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落枝飛 > 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過不去的河間府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二月里的北平城絲毫不見春意,大雪還是一場接一場的下著。

    小川兒披著厚厚的斗篷,身邊跟著兩個小太監,腳步匆匆的去往王府內宅西南角上的院子。

    進院便有婆子進去報:“元宵姑娘,總管來了。”

    待小川兒進了屋,悅兒身邊兒那些伺候梳洗的丫頭就退了出去,就夜無影跟元宵端午三人還在。

    悅兒放下手中茶盞,抬頭問小川兒:“你這急匆匆的一大早來,又出什么事兒了?”

    候在一邊兒一直沒敢吱聲,這會兒小川兒趕緊回道:“主子,國公爺這一口氣憋著怕是不太好哇,夜里又一口黑血吐出來,再就人事不知了。這么下去,咱燕王府豈不是要欠鎮國公府兩條人命!”

    悅兒回頭看了一眼榻上半躺著的夜無影:“你可有法子?”

    夜無影拍拍腰間,那里慣來是她放藥的地方:“我不會診病,最多是給點她留下來的藥,還不一定對癥。”

    小川兒這會兒也是真急,便兩步到了夜無影面前:“甭管怎么著,夜姑娘先給點藥把這陣緩過去,待云先生回來就好了。”

    悅兒點了點頭,夜無影便拿出兩瓶藥來給了小川兒:“還魂丹這個危急時用上,另一個就是補元氣的。”

    “云先生一直遠遠的跟著王爺,也不知何時能回來?”

    悅兒輕聲說了一句,便發起呆來。

    小川兒回道:“其實國公爺就是氣的,這口氣要是順過來許就好了。”

    悅兒沒接他的話,夜無影卻白了他一眼:“你說那屁話不是,他那口氣不就因那冷卓嗎,現在太后娘娘拼老命的保著,咱們又能如何!”

    “等無影的傷好了,她會去京城找冷家人清算,若是國公爺醒過來,便先拿這話寬慰著罷。”

    小川兒嘆著氣,愁眉苦臉的告退走了。

    內宅管事嬤嬤來,報完府里的事兒,又報了王妃那院的動靜:“主子,王妃那院兒一直很安靜,程姑姑那邊兒也不吃小灶,都是大廚房做什么就吃什么。這廚房道遠,丫頭們拿回去涼了也沒怪罪過,都是自個兒院子里用風爐熱熱吃的。”

    悅兒點了點頭:“她的份例也別克扣著,該給的給,別落了口實。”

    “那邊到是未曾提過份例的事,都在總管的帳上,想是要用自會去領罷。”

    悅兒抬了抬手:“沒什么事你就去忙罷,那邊的事待會兒我跟小川兒說就是,只是你盯著點下面的管事,都管好自個兒的人,別給王爺捅簍子,惹麻煩。”

    “老奴這就去,主子放心,定會盯得下面緊緊的。”

    “去罷”

    管事嬤嬤走后元宵趕緊著招呼外面:“快進來擺飯”

    悅兒回身去招呼夜無影:“起來用飯吧,一會兒我再幫你換換藥。”

    “不用主子換了,我自個兒就能換。”

    悅兒白了她一眼:“你可省省吧,自個兒換就糊弄事,藥也不好好上,我可不放心你。再這么下去,怕是要賴在我這屋兒后半輩子了,趕緊好了回你屋睡去。”

    說完倆人都笑了起來,那邊飯也擺上了,這兩人便不分主仆的坐一處吃了。

    飯后悅兒問:“我要去國公爺那邊兒看看,你可同去?”

    “同去吧,我也想看看那藥管不管用。”

    兩人往出走著,悅兒回身問端午:“府醫可去看過國公爺了?”

    “看了,一直守在那兒沒敢走過,也用了藥行了針,就是不見醒啊!”

