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嫻在路上 > 正文卷 第90章 你是我的遠方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錢小嫻捫心自問,

    他真的是她愛情的男主角嗎?

    錢小嫻閉著眼睛,她睡不著,她也不想睡,她想好好感受這突然而來的美好,可是,不久,這種美好還是開始動蕩起來,她突然想起高母的那些話,想起周晗,周晗的父親,高鑒的父親……

    “周晗真的會放棄你嗎?”錢小嫻話一出口,自己都覺得突兀,可是,她又找不到好的。

    “我們領證了,她只能放棄吧。”

    “你就那么討厭她嗎?”

    “也不是特別討厭。”

    “啊。”錢小嫻沒想到高鑒這樣回答,她明明聽過他對她喊討厭她啊。

    高鑒也看出錢小嫻的質疑,他很認真的說:“我是故意裝出討厭她的樣子,其實,周晗人也不壞。”

    “啊,為什么裝啊。”

    “因為不愛,甚至連喜歡都沒有。如果我不裝作討厭,她能死心嗎?”

    高鑒說這些的時候,表情凝重。

    “其實,有時候故意刁難,故意吼完之后,心里還是有負罪感的。”

    高鑒說著不好意思對錢小嫻笑笑說:“我是和她一起長大的。”

    周晗比高鑒小兩歲。

    小時候,他們兩家都住在爸爸單位的職工房里,都過著普通人的生活。

    高鑒的母親和周晗的母親都上班,高鑒和周晗在同一個幼兒園里。

    周晗的母親是醫院的護士,經常上夜班。

    她上夜班的那周只好把周晗送到高鑒家,高鑒的母親不止負責她吃喝,還要給她每天洗澡。

    那時候,家里沒有熱水器,洗澡要到澡堂來,高鑒的母親就帶著兩個孩子一起去。

    這樣習慣了,就是周晗母親上白班了,周末兩個大人也一起帶著孩子一起去澡堂洗澡。

    那是高鑒7歲多的時候,澡堂里有人開始埋怨她媽媽,這么大的男孩怎么能帶進女澡堂?

    可高母和周晗的媽媽覺得他還是個孩子,直到有一天洗澡的時候,周晗指著高鑒身上的胎記說:“阿姨,哥哥這還沒洗干凈。”

    說完,她又跑到高鑒的前面,歪著頭檢查還有那個地方沒洗干凈。

    高鑒那是一聲驚叫逃了出去,從哪兒以后他拒絕去澡堂,討厭周晗來他家里。

    周晗一如既往的來家里住,只是她粘著高鑒的父母,好像那是她的爸媽。

    高鑒也不理她,她也當他是空氣,有時候,憋不住她也過來招惹高鑒。

    夏天,天氣熱,高鑒在家里光著膀子,一看周晗姍姍而來,他立刻套上背心,周晗卻撇撇嘴說:“哥,別裝了,你身上的零件我都看膩了。”

    “不知道害羞。”

    “我又沒和別人說。”

    周晗聽了也不生氣,說完轉臉膩到高母旁邊,讓她給梳頭發。

    直到高鑒的高中事件發生之后,周晗突然不來家里了,不久高鑒也和母親出國了。

    周晗緊接著在大學里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大學畢業分手后,看到高鑒還單著。

    她對高鑒說,我和誰都沒感覺,我終于明白,原來我喜歡的,愛的是一直都是你。

    高鑒不喜歡她。

    周晗一直很優秀,從小到大,都是她父母的驕傲,也是父母打擊自己的標榜。

    因為,周晗每次考試后都會拿著成績單來炫耀,就是后來高鑒考大學前夕,數學也得過一次滿分,高母向周晗炫耀說,高鑒以前那是沒把心用在正經地方,你看看,他稍加努力,立刻了不得了,滿分啊,高鑒絕對是最聰明的。

    其實,孩子是自己的好,一點錯都沒有。

    周晗卻說:“美國的高中生哪能和中國學生比,我發幾套高考數學題讓他們刷刷,比比看誰才是真正的學霸。”

    說實話,高鑒不喜歡她的張狂自大。

    而且,長大后的周晗就像換了一個人,確切的說,是他父親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成為旭日圓副總之后,周晗儼然成了旭日圓公司高貴的公主,。

    那種盛氣凌人,就好像她就是旭日圓公司的女主人。

    周晗知道兩家的約定,雖然只是口頭約定,周晗確定實心實意的把自己當成高家的一員。

    不過,她再怎么高傲,在高鑒一家人面前絕對是一只溫順討人喜的小貓咪。

    高鑒見識了她的善變,他對她越加喜歡不起來。

    尤其,周晗過早學會了他父親成熟圓滑,再加上她絕頂的聰明,她為人處世左右逢圓,精明煉達的本領讓高鑒覺得,作為公司高管她稱職,可是娶回家那是萬萬不可以。

    周晗洞察人心的非凡本領,穿著羽絨服都擋不住她目光的銳利。

    高鑒覺得在她面前自己是透明的,他心里有一絲風吹草動都逃不掉她的眼睛,和她在一起何止一個累,那是簡直是可怕。

    小時候,周晗是他記憶中的洪水猛獸,長大了依然是。

    周晗小時候不怕他,可是長大后怕他。

    她的怕是,怕他不喜歡她,所以周晗和別人盛氣凌人,但是對高鑒卻是極力取悅,雖然她能力有限。

    好在,高鑒也從沒把她和外面那些主動撲過來女人劃到讓他討厭的圈子。

    他也知道別人的女人撲過來是有利可圖。

    周晗不一樣,周晗不光有利可圖,還有一份真感情。

    錢小嫻聽了高鑒的這番話,她的心里突然不安起來。

    她覺得高鑒的初戀對于他們根本不是什么阻礙,可是,周晗不一樣。

    錢小嫻雖然和高鑒接觸的并不多,但是她也算能看懂他,高鑒的善良,很難得,但也是他的軟肋。

    不過,高鑒說這些的時候,就像講別人的故事。

    說的無心,可是聽的有意。

    車內,英文歌曲的意境很美,可是錢小嫻的心千絲萬縷的。

    不久,高鑒覺得錢小嫻不對勁,他問:“怎么了?”

    錢小嫻答非所問:“周晗很漂亮的。”

    “我怎么沒覺得她漂亮。”

    “長的漂亮身材好氣質好。”

    “是嗎?我沒這感覺啊。”高鑒笑著說:“也許風景在遠方。”

    “啊?”錢小嫻愣愣了問了一句。

    “你才是我的遠方。”

    高鑒就像背臺詞一樣,說的冷靜得不能再冷靜。

    他雖然沒看錢小嫻,但錢小嫻卻看出他似乎努力忍住不適。

    她也不適應,所以只是敷衍的嗯了一聲。

    她承認,關鍵時刻,都是她把天聊死了,要么怎么辦呢?

    她總不能像電視劇里的對臺詞一樣肉麻兮兮地說:“你也是我的遠方。”

    那還了得嗎?

    是的,她覺得,現在,還不是說這話的時候。

    高鑒也習慣了錢小嫻,她總是在他點燃的時候,她熄火。

    他無所謂的望著前方,他覺得有些話自己說了就算完成任務了,他知道,錢小嫻的智商不是真低。

    妙書屋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