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超強瓷婚:超拽新妻來入局 > 章節目錄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我是你最不能得罪的人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宋如意,這話我是聽過最難聽的笑話!”費以南英氣的臉一點點的逼近,突然又開口:“可是我很生氣,所以我需要補償。”

    宋如意還沒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就感覺到費以南溫熱的呼吸落在了她的臉上,隨之而來的是一個強勢無法阻攔的親吻。

    雖然這不是他們的第一個吻,但是依舊讓宋如意相當的惱火。可是她越是用力去掙扎,費以南控制的力度也越來越大。

    她是一個女孩在費以南面前怎么可能是對手,宋如意很快就放棄了掙扎,被吻的七葷八素,整個臉也慢慢通紅起來。

    宋如意的身材偏瘦,整個人被費以南包裹起來。根本無法動彈,又氣又羞眼淚都快要落了下來。

    “怎么樣,還伶牙俐齒?”費以南眉開眼笑的微微松開宋如意問道。

    宋如意整個臉已經通紅,她雖然很生氣,但是說話明顯收斂了很多。現在的費以南在她心里就是一個瘋子!

    “費以南,這里是公共場合有攝像頭的,我要是再這樣我就告你騷擾下屬!”

    費以南聽了,嗤之以鼻的笑了起來。空蕩蕩的房間里聽的尤為響亮,宋如意撇過自己的臉躲避著費以南溫熱的呼吸。

    “宋如意,你那么聰明,怎么會一遍又一遍的說愚蠢的話,你覺得會有人相信我會做這樣的事情。”

    在外界看來幾乎是完美的費以南,喜歡他的女孩與日俱增。又怎么會有人相信會做出這種事情。宋如意吃癟,又找不出反駁的話,所以氣鼓鼓的不說話。

    “而且就只是拍攝這么一點有些微不足道了,你要是真想告成,我需要來點更猛的。”費以南說著就湊到宋如意的脖子前。

    宋如意急了,抬起腳猛的用力踩到費以南的皮鞋上。高跟鞋的受力點痛的費以南臉色大變。宋如意趁機推開了他。

    “費以南,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種不要臉的女人,收起你的白日夢!你現在這樣只會讓我越來越討厭你!”

    費以南何曾吃過虧,他再一次的將宋如意抵在自己的懷抱中,目光如炬的盯著她,似要把她看穿。

    曖昧的氣氛在狹小的空間里慢慢的升溫,費以南鼻尖不停地聞到宋如意身上淡淡的香味。他一向自詡自控能力很強,卻在宋如意面前通通失效。

    “費以南!”

    宋如意羞的用手奮力去推,卻直接栽進了費以南的懷抱里。慌忙的抬頭離開卻被一個力道擒住了下巴,隨之而來又是一個兇猛的親吻。

    這個吻從狂暴的侵略慢慢的溫柔起來,費以南很有耐心的撩撥著宋如意,直到她全身無力才戀戀不舍的結束了這個吻。

    宋如意還在調整呼吸,費以南又將到了一樓的電梯重新按到二十層。

    “你為什么非要針對我!”

    “在你看來這是針對!宋如意我真懷疑你是不是智障!”費以南氣的吼道。

    頭一次一個女人把別人的親吻以為是針對!費以南除了氣憤更多的是無語。

    “費以南,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放過我。”

    電梯的燈亮的刺眼,費以南低著頭哼道:“宋如意,要不是你把文件給了別人,我又怎么會名譽受損。要是我孤獨一輩子,你和你妹妹休想得到幸福!”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整個公司有多少漂亮女的想嫁給你,費總要是愿意明天就可以結婚,一天換一個都不成問題!”宋如意據理力爭,說的頭頭是道。

    費以南聽她這么夸贊自己,心里雖然開心。但是眼神還是嚴肅的滲人。

    “宋如意,我看的起來像是那么隨便的人嗎?”

    “我不喜歡你!你為什么非要強求!”宋如意瞪圓了眼珠,她明明氣的渾身發抖,卻還是在極力的克制自己。

    費以南脫掉外衣遞給她,宋如意手推一下保持距離。

    “費以南,你總是拿可愛來威脅我。這就是你的追求人的方式嗎!”宋如意越說越氣,多日來心里的苦悶積在這一瞬間爆發了出來!

    費以南心疼宋如意,可是更心疼宋如意所說的話。他測對著不在正視她的眼睛。

    “宋如意我是一個商人,只要目的達到了,其他的都可以直接忽略掉。”

    “哪怕我不愛你,你也非要強求!”

    費以南自尊心受到嚴重的打擊,他反身隱忍的望著她,一字一句的質問:“宋如意,你敢說你從來沒有對我心動過!”

