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逆轉重生1990 > 正文卷 1016【興風作浪】上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泰國清邁,高氏院內---

    清邁“惡霸”大金牙捂著臉躺在地上,看起來被打得不輕。

    眾人皆驚,一起瞪大眼,看著出手那人。

    不用說,身手這么好,打架這么犀利,除了高飛沒有別人。

    此刻高飛威風凜凜地站在三個壞蛋面前,指著大金牙鼻子道:“還以為你多了不起,連小爺一拳頭都接不住,真是撲街!”

    躺在地上的大金牙都快氣得吐血,自己被打不說,還被如此羞辱,再看自己那兩個小弟,似乎看傻眼了,站在旁邊竟然愣著不動。

    大金牙吐出一口血,指著兩人說:“你們倒是上啊---給我打死他!”

    兩個小弟這才醒悟過來,扭頭沖高飛道:“你小子,竟然敢打我們老大?”

    高飛猙獰一笑:“小爺不僅要打他,還要揍死你們!”說話間,一腳朝那個叫阿炳的家伙腹部踹去。

    兩人沒想到高飛膽子這么大,竟然說出手就出手。

    那個叫阿炳眼看這一腳踹來,想要扭動屁股躲過這一腳,可是他的速度沒高飛的快,還沒等他把屁股扭開,高飛那一腳已經直接踹中他的腹部。

    頓時,阿炳就覺得肚子里翻江倒海,像是腸子都被踹斷了,捂著肚子就蹲在地上起不來。

    另外一個人見高飛在對付阿炳,趁機抄起旁邊一張椅子,轟地一下就砸在了高飛背上。

    椅子散架,高飛身子只是晃了一下,然后就巍然不動。

    那個壞蛋嚇傻了,猛地后退一步。

    高飛這才轉過身,惡狠狠地沖他勾了勾手指頭。

    壞蛋就搖頭,意思是說不要。

    高飛一記鞭腿飛出,直接鞭在對方脖頸上,蓬地一聲,對方倒地不起。

    眾人再次傻眼。

    尤其那個大金牙,不能相信地看著跟自己一樣躺在地上的手下,怎么還沒幾下就都被KO了?這個高金貴哪里請的幫手?

    高金貴則是一臉亢奮,果然,沒白給自家侄子打電話,看看多能打,一個打三,還全部打趴下。老高家出了猛人。

    嬸子阮氏卻一臉愁容,她可是清楚知道這個大金牙是什么人,現在自己侄子把人家給打了,就等于徹底得罪了人家。

    顏素素卻是一臉從容,似乎弟弟高飛打人對她來說早已是家常便飯,波瀾不驚。

    至于小丫頭阿蘭,一臉興奮,此刻差點鼓掌叫好---她可是認識高飛的,沒想到自己這高飛哥哥如此厲害。

    ……

    這時候---

    小丫頭阿蘭沒鼓掌,卻有人鼓掌了。

    啪啪啪!

    掌聲清脆。

    從外面傳了進來。

    隨即一個聲音道:“打得好!打得妙!想不到高老板這里也有能人鎮場,我倒是失敬了!”

    聽到來人聲音,原本還一臉亢奮的高金貴頓時神色大變。

    再看阮氏也是神色驚慌,忙伸手拉住自己老公衣襟,眼神中充滿恐懼。

    顏素素鳳眸一閃,跟弟弟高飛一起看向外面。

    隨著說話聲,只見外面走進來一人,模樣長得倒還算帥氣,只是雙眼淫邪,臉色有些發白,一副酒色掏空身子模樣。

    男子穿著一身淺紅色西裝,脖子上系著白色絲巾,左耳打了耳釘,模樣打扮的很是時髦,行走間,還時不時拿出手帕放在鼻子下嗅兩下,一副癮J子模樣。

    跟在紅西裝男子旁邊的是狗頭軍師模樣的中年人,戴著金絲眼鏡,長得滿臉油膩,穿著泰國當地寬袍服飾,走在男子身邊點頭哈腰。

    另外在他們兩人身后是四名身材健碩的壯漢,一看就是保鏢打手類型,此刻抱著臂膀,雄赳赳走來。

    “王興,怎么是你?”高金貴指著那人驚道。

    “怎么能不是我?看看我多重視你,為了收購你的破超市,親自登門拜訪!”

    “我說過的,我不會賣掉我超市的!”

