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類腦體 > 數據連接體 第三十六章:做客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朱劭瓊女士和祁志光先生帶著老鄰居夫婦下了地鐵,又走了不到一公里,便到了他們家住的小區門前。

    “我們家住這兒。”朱劭瓊女士對她的老姐們兒說道,“怎么樣?”

    “這……是你們小區?”林英女士驚訝地東張西望,“我還以為是個公園兒呢。”

    “這房子挺貴吧?”李廷耀先生問道。

    “還行。”祁志光先生矜持地點了點頭。

    朱劭瓊女士補充了一句:“這地方太偏,當時買的也不算貴。”

    的確不貴,祁旻買房子時類腦體公司其實還沒有開始盈利,她沒敢以個人名義借太多錢。當時誰也不知道類腦體能夠取得現在這么大的成功,正常人誰敢借那么多錢買房啊?

    “你們這退休生活也是過得不錯。”李廷耀先生有些羨慕地說道,“這地方偏是偏點兒,但坐地鐵挺方便。”

    一行四人說著走到前院花園的柵欄門前。朱劭瓊女士打開門,繞過一叢沒怎么修剪過的毛櫻桃,有一條窄窄的石板路通向房子的門,石板路兩側的草坪看起來也沒怎么修理過。

    不過房子倒是挺漂亮,像是大眾口中的“歐式別墅”,但事實上那只是一種中產階級的住宅中常見的現代風格。朱劭瓊女士和祁志光先生請老鄰居夫婦進了門,門里先是換鞋和供客人掛外衣的門廳,林英女士和李廷耀先生換了拖鞋,不由得稱贊這房子的確面積大。

    這個點兒一般是安東送完米米回來補覺的時候,老兩口兒就沒喊他,只是領著林英女士和李廷耀先生往里走,卻正好看見安東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睡過去了,對面兒還放著電視。

    “這孩子,怎么不回去睡去。”祁志光先生不禁嘀咕了一句。

    旁邊朱劭瓊女士還沒轉過頭來,隨口應了一聲:“咋了?”

    她這一聲沒壓下音量,即使隔著挺遠也把原本就只是剛睡著的安東吵醒了。

    于是林英女士和李廷耀先生就看著一個穿深藍色家居服留著十分順滑的長卷發的小伙子從沙發上站起來往這邊兒走,在驚訝于他看起來似乎并非純正漢族人的同時也不得不承認這孩子……長得真好看。

    也難怪他們老鄰居這么寶貝這個兒子。但林英女士還是覺得,即使如此也不能吸閨女的血吧?

    看到安東一臉茫然地過來,祁志光先生立刻介紹了林英女士和李廷耀先生。朱劭瓊女士則是對他問道:“哎,怎么不回屋睡去?”

    “不用了,我本來也就看會兒電視。”安東一邊回道,一邊往廚房走去給客人倒茶。

    朱劭瓊女士又問了一句:“樂樂呢?”

    她管祁旻叫“樂樂”,安東也就順著叫她小名了:“樂樂還睡著呢。”

    “唉,我看她又那兒泡類腦體吧。”朱劭瓊女士搖了搖頭。從祁旻高中畢業,她就對自己閨女的作息習慣頗有微詞。

    “哪能啊,應該還沒醒呢。”雖然沒太理解這對兒老夫婦跟祁旻有什么關系,安東還是在客人面前稍微維護了一下祁旻的形象。

    朱劭瓊女士和祁志光先生帶老鄰居夫婦坐下,安東去泡了普洱,跟棗泥糕一起端過來。

    “兒子,你回去睡覺吧。”朱劭瓊女士拍了拍他,“我們在這兒坐會兒。”

    安東向來不摻和老兩口兒的社交,然而他剛準備上樓,就看見二樓臥室的門開了,祁旻一邊理著一頭濕乎乎的亂發一邊扶著扶手走下來。

    她正好瞧見樓下客廳坐著林英女士和李廷耀先生,有些驚訝:“呦,林阿姨?李叔叔?怎么突然來了……”

    “哎,樂樂!”林英女士對她相當親切,“還跟以前一個樣兒呢。”

    祁旻攏了兩把頭發,從樓梯上走下來,隨手跟安東擊了一下掌算是打招呼了。

    她走到沙發旁拿起一塊棗泥糕就要吃,被朱劭瓊女士攔住了:“哎哎,你刷牙了沒有啊?”

    “刷了,當然刷了。”祁旻雖然說著刷了,但卻把棗泥糕放了回去。

    事實上,她此時突然意識到這次自己在類腦體里加班的時間太久了,以至于影響到了中樞對于消化系統的感知。棗泥糕的香甜味道,現在對于她而言卻是膩到惡心。

    安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拿茶幾上的溫水壺給她倒了小半杯白開水。

    祁旻拿過來喝了一口,才感覺到自己對消化系統的感覺稍微鎮靜了,順便說了一句:“剛才在類腦體里,王明清那小子請我吃飯來著。那家店雖然是自助,點心做得還不錯。”

    “唉,你這丫頭,一大早起來就玩游戲。”朱劭瓊女士拍了她一下。

    “我就上了一會兒。”祁旻隨意地辯解了一句,繼續喝杯子里的白開水,“李叔叔,林阿姨,您怎么突然就過來了?”

    “在世紀壇遇上了。”祁志光先生解釋道,“正好來拿一下兒年貨的兌換券兒。”

    “哦……那留下吃飯吧?”祁旻問道。

    “你不上班兒么?”朱劭瓊女士懟了她閨女一句。

    這可給祁旻找到可抱怨的了:“哎呦……我不想上班……我不干了……”

    林英女士和李廷耀先生驚訝地看著她從沙發旁邊走到落地窗旁,念叨著:“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辭職……哪怕喝西北風兒呢……我再也不想加班兒了……”

    一般這種情況肯定是要勸不辭職的,林英女士等著她老姐們兒開口,然而卻是安東先說道:“真的好累啊……要不真就別干了。”

    其實像類腦體公司這么大體量的企業,大股東不擔任高管職務都實屬正常。祁旻這樣作為三分之一股份的大股東還當CTO,甚至還在做具體研發的,固然是本著為自己的發明全權負責的精神,但說到底其實也沒有太大的必要。

    但是在聽安東勸退之后,祁旻還是說道:“我要是真不干了,咱們真喝西北風兒去?”

    “到不了那個份兒上。”安東指出了這個客觀事實。

    倘若祁旻少管點兒事兒,類腦體公司也只不過是維持現有狀態,股東該有的不會少。而且如果類腦體公司不建新的超算機群,說不定她的收入反而會大幅增加,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等同于拿著CTO的工資。

    祁旻意識到自己裝X過度了,又抱怨著加班頭疼地走回來坐下。

    而后與她塑造的“不工作就要喝西北風”人設非常不符地,安東又問了一句:“對了,什么時候買新車?”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