    宋如意話到嘴邊卻怎么也說不出來,連她自己都驚慌起來。這一刻的遲疑讓費以南會心一笑。

    “宋如意,你騙不了你自己!”

    “胡說八道,我只是不想回答你這么幼稚的問題!”宋如意心虛,說話的聲音變得格外大。她望見電梯到達了自己的樓層數,立刻按了開關,門一開又沖了出去。

    這幾個動作一氣呵成,宋如意卻緊張到不行。費以南只是看著宋如意,不在選擇強求。他挺立著身姿站在電梯里,直到門漸漸地合上。

    宋如意許久沒有反應過來,她站在電梯的位置直到電梯下到了一樓,她才轉身回家,剛關門才發覺自己的手心全是細汗。

    宋如意還在換鞋,客廳里的宋可愛就沖了出去。她手插著細腰,狐疑的來回盯著宋如意看。

    宋如意實在太累,又知道可愛想問什么。實話實話肯定是不可能了的!

    “你和費以南是怎么回事,難不成真的像姥姥說的那樣你們在交往!”

    自從看見那些黑料,宋可愛對費以南的印象差到了極致。可想而知今晚在自己家里看見,心里是何等的驚訝和憤怒!

    “那些資料還是你給我看的,姐姐你是不是瞞著我什么!”宋可愛說到后來嗓門也越來越大。

    “你小聲一點,姥姥才剛剛睡下。”宋如意趕緊捂住了宋可愛的嘴,小聲的說道:“去我房間再問行不行?”

    宋可愛眨了眨眼睛,倆姐妹又雙雙走進了房間。宋如意走的時候忘記關窗,到了深夜整個屋子里跟外面一樣的寒冷。

    宋可愛穿著睡衣,趕緊掀開被子往床上躺。宋如意先關了窗,又打開了空調才終于靠著寫字桌坐了下來。

    “其實我已經回費氏上班了。”宋如意先開了口,她本來就想找個時間告訴可愛。如今這個時機最巧也最差。

    “因為費以南,你喜歡他?”

    宋如意猛的搖頭,認真的回答:“不,他是一個非常討厭的人,我怎么可能會喜歡他!”

    “不是就不是,你那么激動干什么?”宋可愛一臉不相信的說道,在她印象里宋如意一直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這也是相當的反常。

    宋如意轉過身,打開電腦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看什么。她在最快的速度里調整好心態,鎮定的說道:“還不是因為你問的實在太搞笑了嗎?我和費以南怎么可能會在一起,你還不相信我。”

    宋可愛半信半疑,他們姐妹之間一直很信任,但是這一次實在是太反常了。

    “就算是你的老板,那為什么會親自送你回來,還對姥姥那么熱情!難道他們公司的女同事都受到過這樣的待遇嗎?!”

    “我不是去醫院看沈煉,他跟沈煉有業務上的合作。天晚了就順道帶我回來僅此而已。”宋如意停頓了一下,接著編:“到家了有個文件他要看,我就讓他進來。姥姥那是誤會了,費以南也不好板著臉,你沒看見他很少說話。”

    宋可愛搖了搖頭,表示:“我沒覺得他少說話了,他興奮的很啊!”

    “那是因為他這個可惡,就是因為知道那樣你肯定會生氣,然后造成我們姐妹之間的矛盾!”宋如意隨口而出,就怕宋可愛還不相信自己。

    “我就知道是這樣!那個費以南就是一個渣男,姐姐明明最清楚怎么會上了他的當!”宋可愛興奮的滔滔不絕。

    宋如意懸在嗓子眼的心這才慢慢的落了地,好在她平日里很少對可愛說謊,所以可愛還是比較相信自己的。

    “不行,讓你在他手底下做事我不放心。”宋可愛坐直了身子,回想道:“我就說你最近總是天天加班,原來都是費以南搞得鬼,他實在是可惡了!我們還是辭職不干了!”

    宋如意愣住了。離開費氏她現在真的還不想。她不敢亂說話免得可愛起疑,想了想才說道:“我已經跟公司簽了五年的合同,要是辭職的話違約金太多了。可愛你放心吧,全公司那么多人,他一個總裁那里有時間來對付我。”

    宋如意說這句話的時候,心里那叫一個苦啊!當初她進公司的時候就是有這樣的想法,所以現在才會這么難以接受現實。

    宋可愛想了想,也覺得宋如意說的在理,不過還是有些擔心。

    “我看那個費以南對姐姐你有所圖,真是讓人不放心!”

    宋如意聽著可愛的關心,這么多天只有自己的妹妹問過自己,讓她的心里變得暖暖的。

    “你放心,我沒那么傻,也不是好欺負的!”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