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宮 > 正文卷 第六百一十四章 坑蒙之輩
本站域名 www.sxrgwh.tw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這位道友請留步,你可是面生的緊,莫不是那個來天劍門修煉劍術的下界之人?”葉天方才離開洞府沒行幾步路,就見一個瞇著的祝潛突然繞過人群,攔在自己身前,一臉堆笑的說道:

    葉天加入天劍門的時間較為倉促,在宗門內的身份地位極其尷尬,因為修為不上不下的緣故,讓眾位長老都覺得極其為難,將其分配到內門或者是外門弟子都顯得不太妥當。

    先前礙于寧素心的面子,外加其下界之人的特殊身份,所以宗門在其入門之后,就安排其做了一個內門弟子,一直到他從秘境回來,任職他做外門執事的時候,不知是不是因為寧素心那邊為其求得這個職務時,遇上了什么麻煩,直到他任職之時,宗門內也沒有為其分配外門執事的衣物。

    直到現在,葉天還穿著從二重天來時的衣服。

    正是因為如此,他在下山的路途之中,遇上了不少異樣的眼光。對此,葉天卻是有些不以為然。不過這祝潛突然出現攔住其去路,到讓他有些意外。

    “道友攔下我,可是有什么要緊事?”葉天聽見此人又是一套下界之人的說辭,當即就不想搭理此人,回答的語調也頗為不耐。

    不過他還是用神識掃了一眼身前的這祝潛,卻發現對方的修為還在自己之上,心中不免一陣暗嘆。

    果然,不止是先前一同進入秘境的那些元嬰期修士,這天劍門中仍有不少弟子修為,都要超過自己。

    此外,葉天還注意到,這祝潛穿的衣服并非外門弟子,也不是外門執事,但和天劍門內門弟子的衣服還是有些區別,尤其是袖口,內門弟子都有一柄金色的小劍,而眼前的祝潛,袖口之上卻是空無一物。

    “莫不成是我猜錯人了,這位道友,既然來到天劍門,此處正是外門之地,就不必再遮遮掩掩。道友的打點上山修行之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這祝潛看著葉天,瞇著眼睛笑著說道。

    說完,那祝潛又再次看了一眼到葉天的穿著打扮,胸有成竹似的點了點頭。

    葉天聽到這祝潛的話語,當即明白了一些事來。

    難怪方才在下山的途中,不少擦肩而過的天劍門弟子都對自己投來異樣的目光,先前的想法他倒是想錯了,原來,天劍門招收弟子,竟還有后路可走,只是不知,這走后路之人,要付出多少代價。

    “這種事情,天劍門中還有很多?”葉天皺起眉頭問道。

    “道友這話就有些見外了,我觀你行走之時,對周圍環境已是輕車熟路了,想來到天劍門也算有些時日了吧,不過你可曾見過和你一樣身著常服的?沒有過吧!這其中之事,也不是不能透露,只不過天劍門修煉劍訣需要凝神丹,道友要不要來幾瓶?”祝潛說話之時,自儲物袋中迅速取出三瓶丹藥。

    “凝神丹?”

    葉天暗自皺眉,卻是不想理會這祝潛。似他這種之人,他先前見得多了,在二重天的凌天宗的宗門之內,也有過類似這般的招搖撞騙之徒。

    “對,這凝神丹可是修煉劍訣必備的丹藥,正所謂劍修,修的自是劍心,劍丹,不過這些都只是其中一點,修煉劍心劍丹不過是強化攻擊手段,要想更為牢靠掌握住,則需要自身強大的精神力,那就是結丹期才有的神識。”那祝潛夸夸其談,一旁的葉天卻是不為所動。

    看到葉天這般態度,那祝潛一改先前之色,臉上露出一副嚴謹的態度,續而說道:“凝神丹,正是提升神識的丹藥,有了它,道友在劍訣上的提升,定然能夠一日千里,不出三月,在下能保證道友的修為能有所精進。”

    葉天面無表情的看著這祝潛自顧自的的說著,這凝神丹按照其說法不過就是一種能提高自身神識的丹藥,但是究竟有多少成效,或是有沒有一點效果,那都完全不保準了。

    不過這祝潛倒是絲毫不知疲倦,見葉天一副無動于衷的樣子,依舊滔滔不絕的開口說著。葉天繞開著祝潛,不料這人卻是蹬鼻子上臉之徒,直接就追了上來,好似認定了葉天一般。

    “你這凝神丹怎么賣?”葉天冷冷的說道。

    這祝潛過于糾纏,讓葉天也是頗有不耐,就準備問個價錢,尋個價錢太高的托辭借口來擺脫此人。

    “哈哈,我就知道這位道友是個明眼之人,像凝神丹這般的好物,是不會任憑其從眼前錯過的。我這兒就不多廢話了,一枚上品靈石一瓶。現在我手中只有八瓶,道友只需八枚上品靈石,所有的凝神丹都歸你了。”祝潛說話之間,又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五瓶凝神丹。

    正在這時,山下走上來一行人,正巧跟二人遇在了一起。

    行在最前面的一位頭戴金冠的中年男子,見那祝潛正拿著瓶子在對葉天兜售凝神丹,就開口打趣的說道:“祝潛,你這廝無恥之極,又在忽悠這些新入門的弟子,莫要以為你爺爺在宗門內任職長老,就能如此橫行無忌,若是惹下了禍事,就是你爺爺出面一樣也保不得你。”

    “梁師叔,您就莫要拿我開涮了,我這都已經三個月沒開張了,好不容易尋到一條大魚,又被您給攪黃了。”那祝潛突然被人打擾,原本有些動怒,在看清來人之后,只得一臉苦笑的說道。

