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妖帝寵妻:呆萌仙子很囂張 > 章節目錄 第046章 妖尊盛會的結果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夜暝痕拉起洛小妖,俯身躲過紅光,紅光掃過的地方一片黑煙。燒黑的沙石聚集成百丈高的巨獸,巨獸仰天長嘯,發出驚天駭人的嘶吼,朝著夜暝痕和洛小妖直撞而來。

    巨獸的影子在洛小妖的眼里放大:“暝痕哥哥!救我!”

    “嘶啦——”兩人只聽見一聲刺耳的聲音,那巨獸竟停住腳步未再向前。

    “暝痕哥哥,它……”洛小妖驚得說不出話,可就在一瞬間,‘高山’上的紅光再次掃在巨獸身上,巨獸眼睛一亮,勢必要將夜暝痕撲倒在地上。

    夜暝痕一個翻滾,將手中的長劍插丨進巨獸的胸口,一手握住劍柄,整個人被巨獸扯到高空。他剛要準備再給巨獸一擊,誰知那插著劍的胸口竟自己裂開。劍從巨獸身體里被‘吐出’,夜暝痕重重摔在地上。

    巨獸的胸口將劍吐出后,有聚在一起,一點傷痕也沒有。

    他心道:此物竟然和魏城密道的那個水球如此相似,砍不壞且傷不著,可那水球當時有烈火相阻,這巨獸能被什么阻擋呢?

    “暝痕哥哥,小心!”洛小妖施展出十二分的功力,將金環鈴對著巨獸拋出去。

    巨獸的大鼻孔噴出不少細碎的沙灰,它怒氣沖天地看向那個打自己的金環鈴,卻在下一刻兩眼放光。

    “呃……”洛小妖都已經做好被它塞牙縫的準備,可是那巨獸竟沖金環鈴跑過去,把金環鈴用嘴拾起,丟到了洛小妖面前,嘴里發出一聲:“嗯~~”的哼唧聲。

    洛小妖眨著眼睛,慢慢伸手去拿金環鈴,巨獸也不惱怒,還用前爪又把鈴往前推了推。她拿起金環鈴搖搖,上面的鈴鐺發出一陣清脆的聲音。她道:“你……你喜歡這個聲音?”

    “吼!!!”巨獸不會說話,只能發出吼叫,期間還翹起前腿轉了個圈,那樣子與龐大的身軀甚是不符。

    巨獸張開大口沖洛小妖口噴出無處煙沙,看起開毫無殺傷力,像是在……撒嬌。

    夜暝痕見巨獸沒有進攻的意思,詫異過一瞬,他眼睛掃過那座山,只見那山的紅光再次散射過來。他忽想到每當紅光掃過巨獸,巨獸便會攻擊他們。

    “難道是因為紅光。”夜暝痕冷眸一驚,施法越到那座山前面,沖那兩只眼睛劈砍過去。

    “哐當!”

    夜暝痕的配劍同紅光相撞在一起,發出玄鐵碰撞的聲音。原來不是山,到底是個甚么東西?夜暝痕再也來不及思考這個問題,反正那兩只‘紅眼睛’控制著巨獸,得想辦法把它的‘眼睛’戳瞎。

    “暝痕哥哥,它過來了。”夜暝痕心道一聲不好,自己只注意到處理山石,卻不曾想到那眼睛不僅可以‘斗雞眼’,竟還能‘外斜視’。

    光無孔不入,要說是能把光抵擋住,只怕是異想天開,夜暝痕手中拿著劍,看那紅光距離巨獸越來越近。

    突然,一顆金光斑從夜暝痕的臉上溜走,刺痛他的眼睛,一轉即逝。

    “還可以這樣。”夜暝痕嘴角往上一揚,翻身一躍奪走洛小妖手上金環鈴的一個鈴鐺。“小妖,引著它。”

    “啊?噢。”洛小妖只得繼續對巨獸搖晃金環鈴,待巨獸有些生氣,她便把金環鈴扔出去,巨獸就像一只犬一般沖過去接。

    金環鈴上的鈴鐺可大可小,還可以施展禁錮術。當然夜暝痕可不會傻到想要禁錮住一束光,他將金環鈴拿在手中,待紅光刺到巨獸之前,把鈴鐺打出去。

    不出所料,紅光照向鈴鐺,光線被反射在山崖之上爆裂開來。頓時飛煙四起,通紅的火焰映紅整個黑暗。

    那座山緩緩下落,最后沙面如履平地,哪還有什么巨獸、什么高山,就像是從未出現過一樣。

    “暝痕哥哥。”洛小妖撐起身子,剛剛站起身子,整個人便向夜暝痕倒下去。

    “小妖?”夜暝痕摸摸洛小妖的脖子處,那印記又深了些。

    夜暝痕只得將自己的妖氣再次往洛小妖體內傳送,他收起法術時,洛小妖色氣已恢復不少,可還是昏迷不醒的樣子。“哎,小妖?小妖,醒醒。”

    洛小妖應該是嚇著了吧,畢竟她從未遇到過這種事。夜暝痕看看周圍,盡管已經到了重悵夜,可這種地方能早一些出去,就早一些出去,實在是不宜久留。

    夜瞑痕拉過洛小妖的手臂,將她背到后背上,卻沒注意背上的某人賊兮兮笑了。

    后面的路,夜瞑痕和洛小妖走得很是順暢,只是路太長,差不多走了一整夜。

    出三元河時,他們二人發現外面已有一群妖在等候,刀疤臉用一種很是怪異的眼神看著夜暝痕,其他的妖也是,那種眼神里有不屑和諷刺。

    “九弟,我們已等候多時了。”夜幽魂走到夜暝痕前面,眼睛不經意瞟過他背上的洛小妖。他問道:“后面可還有人?”

