夜暝痕丟下一句話,拉著洛小妖的手腕道:“跟我出來。”

    貍妃面如苦瓜,只能眼睜睜看著到口的黃金兒媳,就要被那個不近女色的蠢兒子弄飛了。

    夜暝痕拉著洛小妖來到花園,又將下人遣退,醞釀了一會兒,才道:“小妖,你哪里都沒錯,只是我對你沒有男女之情的那種喜歡。說白了,便是我心里沒有你,你不是我的心上人,可知?”

    洛小妖當場石化。

    腦袋嗡嗡作響,只能裝進一句話:你沒錯,只是我心里沒你。

    她摸摸頭發,發現頭發未亂,又理理衣袖,發現衣袖也沒什么好理的。

    只好雙手疊在一起道:“我不信!在三元河,是你將我背回來的;是你護著我。兒時,我們去暗夜神君那里學法術,我們不也是坐在一起的嗎?若是你不喜歡我的話,你為何會對我如此好,為何會愿意同我在一起?”

    “小妖,那些我都只是將你當作妹妹而已。換句話說,若是換成了別人,我也會這樣對她。從前你還小,我便當你不懂事。只想著有朝一日,你能遇到你的如意郎君,那你便會分辨何為兄妹,何又為伴侶。現在看來,倒是我的錯,我應該早些便拒絕你,好讓你斷了念想。”

    “不會!這怎么會是換一個人都能做的呢?”洛小妖見夜暝痕靠著院中的石桌子,眼睛看著西巷,根本沒在看自己。一股沖勁忽然竄頭,她跑過去踮著腳,笨拙地吻夜暝痕的唇。

    恰好一片樹葉落下,夜暝痕偏了下頭,洛小妖親在了他的嘴角上。

    溫潤的唇貼住冰冷的唇角,夜暝痕如遭電擊般推開洛小妖,大吼道:“你知不知你在做甚?”

    “我知道!暝痕哥哥,這種事情只能小妖陪你做,別人都不可以,我不同意!誰要這般對你,我一定要死無葬身之地!”洛小妖的金環鈴感到洛小妖的怒氣,中她的手中飛出,往一個遠處的丫鬟打過去。

    夜暝痕眸色一冷,劍從袖中飛出,與洛小妖的金環鈴相撞,發出一道刺眼的電火花。

    “你鬧夠了沒!男歡女愛之事,豈是容你這般胡鬧?洛小妖,我說的已很是清楚,再多說也是這幾句,你能聽便聽,不能聽也不能怪我了。

    我常年不在妖界,多謝你照顧母妃的日子,母妃那邊我會同她解釋。此外,你若是無事,那便莫要往這里來了。”

    “暝痕哥哥,你可是還喜歡藍暖玉那個天界女子?”洛小妖的眼淚一滴滴落下問道:“你們不能……”

    “小妖,即使沒有她,我對你從未有過男女之情。”夜暝痕道:“此事終究是我對不起你,辜負了你的一片癡心。”

    洛小妖的臉上沒有過多的失望,也沒有特別的憤怒,她深吸了吸鼻子,抬手將臉抹干凈道:“好,我懂了。”

    洛小妖跑出宮殿,每一步有些跌跌撞撞,卻不讓自己有半分的失態。夜暝痕見她的樣子有些擔心,卻還是止住了腳步,沖遠處的一個女子勾勾手道:“跟著洛小主,確定她平安回宮再回來。”

    女子跟了出去,恰好貍妃向他走了過來。夜暝痕嘆氣,看來少不了挨頓罵。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夜暝痕笑道:“母妃,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痕兒!”貍妃跳過去按住夜暝痕的肩膀道:“連我都要躲著?你可真是膽子越來越大,我還管不了你了是吧?”

    “母妃這是說的哪里話,不敢不敢。”

    貍妃叉腰道:“我告訴你,哪怕你老到掉牙,只要我在一日,我都是能訓你的。”

    “是是是,母妃說的是。”夜暝痕無奈嘆氣:“母妃說什么便是什么,母妃讓兒臣往東,兒臣絕不往西;母妃要兒臣做什么,兒臣都聽母妃的。”

    他的一整套說辭不帶一點停頓,說的天花亂墜,心里卻暗暗道:‘聽母妃的倒是可以聽母妃的,不過做什么還是我自己拿主意。’

    “你也莫要糊弄我。我問你,你同小妖說什么了,把人家氣成那個樣子。眼睛那么紅,怕是哭過一陣了。你說說你一個大男人的,人家小妖是哪里對你不好。啊?你把人家欺負成那樣子,上次我便沒好好教訓你,你是看人家小妖好欺負是吧?”

