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超強瓷婚:超拽新妻來入局 > 章節目錄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查到線索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得知了費洛澤在尋找湯婉瑩的消息,費子沅立刻就去了費洛澤面前。

    看著費洛澤的樣子,她微微有些心疼。

    費子沅安慰的道:“小叔,你別這樣,小嬸兒一定會找到的。”

    等到時候找到了綁走她小嬸的人,她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那個人,讓她知道,費家是他們惹不起的一個大家族。

    尤其是她之前那個整天笑嘻嘻的小叔現在臉上一點兒笑意都沒有,她心情也不好了。

    她要的是之前那個活潑的像個孩子一樣的小叔,而不是眼前這個周身散發著黑氣的小叔,她都有些害怕了。

    看到來人,費洛澤直接道:“出去,我現在沒心思陪你玩兒。”

    他現在在整理底下人查出來的資料,現在知道了湯婉瑩去了一個商場,他現在只知道那個商場的地址,具體湯婉瑩去了哪兒,還沒有查出來。

    這些天以來,他整個人都頹廢了不少。

    之前有費家的存在,他從來都沒有覺得他能力低下,可這一次他算是看出來了,他的能力到底有多么的差。

    已經過去這么久了,他還是半點兒消息都不知道,別說找出湯婉瑩現在在哪兒,湯婉瑩之前都去過哪些地方,他現在還不清楚。

    費子沅認真的道:“我不是來玩兒的,我這兒有小嬸兒的消息。”

    她之前出門的時候,看到過湯婉瑩,知道她去了哪兒。

    這應該是重要的線索,她知道湯婉瑩失蹤后,就立刻過來找費洛澤了。

    費洛澤聽到這句話,才正眼看費子沅,他緊緊的拉著費子沅的胳膊,生怕她帶著這個消息逃走一樣,“快說。”

    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個人說見過湯婉瑩了,他自然是不能放手的。

    更何況,這么重要的線索,他還是很在乎的。

    費子沅高聲道:“小叔,我胳膊好疼啊。”

    她曾經想過費洛澤聽懂這個消息的時候,表情一定和平常不一樣。

    她想過小叔喜極而泣,直接抱著她哭出來,也想過小叔很淡定,但是立刻去核實消息。

    可她從來沒想過現在這種情況,她感覺費洛澤捏著她胳膊的手,像是帶了一個一直在縮小的鐵環手鐲一樣,很緊很疼。

    若是早知道最后受苦的人卻是她自己,她一定不會什么都不準備就直接過來的,最起碼多套幾件衣服,或者離費洛澤遠一點兒。

    費洛澤想到了他的力氣,立刻道歉,“對不起,是我不好。”

    剛剛得知湯婉瑩的事情,他自然是有點兒激動的,一激動,力氣就沒有辦法控制好了。

    可他還是有紳士風度的,更何況,眼前之人是自家侄女,他立刻松開了費子沅的手腕兒。

    看到松開手后,留下的幾圈手環,他更加內疚了。

    費子沅立刻道:“沒事兒,這可是小叔第一次送我手環。”她想起了她來這里目的,“我之前出門的時候,好像看到小嬸兒了。”

    真是的,若不是因為她小叔對她有偏見,他們現在說不定已經在去找小嬸兒

    的路上了。

    若不是小叔對她有偏見,怎么在剛剛看到她就直接讓她出去。

    費洛澤那這車鑰匙,立刻準備出門,“在什么地方,快帶我去看看。”

    別問他之前超速加闖了好多次紅燈,為什么還能開車,規矩是給那種沒有錢的人制定的。

    費子沅回憶著道:“在商場,我看到小嬸兒進了一家店,專門賣嬰兒衣服的。”

    她雖然不知道湯婉瑩為什么去商場的時候不帶著她小叔,但湯婉瑩這個人她是不會看錯的。

    當時雖然離得比較遠,但他可以肯定,她看到的人一定是湯婉瑩。

    聽到嬰兒店,費洛澤自責的道:“都是我的錯,那個店的名字呢?”

    若是他更重視湯婉瑩一點兒,就能知道她想孩子了,才回去賣嬰兒服裝的店里面的。

    費子沅仔細回想了片刻,小聲的道:“我不記得了,但是我去的話,一定會認出是哪家店的。”

    大體位置她還是記得的,就是有點兒不記得店名了,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畢竟只要她去了就能記起來。

    費洛澤道:“那我們去看看。”

    他直接開著車,讓費子沅指路。

    費子沅心中覺得,若不是她還有導航這個功能,恐怕她的小叔已經把她扔下車了。

    只要一想到這種可能,費子沅立刻盡職盡責的發揮著她的作用。

    到了之后,費子沅直接走向一家服裝店,若是湯婉瑩在的話,一定知道費子沅他們走進去的,就是她去的第一家賣嬰兒服裝的店。

    他們進去之后,立刻就詢問了店里服務員記不記得湯婉瑩。

    服務員緊張的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詢問這個人?”

    費洛澤低聲道:“我們是她的家人,兩天前她出門之后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你若是知道什么消息,可以告訴我嗎?”

    他知道現在得知湯婉瑩的消息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會不會有人罵他是負心漢,過了這么久才來找人,這件事已經不重要了。

    更何況,的確是他錯了。

    服務員在費洛澤低沉的嗓音中冷靜了下來,“我對這個客人還是有點兒印象的,她剛開始來的時候,表情很開心,可看了一會兒衣服之后,有神情沮喪的離開了。”

    她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種客人,對湯婉瑩的印象自然是很深刻的了。

    在湯婉瑩剛進來的時候,她還以為是一個大方的客人,因為湯婉瑩看了很多衣服,可沒想到不知道怎么會事兒,她突然心情不好直接走人了。

    這種情況,她自然是記憶尤深的,尤其是在眼前之人拿出湯婉瑩照片的時候,她立刻就想起了當天的事情。

    費洛澤接著問道:“你知道她之后去了什么地方嗎?”

    服務員指了另外一家買嬰兒服裝的店,他們就直接過去了。

    去了之后,得到的答案和這間店相差無幾,接下來,他們有詢問了湯婉瑩之后去的地方,毫無疑問,又是一家服裝店,專門賣嬰兒服裝的。

    (本章完)

    超強瓷婚:超拽新妻來入局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