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武氏春秋錄 > 蜀志(一) 第一百四十五章 維義進言火攻之計 阿莎借機寬釋恩怨

蜀志(一) 第一百四十五章 維義進言火攻之計 阿莎借機寬釋恩怨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武維義好心與他們獻得此計,卻聽是被那九黎尤女給立即斬釘截鐵的嚴辭回拒了!武維義也是感到頗為無奈,只得是繼續進言道:

    “巫主萬萬不可是因小失大!如今那群夜郎匪眾可擁有戰象十余頭,要說那些戰象雖是行動遲緩,爬坡亦是多有不便。但是此番敵寇既是以如此陣仗來犯,便絕對不可能是輕易返還,想必那來者必是要孤注一擲!……屆時倘若賊寇真是驅象犯山,卻也是極難對付啊!……請巫主試想,倘若因此役而致族人滅亡,那空守得這一方綠水青山卻是又有何意義?……維義勸巫主還是只宜早做打算才好!”

    聽得伴在一旁的夫君這一通傳譯,九黎尤女此刻卻是完全沒了聲音……顯然,她自己也知道如今那些夜郎歹人為了剿滅他們僰人一族也可謂是煞費苦心!

    非但是千里迢迢的調來了戰象,而且為了是應對他們僰人的毒蛇大陣卻是連雄黃酒都是準備妥妥當當。此等陣仗,擺明了就是要置他們僰族于死地的!

    而如今此神山卻已是成了他們僰族最后的陣地,倘若她們不在后山是做一番周密的準備,那根本就無異于是在此坐以待斃!

    就在此時,只聽柯邇遐義是側身過去,用手是安撫著九黎尤女的肩背,并也是與她好言勸道:

    “夫人……我覺得這個夏人說得倒也并非是全無道理!如今那群夜郎歹人兵勢強大,我等雖不懼死!但倘若是不能護得宗族周全,那我等之犧牲卻是又有何益?……而倘若我族之人此番守不住這一片山水鄉土,吧縱使我等再是萬般敬山尊神,屆時若真是沒了人,那一切皆是要化為徒勞……”

    只見那九黎尤女聽得夫君此言,更是陷入沉思之中……而柯邇遐義見得自己夫人是在那里悶不做聲,知道其定然是有些改換了主意,只不過尚且是有些遲疑猶豫,開不得口。于是,柯邇遐義便是繼續與她言道:

    “夫人……況且此番倘若我等是能以此燃火之法克敵制勝,卻也正可彰顯我族尤公火神之神威啊!若果真如此,那便也算不得是辱沒了尤公火神呀!”

    九黎尤女此言聽罷,只見她是猛地一下抬起了頭來,并向武維義是極堅決的回道:

    “好!那本姑便暫且是信你一回!……本姑亦知你這夏邦之人所求者,便是要懇請我們是解了那黑面小兄弟身上的噬心蠱……既然如此,本姑便是答應于你!倘若你果真是能替我族是解了此劫……本姑答應你,便替他解了噬心之蠱!”

    武維義自柯邇遐義處傳譯聽得此言,獲知墨翟如今這身上的噬心蠱是有了希望,不禁是喜出望外:

    “好!有巫主此言為證,維義必效全命!……”

    武維義此言說罷,便算是將此件大事是給議定了下來……議完了正事,只見武維義又是側身轉了過去,面朝著那巫主之女仰阿莎是請言說道:

    “呃……阿莎姑娘……武某有一私語,還想請姑娘是借一步說話……”

    仰阿莎經過前番于寨中屋內與武維義的一番言語較量,知道此人思維縝密,卻是極不好對付。而且此人待她自始至終都是一副極為兇巴巴,冷冰冰的樣子,因此與他說話卻是只感覺渾身的不適……

    仰阿莎此時倒顯得是有些害怕了起來,便朝著她的父豪及母主看了一眼,只希望他二人能夠出面制止。

    誰知,只見她的父豪和母主卻皆是無動于衷,非但如此,父豪柯邇遐義更是朝他微微的點頭示意了一番,竟是讓她且放寬心。

    仰阿莎見此情景,知道這事也無有回旋的余地,便也只得是不情不愿的與武維義是去到了一邊:

    “干嘛!……難道你還想在我父豪和母主面前刑訊逼問于我?!……我可跟你明說了,我阿莎可沒有要害你那寶貝小弟的意思!至于你信不信……那便是由你了……”

    還未待武維義開口,只聽這仰阿莎便是在那是與他把話給一頓說了開來……而武維義則是一邊聽著,一邊卻是與她淺笑相對。

    仰阿莎見這武維義一聲不吭,而且還是對自己是這般“不懷好意”的淺笑著,更不知他究竟這悶葫蘆里是裝了些什么?……因此便是止住了言語,只待他來開口說話。

    武維義見其突然是沒了聲音,便是直直的朝著她是推手作了一個深揖……而這一幕卻更將仰阿莎是給驚出了一身冷汗來,雖說她也并不識得這些個周邦的禮數,但也是能看得出來,此等禮數卻也是不輕的。

    “你……你這是作甚?我……我可受不起你這大禮!……你若有事……有事便快些說就是了!”

    只見武維義是收了揖,又挺起身子之后,便是與她開口答謝言道:

    “姑娘宅心仁厚……前番確實是維義錯怪了姑娘!……因此,維義這才是特意前來向姑娘道一聲歉。還望姑娘萬勿見怪!……”

    仰阿莎聽得此言,卻是更加的疑惑不解了起來:

    “道歉?……你為何要來尋我道歉?……你這人的言行,還當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隨后,只聽武維義是繼續與她解釋言道:

    “呵呵……維義是要多謝姑娘,替我家賢弟是將昨日于后山失火之事給隱瞞了過去……倘若不是姑娘仁厚,我家賢弟只怕此刻早已是性命不保!”

    那仰阿莎聽得武維義如此說,這才是恍然大悟了過來。原來搞到最后,這家伙是要與她說的竟是這件事情。

    其實,若要說起這件事來,這仰阿莎倒還真不是有意替那黑炭隱瞞過去的。

    莫說她是昨天夜里私自跑進了后山之內!就說那一場大火,倘若她真的是如實說出了其中的原委,那她仰阿莎豈不是也要脫不了干系?到時候,她母主雖是貴為一族之長,但也只怕是不能平息眾議,替她回護……

    更何況,這話可又要說回來,雖說昨晚于這后山之上,她也的確是與那塊黑炭是大打出手了。但她也依稀記得,當時是林間燃了大火,而她卻是被一截巨木給壓住了腿腳……倘若不是因為那黑炭是舍命相救,如今究竟是誰先丟了性命也未可知!

    因此,當仰阿莎是于寨中醒來之后,也就自然而然的便是替那黑炭是將此事給隱瞞了過去,只說是空中突然響了一聲驚雷,這才引來了山中的大火……也免得是讓母主聽了實情,一怒之下將那黑炭給結果了性命……要說這些個惻隱之心,她仰阿莎卻也還是有的。

    “哦……真是嚇死本姑娘了!……本姑娘卻還當你是想要說些什么……原來是要說的此事!……好了好了!你們既然知道本姑娘最是宅心仁厚,那便是最好不過!……本姑娘非但是宅心仁厚,而且還最是寬宏大量!……至于這些個小事情,本姑娘便也不與你們這些小氣之人計較了!……免得到時候反而是顯得本姑娘太小家子氣了!”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