    “我們走散了。”夜暝痕回答道:“此處就三人。”他將綠豆鳥放在地上,小綠豆鳥落地變回之前的女子模樣。

    “九弟,小妖她畢竟為女子,你們這樣恐怕是不太好。”夜幽魂對著刺暉做了個動作,后者便從身上取出一瓶藥丸,正要把瓶子放到洛小妖鼻子前時,洛小妖驀然睜開眼,從夜暝痕的背上竄下來。

    夜暝痕甩甩手,裝作手麻的樣子道:“醒了?”

    “嗯,走吧。”洛小妖自然而然地無視夜幽魂,都怪這個討厭的家伙。若不是他,她便可以理所應當地讓夜暝痕背回宮中。

    不過生氣歸生氣,洛小妖還有一個更大的缺點,那便是好奇心特重。昨日的重悵夜,他們又是遇到巨獸又是紅眼高山的,怎么看起來夜幽魂那黨人,一點風塵仆仆的樣子都沒有。

    夜幽魂笑問道:“九弟,你們昨日似乎不太安穩。”

    夜瞑痕回答道:“還行,遇到一只喜歡金環鈴的大犬罷了。”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臉,看不出昨日的兇吉。

    洛小妖可不一樣,她沖到夜幽魂的前面,仰頭問道:“你們沒有遇到何怪事?”

    刀疤臉插嘴道:“未曾,昨日同你們分開之后一路順暢,連坑都不曾遇到半個。若之前我們自己進來,恐怕妖風也不會遇到。”

    “你是個什么東西?”洛小妖舉著金環鈴給刀疤臉一擊,“本小主同三妖王說話,你也敢插嘴?我不打死你。”

    “小妖,你同一只街妖如此計較作甚?打他,還不臟了你的手。”夜幽魂拉住洛小妖的手腕說道:“刺暉。”

    “嗯。”刺暉點頭把那刀疤臉按在地上,手中拿出一把彎刀。

    “我只是說說。”洛小妖連連擺手:“我并非要他性命。”

    一顆飛石打向刺暉握著彎刀的手,刺暉眉頭一緊抽回手。飛石打在刀疤臉的腿上,褲腿上出現一塊墨藍色,想來那刀疤臉的腿,就在飛石落腿時,廢了。

    死后余生的小妖抬起頭,只見枯塵王手中拿著一張獸皮,站在高高的斷蜿崖之上。

    枯塵王一身黑色衣袍,頭戴著一個猙獰的面具,烏黑深邃的眼眸散發著寒霜。聲音從他的喉嚨發出,眾妖嚇得跪倒成一片,他道:“你們以為你們在同何人說話?”

    “饒命,枯塵王饒命,九妖王饒命。”刀疤臉按著自己的腿,爬前幾步道:“賤妖知錯。”

    “拖下去。”枯塵王看都不曾看刀疤臉一眼,對身邊一人做了個手勢。

    一道寒光閃過,刀疤臉被吸了內丹,變成一只翻了肚皮的魷魚。

    小妖們現在連呼吸都不敢用力,只有洛小妖打算要上前同枯塵王理論一番,被夜瞑痕拉到了身后。

    枯塵王冷道:“其余人可還有何事?”

    “……”眾妖不敢答。

    “三元河之擂,排名已做了變更。第一位,九皇子夜幽魂;第二位,五皇子夜勝鯪;……第七十九位……第八十位……第九十八位……”

    洛小妖豎著耳朵聽,久久未聽到夜瞑痕的名字,她開始不安起來。“瞑痕哥哥,昨日我們遇到那么多東西,他們一路無阻,本就不公平。”

    “噓,不會。”夜瞑痕似乎并不關心的樣子。

    洛小妖都快急得沖上去搶那張獸皮了,才聽到一個聲音淡淡道:“第九十九位,夜瞑痕。”

    “呼……總算在百名以內。”洛小妖舒一口氣道:“好歹你和貍妃娘娘是不會有事了。”

    枯塵王的眼睛掃過地下站著的小妖道:“你們在三元河已呆五日,該受罰的妖已經在里面,走吧。”

    “什么!?”

    “怎可能!?”

    “不是一夜嗎!?”

    眾妖差點暈死過去,三元河可真是個邪門的地方。

    “妖尊盛會已結束,妖尊乃是九妖王夜幽魂。封賞大典在明日舉行,勿要缺席。”枯塵王說完,將手中的獸皮朝底下一扔,離開了斷蜿崖。

    “瞑痕哥哥,我不懂,這明明……”洛小妖懵,眾妖也懵,可沒人敢問,夜幽魂是不屑問。

    夜瞑痕同夜幽魂和別的妖王一一作禮,帶著洛小妖往韶流宮趕。妖尊盛會已過,可是韶流宮的事情可還沒完,也不知他的母妃可有醒來了。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