    “呵呵,我也沒說過非要買呀!”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呵,原本我見你可憐,還想要丟給你倆錢,買下你那座破超市;可是你這人太不知好歹,竟然賴著不肯賣。那么好,現在本大爺不買了!”紅衣男子---王興嗤笑一聲,掏出手帕掩住鼻子抽搐兩下。

    “你你,你不買,就請你離開!”高金貴硬著頭皮說。

    “離開?我為什么要離開,我說過不買,但沒說過不要你的超市。”

    “你這話又是什么意思?”

    “你傻呀!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我只不過要大金牙過來問候你一聲,你卻把他打成這樣---看起來我們的賬真的要好好算一算了!”啪地一下,王興朝自己的狗頭軍師打了一個響指。

    “是啊,要好好算一算了!”點頭哈腰那位狗頭軍師立馬站了出來,指著高金貴鼻子厲聲道,“我可是王老板的律師!大金牙是王老板的手下,你打傷了他,這醫藥費,誤工費,精神損失費什么的,可都要算清楚才行!”

    高金貴愣住了,他萬沒想到對方會這么卑鄙,硬的不成,竟然跟自己講法律。

    自己一個大老粗,一個商人,懂什么法律?

    再說了,在清邁什么法律還不是王興這伙人說了算。

    就在這時,高飛直接站了出來,沖王興和狗頭軍師說:“人是我打的,你們要算賬找我好了!”

    “不行啊,阿飛,你可是我們老高家的獨苗,以后還要傳宗接代的!”高金貴想要把高飛拉到身后。

    高飛卻挺著胸膛,盯著王興一伙人。

    王興笑了,鼓掌道:“果然是一家人啊,看看多么溫馨,多么讓人感動---哦哦哦,我都快要感動哭了!”

    狗頭軍師對著高飛冷哼一聲道:“既然你站出來了,那就先跟你算算賬---你動手打人,觸犯了刑法,是要洗干凈屁股蹲大牢的,懂嗎?”故意拉長聲音,一副陰險模樣。

    高飛鼻子一哼:“你倒是抓我看看!”

    “哎呦,你這小子還挺橫!”狗頭軍師圍著高飛轉了兩圈,正要開口,這時候就聽顏素素說:“你們誰敢抓我弟弟?”

    狗頭軍師忍不住朝顏素素看去,眼鏡不由一亮,心說好漂亮的女人,估計整個清邁也找不出第二個來。

    再看那個王興也看著顏素素,心說,美女,你終于上鉤了。

    原來,從進門開始,王興這個家伙就盯上了顏素素,準確地看中了顏素素的美色。

    不過王興可不是一般人,雖然對顏素素的美色饞涎欲滴,卻按兵不動,暗中觀察,只等顏素素自己跳出來。

    果然,顏素素忍不住了。

    王興心中竊喜,掏出手帕掩住鼻子狠狠抽兩下,心說,“美人,算你倒霉,今天遇到了我---我看你還不乖乖就范!”

    啪啪啪!

    王興鼓起掌道:“好!這真是親情難斷,一波接一波啊!剛才是叔侄相救,現在是什么鬼?你又是他什么人?”王興指著高飛問顏素素道。

    顏素素冷面寒霜:“我是他阿姐,他是我弟弟!”

    “哦,原來是姐弟情深,怪不得呢!”王興點點頭,“不過剛才你說什么來著?誰敢抓你弟弟?哈哈哈!”

    顏素素:“你笑什么?”

    “我笑你太天真,太無知---你真以為我剛才只是說著玩嗎?”說完,王興就給狗頭軍師使個眼色。

    只見那個狗頭軍師掏出手機,隨即撥打了一個電話,然后對著電話說道:“巴倫警長,你的人可以來了!”

    說完,狗頭軍師啪嗒,掛斷電話,湊到王興耳朵邊說道:“一切搞定,巴倫馬上就會帶人進來!”

    果然---

    還不到三分鐘,就聽到外面傳來警笛聲。

    隨即,一陣糟亂的腳步傳來。

    咣當一聲,紅色的鐵門被人一腳踹開,一群身穿泰國警裝的人惡狠狠地闖了進來。

    王興見人馬已到,神情得意地沖顏素素一笑,用手帕掩住鼻子抽搐兩下,邪笑道:“怎么樣,美女---你還以為我在講笑?”

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