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迷蹤諜影 > 正文卷 第五百章 一日四殺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上海公濟醫院。

    “讓開,讓開!”

    兩個“巡捕”,押著一個受了傷的犯人急匆匆的沖了進來。

    巡捕在上海公共租界還是很有“地位”的,一般的市民看到他們避之唯恐不及。

    “先生,什么事?”

    一個護士趕緊迎了上來。

    “槍傷,趕緊治療。”

    “好的,先生,跟我到這里來。”

    護士不敢怠慢,趕緊帶著兩人來到了醫生辦公室。

    一進去,一個巡捕立刻關上了門,另一個巡捕迅速掏出了手槍。

    醫生和護士都被嚇壞了:“做,做什么?”

    “我們是工部局派來的。”

    “犯人”孟紹原面色嚴肅:“特別稽查處的。”

    醫生這才稍稍放心:“怎么了,我們什么也沒做啊。”

    “和你們沒有關系。”孟紹原讓自己的手下放下了槍:“有個叫高繼文的,在哪個病室?”

    說完,掏出了自己的“證件”扔給了醫生。

    醫生仔細看了一下證件,“康華營”探長,這才完全放心,恭敬的把證件還給了孟紹原:“康探長,請稍等,趕緊查一下。”

    “記得,不要驚動任何人。”孟紹原特別吩咐了一聲。

    “是,是。”

    護士出去,沒多少時候拿進了一份病人登記簿,在那仔細查了好一會:“沒有叫高繼文的啊。”

    孟紹原皺了一下眉頭:“前幾天有沒有一個受了槍傷的病人?”

    “有,有!”醫生立刻說道:“不過不叫高繼文,也不姓高,姓李,叫李乃文。”

    “就是他。”孟紹原問清了病房:“把你的衣服脫下來給我穿。”

    ……

    一間獨立的病房,在走廊的最盡頭。

    門口,站著兩個保鏢。

    當看到醫生和兩個巡捕過來,保鏢怔了一下:“做什么?”

    “靜安寺捕房的。”

    巡捕亮出證件。

    保鏢剛想接過證件,猛的,兩個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們。

    孟紹原沒有任何遲疑,迅速的推開了門。

    里面的病人聽到外面聲音,急急的正想下床,孟紹原的槍口已經對準了他:“高繼文!”

    “兄弟,有話好說。”高繼文面色慘白。

    “坐下,坐下。”

    孟紹原揮動著槍讓他重新坐回了病床上:“其實也沒什么大事,我的人,上次沒有殺了你,我是來幫他們完成任務的。”

    高繼文面色慘白。

    軍統的!他們是軍統的人!

    孟紹原還在那里笑著,然后,緩慢的掏出了一根鐵絲……

    ……

    西山會社。

    兩輛轎車停了下來。

    馬岱從轎車里走了出來,隨后,接過了一枝沖鋒槍:

    “三分鐘,格殺勿論!”

    八個特工,八枝沖鋒槍。

    街上的人,錯愕的看著這一幕。

    這里,是湯恩路,是日本僑民聚集點啊!

    八個特工,旋風一般的沖進了西山會社。

    片刻功夫,里面就傳出了激烈的槍聲……

    ……

    “野本隊長,還是沒有發現目標。”

    “耐心等待。”野本介之也有些焦慮:“我的線人給我提供的情報不會有錯,支那特務部門重要聯絡人,一定會從這里經過的。”

    “野本隊長,有車來了。”

    “進入伏擊位置!”

    野本介之看著一輛轎車迅速的朝著這里駛來,大吼一聲:“開火!”

    所有的武器同時開火。

    他看到駕駛員,打開車門翻滾而出。

    “沖,殺光所有的人!”

    野本介之第一個沖了出去!

    可就在這一瞬間,兩邊的樓房上,輕重火力同時發出嘶吼。

    緊接著,兩側的巷子里,又鉆出了大量的特工。

    子彈,旋風一般的掃向了四名日本特工。

    野本介之一直到死,都沒有明白這到底是怎么了。

    孔川博檢查了一下四具尸體,笑了笑:“有的時候內線提供的情報也不一定準確。”

    可惜,野本介之再也聽不到了……

    ……

    盧正方是大名鼎鼎的漢奸,也是有名的色中餓鬼。

    凡是他看中的女人,都一定要勾引到手才會罷休。

    上海第一家華人開辦的舞廳,大名鼎鼎的百樂門,是他只要一有空就一定會去的。

    在六個保鏢的陪同下,剛一進門,舞女“大班”華玉清立刻迎了上去:“哎喲喲,盧老板,儂昨天那哼沒來?”

    “昨天太忙。”

    盧正方掏出雪茄,一邊的保鏢立刻給他點上。

    這六個保鏢都是他專門聘請來的,每人一支駁殼槍,一把勃朗寧,個個身上矯健,槍法一流。

    他知道自己身為漢奸,軍統無時無刻不想取自己姓名,因此通過日本人的關系,花大價錢從東北請來的。

    其中還有兩個是日本人。

    軍統針對他一共有過兩次刺殺,但就是靠著這六個保鏢,盧正方每次都是安然脫險。這也就讓他更加的有恃無恐了。

    “盧老板,儂今天來的巧了,我們正好來了幾個新的舞女,儂啊要看看?”

