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無敵煉氣期 > 正文 第487章 貪心不足蛇吞象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幾日后,鄭家。

    張凡閉目假寐,坐在上首,鄭靈風像只勤勞的蜜蜂,圍著他不停的轉。

    “太上長老,賀蘭州六大家族最后一個歐陽家也按耐不住,向咱們發來拜帖。”

    “而之前那些前來拜會的家族送來的禮物,我都統統收入寶庫,充實鄭家庫藏。”

    “目前鄭家上下按照您吩咐加緊修煉飛花飛葉落天宮,現在差不多都已經摸到門檻。”

    一通匯報下來,張凡就對鄭家如今的情況了然于胸。

    自從古家的顏面被他帶領鄭家碾到腳下,這幾日門庭若市,賀蘭州大大小小的家族勢力都忍不住湊上來。

    或是打探虛實,或是純粹好奇張凡和鄭家的身份,也有一些沖著古意先回去后,大肆宣揚的可怕功法而來。

    一個家族要發展,就避免不了這個階段。

    張凡不以為意,只是敲了敲桌面,問道:“張家沒有派人過來?”

    “沒有,聽說自從古家主和他們的分神期長老被我們扣下索要贖金以后,張家家主就害怕地閉門不出。”

    鄭靈風說起來就無比解氣。

    過去張家高高在上,哪里是他們這些小家族能惹得起的。

    現在,輪到張家害怕他們了。

    “我不能在賀蘭州多呆,就先幫你們把隱患除去。”

    張凡說著站起來,大步向外走去。

    鄭靈風先是茫然,而后反應過來,不由吃驚地張大嘴巴。

    難道太上長老是想對張家斬草除根?

    這難度未免太大了,即便古家不再庇護張家,張家本身的底蘊也不容小覷。

    可不等他再勸說張凡幾句,張凡的身影已經從鄭家消失。

    他只能滿懷憂慮地等候。

    另一邊,張家。

    每時每刻都是反對家主當縮頭烏龜,勢要將場子討回來的聲音。

    就連張家的元老,也認為家主太慫,失去了他們六大家族的風范。

    “家主,您上次臨陣脫逃,古家已經一怒之下發話不再庇護我們。”

    “賀蘭州六大家族之中,本就實力差距較大,甚至其他一流家族還在對我們的位置虎視眈眈。”

    “在這種情況下,您又怎能懈怠,必須要重新振作起來,給鄭家一個迎頭痛擊,以此警告那些心懷不軌之人。”

    張家家主面對元老們日復一日的嘮叨,心里既是煩躁又是后怕。

    這些沒親眼見過張凡那怪胎厲害的懂個屁!

    一個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人物,隨便掏出一個功法都驚天地泣鬼神!

    還上來就打了賀蘭州六大家族之二的臉,沒見最近其他家族都態度大變,沖鄭家送拜帖!

    有了這么個靠山,短時間內誰還敢惹鄭家!

    總之誰要找死誰去,打死他都不去!

    張家家主卻是沒想到,山不來就我,我便來就山的道理。

    之前因為張家派出金丹期修真者,想要掠奪鄭家祖傳的功法,這件事已成了張凡眼中釘。

    他不會忘記,當初羅天門就是盯上了洛寒遺留的功法,才追殺得整個落星閣的后人就剩下鄭靈風這一支。

    因此無論是殺雞儆猴也好,還是為了一勞永逸解除后患,都應該把張家滅了。

    當張凡出現在張家門口,張家還不知道大禍將至。

    守門弟子打了個哈欠,都沒注意到有道影子擦身而過。

    撲哧。

    當骨肉分離,尸首噗通倒在地上,鮮血四濺,才拉開了死神降臨的序幕。

    張家人是直到前山本該輪換的巡邏弟子突然失去音訊,才起了疑心。

    他們調出監視的陣法,剛打開一看,眼前就出現了一張讓他們魂飛喪膽的臉。

    那是……張凡!?

    張凡怎么不大聲招呼就大搖大擺闖進他們張家,還殺了這么多的弟子!

    他難道是代表鄭家跟張家宣戰?簡直狂妄!

    張家元老們又驚又怒,連忙組織起人手,試圖阻止張凡的腳步。

    結果卻是無用,分神期以下境界的,張凡閑庭信步一抬手,統統秒殺。

    眼都不眨,轉眼他就走到張家的大廳位置。

    面對忌憚又驚懼的張家長老,張凡淡淡說道:“你們家主呢?”

    “家主……你是來找我們家主報仇的!?”

    “上次的事,難道給我們張家的恥辱還不夠么!”

    聽著張家長老天真的話,張凡嗤笑一聲,懶得跟死人多說,徑自從他們當中穿梭而過。

    十多道分身同時行動,功力低微的張家長老登時連反抗之力都沒有,一擊瞬殺!

    當全場就剩下最后一個站著喘氣的人,那人崩潰了。

    “我、我是張家的外門管事,我現在脫離張家來不來得及?”

    “你想知道張家家主的下落對嗎?我可以告訴你他在哪里,別殺我!”

    張凡早就一眼看穿張家這些人的修為,知道這是個地位低下的小人物,才特地留他一命。

    現在見他上道,立時露出滿意的笑容。

    他瞇起眼,懶洋洋地問道:“我不殺你,你說吧,張家家主現在在哪里。”

    張家后山。

    今早起來之后,又跟家族元老鬧得不歡而散,張家家主莫名感到心神不寧,右眼皮直跳,忍不住來后山祖祠拜祭,求個心安。

    “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孫現在面臨重大抉擇,不知該如何是好。”

    “曾經為貪圖一個小家族的功法,得罪他們的靠山,如今賀蘭州各大家族紛紛拋出橄欖枝欲和他們交好,我又該何去何從。”

    張家家主剛說完,身后就傳來一道聲音。

    “很簡單,以死償還你的罪孽,一了百了,過去的賬自然一筆勾銷。”

    熟悉的聲音,又勾起心底反復折磨他的夢魘。

    張家家主驚悚地回頭,果然就見張凡站在自己身后。

    他膝蓋一軟,差點沒直接給張凡跪下。

    那日張凡揮手招天宮,像砸地鼠一樣砸古家那幫分神期長老的景象,他至今還歷歷在目。

    這么一號狠人,突然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眼前,他真的害怕。

    就怕張凡抽冷子一手天宮砸下來,他基本沒有任何招架之力就得涼。

    臉皮抽了抽,張家家主好不容易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想求張凡高抬貴手放他一馬,結果就見張凡單掌豎起,一刃斷喉!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