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異能是雷霆 > 章節目錄 第86章 狠辣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一個未知的房間中。

    羅辰把張小雅放在床上,此刻張小雅整個人都已經燒的迷糊了,不停的揮動著自己的手腳,就像溺水了一樣。

    羅辰一臉的糾結,

    “再試最后一次。”

    說完,再次抓住張小雅的胳膊,運轉靈力開始為她治療。

    靈力在張小雅的體內流動,讓她再次清醒了幾分,

    “羅辰,我好難受,幫幫我……”

    說完,整個人如同八爪章魚一樣抱住了羅辰。

    “該死,還是太慢了。”

    羅辰非常郁悶,這藥力太猛烈,想要化解,以他現在的實力,需要的時間比較長,但是張小雅等不了這么久。

    突然,嘴上一軟,美人吻了過來,如同找到了發泄的源頭,抱著羅辰,深深地吻了起來,非常的瘋狂。

    這一下,羅辰的體內的邪火也涌上了心頭。

    一個小青年,又是美人在懷,如果一直都能坐懷不亂,那么只有兩種可能,要么是圣人,要么有病。

    羅辰不是圣人,也沒病,這一路,早就被折騰的很難受了,沒有別的辦法,那就只能陰陽調和了。

    “張小雅,對不住了。”

    ……

    另一邊。

    林開帶著孫銘他們剛下山不久,就有一輛車再次駛進了山中,朝別墅的地方快速趕去。

    “快點,再快點。”

    車上,一個中年男子不停的催促道,正是許天宇,旁邊坐著的是沈童。

    對于自己的兒子突然來到小青山別墅,許天宇一開始是不知情的,最后沒有發現兒子的身影,問了家里的管家才知道的。

    把羅辰的幾個朋友抓到小青山別墅,目的就是逼迫羅辰現身,他生怕自己的兒子一個忍不住,干了什么蠢事那就麻煩了。

    于是趕緊打電話聯系,結果電話打不通,甚至聯系別墅內保鏢的電話,依然沒人接聽,這一下,許天宇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拉上沈童,開車去小青山別墅。

    “快點,再快點。”

    許天宇不停的催促著司機,不知為何,越是快到了,他不詳的預感越強烈。

    “有濃郁的血腥味,恐怕真的出事了。”

    就在快要到別墅時,沈童突然開口說道。

    “什么,快,你特么干什么吃的,怎么這么慢,就不能快點?”

    許天宇一聽頓時更加驚慌了,開始怒罵司機。

    對于自己老板的怒罵,司機也很無語,這是上山的路,能開多快,一個搞不好,跟找死有什么區別。

    不過畢竟是自己的老板,受了氣也只能忍著,盡可能的開快一點。

    “吱……”

    車輛停在了別墅中。

    許天宇迫不及待的趕緊拉開了車門,走了下去。

    此刻,他也聞到了血腥味和慘叫呻吟聲,頓時臉色一變,快速朝里面走去。

    別墅內院,十多個保鏢躺在地上,不停的慘叫呻吟。

    短寸和臟辮也是夠狠,十多個人四肢全都打斷,沒有一個完好無損的,尤其是那個隊長,本就被羅辰一腳踢了個半死,又被兩人特殊招待,現在進的氣都比出的氣少,不停的抽搐著,眼看就沒法活了。

    “我兒子呢,我兒子在哪?”

    看到這種情形,許天宇臉色劇變,大聲詢問道。

    “在房間。”

    一個保鏢痛苦的回應了一聲。

    許天宇一聽,頓時急急忙忙朝別墅中許飛的房間走去。

    一眼就看到房門被強力撞破,頓時臉色更加難看,快步走了進去,就看到變成廢鐵的輪椅,房間看了一遍,一個躺在地上快要咽氣的保鏢,還有一個縮在角落中的保鏢,并沒有看到自己兒子的身影。

    “魔鬼,魔鬼……”

    看到有人進來,角落中的保鏢再次驚恐的叫道。

    “快說,我兒子去了哪里,我兒子呢?”

    許天宇走過去,拉著那個保鏢大聲問道。

    “魔鬼,有魔鬼,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那個保鏢頓時大呼大叫道,不停的掙扎,顯然嚇瘋了。

    “快說,我兒子去了哪里,快說,不然我殺了你。”

    許天宇憤怒的說道。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那個保鏢一聽頓時縮成一團,不停的顫抖。

    “許總,此人收到了刺激,已經處于瘋癲的狀態,讓我來把他喚醒,就知道了一切。”

    這時沈童走過來說道。

    “麻煩沈先生了。”

    聽到沈童的話,許天宇趕緊讓開了身子。

    沈童走了過去,拿出了一根銀針,在那個保鏢的身上刺了幾下,然后收回了銀針,

    “好了。”

    話音剛落下,只見那保鏢的眼神慢慢恢復了清明,看到許天宇,頓時叫了一聲,

    “老板,許少死了,被殺了。”

    “什么?”

    許天宇聞言頓時身體晃動了一下,臉色變得蒼白,他一開始看到那個輪椅的時候,就有一種不好的想法,不過沒有見到尸體,讓他還有一種幻想,現在聽到保鏢這么說,他頓時所有的幻想都破滅了。

    “是誰干的,是不是羅辰?”

    許天宇忍著痛苦,沉聲問道。

    “是羅辰,就是他,他不是人,他是個魔鬼,魔鬼……”

    保鏢說著說著突然再次變得癲狂起來。

    “看來他已經被羅辰深深地刺激到了,一提到羅辰他就會變得癲狂。”

    沈童沉聲說道,不知道羅辰做了什么,讓這個保鏢如此害怕。

    “可是我兒子的尸體呢?”

    許天宇沉聲問道。

    沈童看了看變成廢鐵的輪椅,輪椅上有融化的痕跡,分析道:

    “應該就是羅辰用了什么手段讓你兒子的尸體在他的面前毀尸滅跡,才把他嚇得精神失常。”

    “什么,毀尸滅跡。”

    許天宇聞言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該死,羅辰,你殺了我的兒子,我一定要讓你生不如死。”

    “許總,我們現在該怎么辦,要不要改變計劃?”

    沈童問道。

    “哼,計劃不變,等我許家成了平城的掌控者,我再慢慢的和羅辰玩,我不能讓他死的太痛快,我要把他千刀萬剮,讓他生不如死。”

    許天宇冷冷的說道,臉上露出殘酷的神色,現在唯一的兒子沒有了,他更加的肆無忌憚。

    許天宇殘酷的神色讓旁邊的沈童眼神中不自覺閃過一抹精光,似乎有一絲忌憚,

    “那這些人還怎么辦?”

    “我兒子都死了,要他們有什么用,全都給我兒子陪葬吧,沈先生,麻煩你先把他們全都弄死,明天我讓人來收尸。”

    許天宇冷冷的說道。

    “哈哈,都是小事,其實許總不用那么麻煩,我直接讓他們消失的無影無蹤豈不是更好,就不用收尸了,嘿嘿……”

    沈童露出嗜血的笑容。

    許天宇一聽,心中一凜,隨后露出冷然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更好了。”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