    盧正方點了點頭。

    五個舞女被叫了過來,每人手里都拎著一只舞女的標準裝備精致漂亮的小包。

    盧正方一眼就看中了當中那個身材高挑,穿著紫色旗袍的年輕女人。

    盧正方也算是閱女無數,可只看了這個女人一眼,魂都被勾掉了。

    華玉清看的人多了,盧正方的這副表情怎么可能瞞得過她?

    立刻湊到盧正方的面前:“盧老板,儂真正好眼光,這個女人叫蓉蓉,是這批舞女里頂頂漂亮的一個,儂看看,身份好伐?她是蘇州來的,爸爸媽媽都被日本人殺踏了……”

    “胡說。”

    盧正方一瞪眼:“日本人是不會亂殺人的,一定是他們做了壞事了。”

    “是個,是個。”華玉清連聲說道:“盧老板,個么就她了?”

    盧正方點了點頭。

    “蓉蓉,快點過來。”

    華玉清把蓉蓉叫到了身邊:“儂陪盧老板好好個跳舞,盧老板一高興,儂以后就吃香的喝辣的了。”

    蓉蓉害羞的點了點頭。

    盧正方就喜歡這種才做舞女,看起來特別清純的。

    跳舞的人不算多,六個保鏢仔細檢查了一下,朝盧正方點了點頭。

    樂曲響起,走進舞廳。

    忽然,燈光一下熄滅。

    整個舞池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

    “保護盧老板!”

    樂隊那里,驟然點亮了幾枝電筒。

    “砰砰砰砰”。

    槍聲響起。

    舞池里一片尖叫。

    燈光重新亮起。

    那五個舞女,連同著華玉清,每個人手里都握著一把精巧的手槍。

    子彈威力不夠,倒在血泊里的幾個人并沒有死透。

    舞臺上,樂隊成員早就跳下,每個人身上又補了幾槍。

    蓉蓉的手里也握著一把手槍,盡管她是第一次殺人,可對著面前胸口流血,卻還站著不倒,怔怔看著自己的盧正方,輕輕的說了一句:

    “孟老板讓我轉告你,這就是當漢奸的下場。”

    子彈,全部打到了盧正方的身體里。

    隨即,她收好了手槍,走到了華玉清的面前:“孟老板命,你的任務已經完成,立刻撤退到成都路接應點,準備離開上海。”

    “還能回來嗎?”華玉清有些舍不得大上海這個花花世界。

    “不知道,也不是你該問的。”蓉蓉面色嚴肅:“全體撤退!”

    ……

    華玉清,二十九歲,軍統特工。

    1938年1月,奉命刺殺漢奸盧正方,隨即撤離上海。

    8月,執行任務時潛逃回上海,與老情人重燃舊夢。

    1938年12月,因為老情人的出賣,于上海落入日本人手中,隨即叛變。

    1939年1月,被軍統執行家法。

    距離她奉命刺殺盧正方,正好過去了整整一年。

    而刺殺她的人,正是一年前讓她撤退的蓉蓉:

    葉蓉!

    ……

    夜,11點。

    袁忠和、季雙、趙昌樂這些上海的軍統指揮官,已經在這等了一整天了。

    有些焦慮,也有一些惶恐不安。

    “孟主任到!”

    “刷”的一下,所有人立刻起立立正。

    孟紹原!

    這個離開上海快兩個月的男人終于又一次的出現了!

    身邊陪伴他的,是吳靜怡。

    “孟主任,你可算回來了。”袁忠和訕笑著說道。

    “老袁啊,你吃的白白胖胖的啊。”孟紹原一進來就開了一句玩笑:“好了,都是自家兄弟,沒那么多的講究,都坐吧。”

    幾個人這才坐了下來。

    “這趟可把我累壞了。”孟紹原笑著說道:“開會前,先說個事,我想我去了趟重慶,也沒給你們帶什么禮物回來,就順帶著幫你們做了點事。”

    做了點事?

    孟紹原朝吳靜怡點了點頭:“讓他們進來吧。”

    第一個進來的是馬岱:“報告,血洗西山會社,全會社無一生還!”

    隨即進來的,不是率領行動隊的孔川博,而是一張陌生的面孔。

    話里帶著川味:“報告,野本介之確認身亡!”

    “他叫沈力,重慶來的。”孟紹原介紹了下:“當然,刺殺野本介之不是由他指揮的,只是讓這批新人去鍛煉一下。”

    最后一個進來的,是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報告,成功刺殺盧正方,確認死亡!”

    孟紹原又介紹了下:“葉蓉,也是重慶來的,川妹子。啊,對了,還有個高繼文是吧?我閑著也是閑著,順帶著幫你們把他給干掉了。”

    袁忠和幾個人聽的懵了。

    什么啊?

    野本介之、西山會社、盧正方和高繼文都是他們的目標啊。

    怎么就都死了啊?

    什么和什么啊!

    一日四殺!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