    平哥兒用過早飯便來國公爺這邊兒,看一眼待會兒還要出府。北平城那些燕王府的鋪子,可都他一個人管著,府里的大小事務小川兒也都。

    跟悅兒前跟他商量。

    前后腳到了國公爺的院子,便一同進屋去看國公爺了。

    府醫守在國公爺榻前,滿面愁容的給悅兒行禮:“夫人,國公爺這口氣是越來越弱,剛給服了夜姑娘的藥到是提了點氣兒,可也不見有醒來的跡象。”

    悅兒點了點頭:“勞先生一直守著,快些去用飯罷,也適當休息別累垮了身子。”

    國公爺的護衛一直在旁,待府醫退出去后便朝悅兒行了禮,說道:“夫人,屬下今日得往京城送信了,公爺現在這個情況,府里還無人知曉,屬下實在擔不住啊!”

    “應該,京城也快些來人,看看能不能請來太醫。”

    悅兒過問了一番國公爺的照料情況,又叮囑一番便跟平哥兒一起退出去了。

    小川兒身邊的小太監來報:“主子,程姑姑帶著兩個宮女出府去了。”

    此時,剛出了河間府的一架馬車疾馳在官道上,兩旁守護的人不禁精壯,還各個兒神情嚴肅,目光沉著又凌厲,看上去就不是一般人家護衛,到有幾分像是軍營里了來的。

    那馬車看上去普通,可有這么幾個人護衛在側,這車內之人就不由得讓人猜測,定不是平常人家的平常人了。

    車內小娃奶聲奶氣的喚著:“娘親,姨母會喜歡孩兒嗎?”

    婦人溫和的聲音里帶著忍不住的笑意回答著:“會呀,姨母可是最喜歡你了呢。”

    車外的護衛清了下嗓子,朝向車里問道:“夫人,可要送信過去,那邊也好有個接應,這可是越到近前越是兇險了。”

    “你這兒陣仗越大才越兇險,悄悄的走就是,莫要驚動誰去。”

    車里的婦人應了這么一句,便又去逗那小娃兒了,這一路上馬蹄噠噠聲,還有車輪吱牙牙,骨碌碌的聲音便伴著車內的歡笑聲。

    程瑤到了城東一處院子,門子看了一眼便直接放她進去了。

    冷卓在那正堂里坐著,用一方絲帕擦拭著手中的劍。

    程瑤一邊進門一邊冷冷的斥道:“愚蠢,那般拙劣的計策你也能上鉤,如今王妃處境全靠太后娘娘硬撐著,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冷卓面色陰冷的瞥了她一眼,全然沒把她這個太后娘娘身邊女官放在眼里。

    擦好的劍入鞘,起身緩緩踱到程瑤面前,俯下身子在她耳邊輕語了兩句。

    他嘴角漸漸浮上陰冷的笑,而程瑤則是被驚的面色大變,驚呼:“不可魯莽,這事怕是不光惹上燕王府。”

    然而冷卓再沒答過她一句話,這會兒已經帶著人走遠了。

    程瑤愣在那好一會兒,身邊婢女喚她才反應過來:“回,回王府。”

    回到王府的程瑤打發走身邊的兩個婢女,自個兒來到悅兒院外,可站在那許久還是不知進還是不進。

    次日一早,天還未見亮,悅兒便被門外壓抑又焦急的說話聲吵醒,啞著嗓子問了句:“外面怎么了?”

    門外聽到動靜,就趕緊回了一句:“主子,惠質姑娘從甘州來,過了河間府沒多遠便出了事,被那冷面鬼帶人給劫了去,這會兒還送了信來給主子。”

    聞言悅兒頓時驚的打了個激靈,坐起來問道:“小川兒,你說誰?誰被冷卓劫了去?”

    “是惠質姑娘帶著幼子遲如晦,肅王爺給派的護衛一路護送來北平,不想出了河間府百里一處鎮上落腳時被冷面鬼劫了去。”

    悅兒爬起來丫頭們便幫她穿了衣裳,到外屋里小川兒沒敢把信遞上來:“防那冷面鬼使詐,這信就奴才來拆罷。”

    小川兒看了一眼,說道:“冷面鬼讓夫人親自去見,便肯放了惠質姑娘。”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