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逍遙山村神醫 > 章節目錄 第九百六十二章 你幫我做件事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面對著他的苦苦哀求楊樹就像是沒有聽到一樣,轟的一聲,那人瞬間便已經四分五散,徹底消失無蹤了。

    五個人,已經滅了三個了!

    世界第八sa手的臉色是真正變了,他緊緊地將手中人質給擋在身前,然后不停后退。

    楊樹卻沒有去抓他,而是看著那個唯一剩下的金發女子。

    “不要sa我……”金發女子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氣勢,或者說她明白自己的氣勢在楊樹面前根本就成不了什么氣候。

    楊樹聽不懂她在說什么,但是知道她絕對是在求饒。

    “我想知道,是誰給你們泄密說我會來追查這件事情的?”楊樹看著她,淡淡地說。

    金發女子一臉茫然。

    “給你一個機會!”楊樹突然間便上前,一把抓住了金發女子,“我不管你聽不懂還是聽得懂,回去給我查查是誰給你們說我會來追查這件事情的,找到幕后人之后再來找我。”

    說完楊樹就將他松開,然后淡淡說:“我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跡,如果三天之后你還不把消息告訴我,那么我會親自追上你,滅了你!”

    金發女子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但是在這個時候她卻點了點頭。

    楊樹揮了揮手,金發女子就這么跑了。

    她這么一走,現場就剩下了第八sa手了。

    “出乎我的意料啊……”第八sa手心里莫名緊張了起來,他只有牢牢將這個人*質抓緊才感覺安全一些。

    “你竟然把他們全都滅了,嘖嘖,我竟然不知道你這么厲害……”說到這里其實第八sa手已經有些后悔接這個單了。

    早知道他這么厲害打死也不來惹他啊!

    “你不該來惹我的!”楊樹看著他,那眼神就像是看一個死人一樣。

    第八sa手咽了口唾沫,嘿嘿冷笑說:“我就來惹你了,我不但惹你,我還要sa人。”

    “那你可以去死了。”楊樹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第八sa手哈哈一笑,剛想說你還有人在我手中,但是意念剛到這里他就感覺自己的脖子好像有些不對勁。

    他一驚,伸手一摸,這才感覺自己的頸部不知道在什么時候竟然有血流出!

    他驚恐地大叫了起來,不停手舞足蹈。

    楊樹突然間便奔跑了起來,然后瞬間便到了他的面前。

    嘭!

    就像是他的速度引起了氣浪一樣,這個世界排名第八的sa手就那么突然間騰空了起來,那個人瞬間便已經消失不見了。

    楊樹到了他的面前,將那個早已經昏迷了的特種人員給扶住,幸好只是昏迷了過去。

    遠遠在觀察的那個sa手卻滿頭大汗,他的搶早已經收了起來,面對著楊樹這樣的人物他根本就沒有開搶的勇氣。

    “入道,竟然是個入道高手,子旦根本就沒用……”他都已經快要哭了,不停在那里喃喃低語。

    “不行,得趕快走!”他這么做了一個決定就想跑。

    但是突然間他感覺到了什么不對勁,猛然回頭一看,只見楊樹的眼神正看向自己這里,眼睛里滿是戾氣。

    這一眼就好像是穿透了中間那些距離,直過了這個躲在暗處sa手的心里,他全身一震,然后就緩緩站了起來。

    他的喉頭有些苦澀,不用說這個入道高手肯定是發現自己了。

    在這個情況下他能做什么?開搶?

    不行,剛才第八sa手可是連續開了兩搶,這子旦在這個年輕人面前就好像是玩一樣,根本就沒有什么sa傷力。

    他苦澀一笑,然后不等楊樹過來找自己便緩緩下了狙擊點,直接便朝著楊樹那邊走了過去。

    “你想sa我?”楊樹盯著他,冷冷地問。

    他點了點頭,然后又搖了搖頭,“剛才我是想sa你,但是……我現在反悔了。”

    “誰派你來的?他們跟你是一伙的?”楊樹當然知道他現在不想sa了,因為剛才自己露那一手將他給震住了,只有傻子才會想繼續動手。

    “不是!”他搖了搖頭,“我不能說。”

    楊樹看著他,突然間有些贊賞。

    “你很識趣,你該慶幸沒有對我動手。”楊樹看著他,那雙眼睛再次透出了幽光,“我也不問你是誰要sa我,但你既然sa手,那么我也可以請你sa人是不是?”

    sa手一愣,這才點頭說:“當然可以。”

    “你這條命值多少錢?”楊樹突然間問。

    “我在sa手榜上排行第十七,大概值個……兩千萬吧。”sa手回答。

    “十七?”楊樹一笑,“那你就是狂男了?”他看過陸名給的排行榜,第十七的諢號就叫狂男。

    sa手苦澀一笑,什么狂男,在你面前連提搶的勇氣都沒有了。

    “好!”楊樹點了點頭,“我放你一馬,等于你欠了我兩千萬。我不問你誰派你來sa我的,但是我用這兩千萬買他的命,這不違反你們行規吧?”

    狂男心中一喜,馬上便點頭說:“當然不違反。”

    “很好!”楊樹點了點頭,然后說,“我希望我過兩天能得到買兇sa我的人死的消息。”

    狂男心中一震,突然間又問了一句:“那您怎么知道我sa的人是買兇的人呢?”

    楊樹淡淡一笑,臉上有股自信,“你以為我真不知道是誰派你來sa我的?”

    狂男頓時便不再多言,對著楊樹鞠了個躬之后便離開了。

    楊樹看著他的身影,臉上突然間便涌現了一股sa意。自己來這里得罪的人也無非就是幾個而已,一個是西北文家,他們派來都城的人全讓自己給滅了,還有一個就是齊家。

    西北文家本來就是古武世家,他們要是想滅自己沒必要請sa手,那么就只有一個可能——齊家!

    “真是給臉不要臉啊!”楊樹喃喃說了一聲,“我之前不找你們的麻煩那是看在齊姐的面子上,你們倒好,還想來滅我。既然想要來滅我,那你們總得付出些代價吧。”

    楊樹心中的確是惱火,上次不管怎么樣都好他都沒有出手對付齊家,相反還很大度地放了他們一馬,雖然說也給他們挖了個坑,但是那個坑憑他們齊家的實力完全就有能力處理。

    你他嘛都給自己樹敵了難道還不許我給你們挖個坑?

    楊樹冷哼一聲,在他心中齊家已經是成了必須要懲罰的世家大族。

    看了滿地的shi體一下,楊樹馬上便背起了這個特種人員離開了這里。

    陸名的住處,一半的虎奔隊員也都住在這里,楊樹進去的時候將他們都驚醒了。

    看到楊樹之后他們都很激動,雖然他們知道楊樹也在都城,但是畢竟雙方都有事所以一直都沒有見面,這個時候看到楊樹便一個個上前噓寒問暖的,非常熱情。

    “這是怎么回事?”陸名從里面走了出來,不過跟他們的關注點不一樣,他馬上便看到楊樹背著的那個人。

    “第八sa手抓的第八個人。”楊樹指了他一下,“第八sa手已經死了。”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