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卿本天命 > 正文卷 第137章 要給她點顏色看看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所以,奶媽你就放心吧,我不會放棄的,不管怎么樣我也要得到倭皇的寵愛,這一輩子,我一定要讓那個李晗知道害我的下場。”

    說到這里她低下頭看著奶媽,那張臉因為仇恨而顯得猙獰:“奶媽,你說我能得到倭皇的寵愛嗎?我能弄死那個李晗嗎?”

    “能的,公主,你一定能的。”奶媽握著徐淑怡的手,喜極而泣。

    只要有理想就是好事,不是么?

    好像聽到了徐淑怡的心事一般,晚上倭皇竟然又來了她這里。

    徐淑怡跪在地上迎接自己心心念念想要見到的人,卻不知道他是來找自己晦氣的還是會帶來好運。

    “起來吧。”

    倭皇看了一眼卑微地但是又好像已經下了某種決心的人道。

    徐淑怡連忙站了起來,跟著他一起往里面走去。

    院子里的奶媽丫頭們已經悄悄地不見了蹤影。

    倭皇直接走到床邊坐下,抬頭看了徐淑怡一眼:“怎么?茶都不給我喝一口嗎?”

    “啊?王上請稍等。”

    曾經雄心萬丈卻一再受挫的人兒早已經被這突然掉下來的幸福砸暈了頭,聽了倭皇的話后突然被驚醒了過來,連忙去倒了一杯茶到他手里:“王上,您請喝茶。”

    “嗯。”

    倭皇接過喝了一口又放下了:“他們就給你喝這樣的茶?”

    “是的,臣妾……這樣已經很知足了。”

    徐淑怡的眼里明明寫著滿腔委屈,卻擠出一個笑容說道。

    “哈哈,你這個不老實的家伙。”倭皇看著她的樣子,笑了。

    “什么?王上真的去了那個新來的那里?”

    霍夫人晚飯后精心打扮了一番,以為他今天晚上一定會來看自己,誰知道心腹卻來報告說王上剛剛往徐淑怡的西苑,頓時把她氣得不行,猛地把一個價值不菲的古董花瓶從桌子上掃到了地上,自言自語地說道:

    “難道是我今天把王上引去,王上看見她的樣子反而心動了?”

    “夫人,你是不是想多了?這個什么公主的哪里漂亮了?還及不上夫人你一成的漂亮,王上說不定就是氣不過夫人你被她害得扭了腳,特地去教訓她的呢。”

    小小依舊是沒把這個假公主放在眼里。

    “嗯——你說的也有可能,要不我們打發個人過去看看?”

    霍夫人在小小的安慰下沒有那么煩躁了,但還是有點不放心。

    她自從嫁過來倭國后就因為倭皇要依靠她們家的勢力,加上本身就長得艷麗,一開始就得到了倭皇的寵愛,所以根本就沒有受過什么委屈,現在見自己受傷了倭皇不來看她反而還去了別人那里,讓她怎么不生氣。

    “夫人放心,奴婢從聽說那個女人要來的時候就已經想辦法給她院子里放了一個人,現在只要把她叫來問一問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小小略有點得意地笑著說道,她這個舉動讓霍夫人真心稱贊了一番。

    小丫頭很快便被叫了過來,她跪在地上,把偷聽到的倭皇和徐淑怡說的話都一一說了出來。

    “這個賤人,她竟然真的敢引誘王上,看我不給她點顏色看看。”

    霍夫人一聽,馬上就站了起來要往西苑沖,但是還未等她有所動作,腳上的痛就讓她又不得不重新坐回了床上。

    “夫人,你怎么了?”

    小小和阿慧連忙撲過去看她的腳,聽到霍夫人說沒事了才又站起來。

    “公主,剛才王上對你……還好嗎?”

    倭皇離去后,奶媽和丫頭們都喜滋滋地進來侍候徐淑怡,沐浴過后便不敢再吵著她,讓她睡了。

    第二天起來奶媽一邊看著憐香給她梳頭,一邊有點猶豫地問道。

    “呵呵,有什么好不好的?后宮侍寢不就是那樣嗎?”

    也許是昨天的記憶不太愉快,徐淑怡面無表情地敷衍了奶媽一句,并不愿意多說,奶媽本也就是試探著問問,見她這樣便只好轉移話題不好再問了。

    屋子里靜了一下,徐淑怡卻又自己開口了:

    “奶媽,你說如果我能為王上生下個一男半女的,王上會不會就能對我信任一點了?”

    “公主……”

    奶媽一愣,想起昨天晚上倭皇離開之后內侍端過來的那一碗避子湯,說話的聲音都哽咽了。

    “奶媽,你也不要太難過了,總有一天我會讓王上愿意讓我為他誕下子嗣的。”

    徐淑怡臉上平靜無波地安慰著奶媽,又好像是在安慰自己,她握著一支玉簪子的手卻越握越緊,最后那支簪子竟然發出“啪”的一聲輕響,斷掉了。

    手心處傳來了一陣疼痛,但是徐淑怡卻好像絲毫未覺,依然把手握得緊緊的。

    “公主,公主你怎么了?”

    奶媽聽見簪子斷掉的聲音過來看了一眼,卻看見了從徐淑怡手里滴出來的鮮血,不由嚇得連聲問道。

    “我沒事,你不用太擔心,就這么點小傷過兩天就好了。”

    徐淑怡把手里的碎簪子丟在桌子上緩緩說道。

    “公主,還是包扎一下吧,要不然引了邪毒入體就不好了。”

    奶媽但心地說道,那語氣簡直就是在哀求她了。

    可是徐淑怡卻一點也不領情,不耐煩地站了起來:“行了行了,我都說了沒事了,你還要嘮叨到什么時候?”

    說完走了出去。

    奶媽被嚇了一跳再也說不出話來,呆了一呆又馬上跟了出去。

    現在不管再有什么活做不完她也不敢離開徐淑怡了,要是再出一件昨天那樣的事情來,那她還活不活了?

    憐香和惜玉看了外面一眼,本想也跟著出去,可是想到里面還有活沒有干完呢,便嘆了口氣又進去里面去了。

    中午的時候,西苑來了一個內侍,同時還帶來了好些丫頭嬤嬤和內侍什么的,把一個本來就不是很大的院子站得都差不多滿了。

    “這是?”

    和往常一樣坐在屋檐下發呆的徐淑怡見了這個陣仗心里“突”地跳了一下,站起來問道。

    “回徐夫人的話,這是王上命小的帶過來給夫人的,王上還說了,讓夫人看看院子里可還缺些什么也都一并告訴了老奴,老奴這就給夫人送過來。

    若是一下子想不起來也沒關系,等什么時候想起來了什么時候再說也好。”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