    “母妃!娘親!我說多少次,我同洛小妖根本就沒有男女之情,你為何還是一點都不聽我的。若是我上次說完,你沒好說歹說地讓人去請她,便沒有這么多事情。”夜暝痕道:“此次讓她一次打消念頭,你可莫要多事。”

    “我怎會是多事?你看看你在妖界這個樣子,誰家的姑娘愿意進門?也就小妖那個傻孩子,鐵了心的要跟你在一起,你便知足些吧。為何就是不愿意同她在一起?”

    夜瞑痕反駁道:“母妃,我娶她!然后同你一樣嗎?”

    “你……你說什么!”貍妃一巴掌甩在夜瞑痕的臉上,打得他的頭扭到一邊。“你說的是什么混賬話!”

    “難道不是嗎!母妃,你可是忘記當初外面是如何說我們的,是如何說你的,他們說你用盡手斷爬上妖帝的龍床……”

    ‘啪!’貍妃又甩了夜瞑痕一記耳光。“閉嘴!”

    夜瞑痕吼道:“母妃,兒臣實在是不想同你一般,被人戳了脊梁骨!我此生只想遇一人無悔,白首不相離。不怕孤生死,只恐身困寺。”

    “行了,莫要再說。我管不了你,你走吧。”貍妃按著被夜瞑痕氣的波濤起伏的胸口道:“走吧走吧。”

    “母妃,我定會給你一個交待。”夜瞑痕跪下對著貍妃行了叩首禮。

    起身時,貍妃還是拉住他,最后問了一遍:“小妖她……真的不可以?”

    “是!”夜瞑痕堅定地答道。

    “痕兒,你可是同小妖說的那般,心里有了別的女子?”

    “沒。”夜瞑痕感覺眼前晃過藍暖玉的樣子,他眨眨眼,那幻影又不見。

    “你是我兒,你在想什么,我豈會不知。只是母妃畢竟是你親娘,若是我都不為你鋪鋪路,還能指望誰幫你一把。”貍妃道:“你的皇哥們,他們的母妃出生高貴,可是你不同,母妃有愧于你,只想能多幫你一點兒,便是一點兒。”

    “母妃,以后的事情兒臣自有打算,路總是人走出來的,不是么?”夜瞑痕攬住貍妃的肩膀道:“有一人還在等我,我今日便要走。”

    “哎,多留一日也不成?”貍妃問道:“痕兒大了,做事也要有分寸。”

    “母妃,你之后身體可還好?”夜瞑痕拿出一個海螺道:“這是人界的東西,往里面吹氣,便會聽見汪洋的聲音。兒臣做了些改動,我將樂音混在里面,母妃若是日后睡不著,便讓蘿姑施下一道擴音術,曲子便能通過這個縫隙發出聲來。”

    “甚好。痕兒,有心了。”貍妃一手接過海螺,另一手想要摸摸夜瞑痕的頭,發現有些吃力,便收回手道:“那時你才這么高一點兒,你那小腦袋瓜是真的好摸。如今一晃你長這么大,連母妃都夠不著你的頭了。”

    “母妃只要想摸,兒臣便隨時讓母妃摸。”夜瞑痕蹲下身子,道:“這樣,尚可。”

    “嘿嘿,這點倒是一點未變,總是懂得如何討娘的歡心。”貍妃摸摸夜瞑痕的耳朵道:“去吧,莫要讓人家久等。”

    “母妃……”‘下次我想把人帶來。’夜瞑痕說到一半,后面的話往肚子里咽下。有關藍暖玉的事情,自己總是有點失控。

    貍妃看著他不自然的表情問道:“痕兒怎么了?你可是有話要說?”

    “無事。”夜瞑痕搖頭,“那我便走了。若是妖界有何事,也無需再讓洛小妖來找我,你用傳音術,或是影蝶皆可。”

    貍妃道:“去吧,母妃不是勉強你便是。”

    夜瞑痕對這話也是半信半疑,指不定他一走,至多再過上幾日,她又去洛小妖賞花賞舞。但愿洛小妖這次能夠清醒些,打消對自己那些不切實際的念想。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