    頭戴金冠的中年男子叫梁溫生,乃是天劍門內門弟子中最為出眾一人,修行不過三十余載,如今已經到了元嬰中期的境界。以他目前的壽元跟潛力來看,未來怕是遠不止如此,這等資質之人,就是放在其他宗門也算得上是杰出之人。

    所以,梁溫生在日益落寞的天劍門中,自是頗受尊敬。

    即是那祝潛身后有一個在宗門內任職長老的爺爺坐鎮,也不敢在梁溫生面前透露一絲一毫的不敬之意。

    此外,天劍門的諸位長老都對梁溫生十分看好,堅信梁溫生有望成為門內的化神期高手,所以整個宗門也是傾注全力來培養此人。

    若是這梁溫生真的能突破到化神期,天劍門就有望在跟三環金刀門的對峙之中取得一些優勢,若是能借此奪回秘境,尋回遺失的劍訣,天劍門勢必將再次崛起,一掃當前頹勢。

    葉天看了看眼前的二人,也是若有所思起來。

    這梁溫生跟祝潛的爺爺的關系頗為要好,雖然方才出言訓斥,也是不想讓自己這位師侄招惹到麻煩。放眼天下宗門,天劍門是唯一一個宗門能夠走后門入門的門派,往往這些走后門進入天劍門修行之人,皆是身份不凡之輩。

    一些宗門長老或是世家的子弟,因其資質低微,無法拜入其他宗門,就尋了天劍門這邊,走后門加入。若是這些人的背后勢力蠻橫起來,絕不是祝潛家伙所能承受的。

    這祝潛多年來一直在天劍門行騙,坑了不知多少剛入門的弟子,一直未曾吃過虧,所以才這般橫行無忌,哦按時遲早要栽跟頭的,所以梁溫生在見到祝潛在行此事之時,往往都會出言呵斥。

    這梁溫生只是看了葉天一眼,見其身著一身用料不凡錦緞華服,就已經知曉此人定是哪個修為高深修士的親屬之輩。

    天劍門做這樣走后門的事情已是多年,梁溫生自是見怪不怪,這些人多數都是一些紈绔子弟,因為自身資質不夠,又不愿去其余門派做外門弟子,就被其背后勢力送入天劍門中。

    天劍門行此之事,雖然遭受其余門派恥笑,卻也是有其道理。

    首先,天劍門已經失去了多個秘境,實力大不如前,宗門自是十分需要這些弟子背后的勢力來提供物力財力上的支撐。其次,這天劍門跟三環金刀門的爭斗日益激烈,也是需要交好一些外部勢力,讓那三環金刀門心生忌憚,不敢太過肆意妄為。

    不過這些走后門進入天劍門的弟子,也都并非是什么善男信女,一個個皆是仗著其背后勢力在宗門內作威作福,天劍門忌憚其背后勢力,也是有些無可奈何,若如遇上一些尋常之事,宗門內也都是得過且過。

    正是因為這般,宗門內才專門下了一條固定,凡是有走后門加入天劍門的弟子,一月之內都不會發放這些人天劍門弟子的服飾,唯有滿一月之期,在原有弟子也都熟悉了這些人的身份之后,才會發放天劍門弟子的服飾。

    那祝潛在明知如此的情況下,還敢招搖撞騙,倒真是有些不知死活,無怪乎方才梁溫生要出言制止他。

    這梁溫生先前受師命下山已久,倒是沒有識得葉天。若是他在宗門內,也容不得那姜玉坤在秘境中那般肆意妄為。想來也是那三環金刀門在天劍門的內應早早得了梁溫生下山歷練的消息,專門挑選了這個時間來尋事。

    “這位道友,在下梁溫生,方才祝潛師侄所售的凝神丹,其實一瓶只需一枚中品靈石即可。”梁溫生上前一步,行到葉天身前微微一笑,就從手中遞出了一瓶丹藥。

    “這廝生性頑劣,貪慕便宜,向來喜歡招搖撞騙。得罪之處,還望道友勿怪,這瓶內共有十枚二品凝神丹贈與道友,海王道友收下,算是祝潛對方才之舉的賠罪。”那梁溫生說完,就徑直行到祝潛身胖,一把抓住他的脖頸,順勢提了起來。

    “梁師叔,師侄錯了,真的……”那叫祝潛被梁溫生這般一拿捏,頓時漲紅了臉,面露痛苦之色。

    “錯在何處?你可知曉?”梁溫生沉聲喝道,不過手上的靈力卻是為之一松。

    “我再也不行此時了,梁師叔您就饒了我吧!”祝潛得了梁溫生這邊的松懈,得以開口說話,當即就求饒道。

    “哼,你這番說辭我不知聽了多少遍了!但你卻是屢教不改!祝潛,這話我最后再說最后一次,私自兜售丹藥之事,宗內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讓你躲過也就罷了!但你所售丹藥的價格,絕對不能高于市價,莫要以為我不知曉,你這些丹藥本就是你靠著關系獲得的,是真是假尚且不知,本就是無本之利,你還要在坑害他人,再被我撞見就莫要怪我到時不留情面了。”那梁溫生說完,抓住祝潛的手當即一松,祝潛那肥碩的身軀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祝潛落在地上,顧不得身上的塵土跟疼痛,立刻微微側目,偷看了一眼身旁的梁溫生,見其并不打算再施懲戒,當即如釋重負。

    就在此時,山巔忽然傳來一段話語:“梁賢侄此番下山歷練,可曾有所獲益,宗內的幾個老家伙,可都是等了梁賢侄好一段時日了。”

    “祝師叔,溫生這就回去向諸位長老請安。這祝潛師侄所做之事,在下一時看不過眼,略施了一番管教,以免他將來闖了大禍,害人害己。逾越之處,還望多多見諒。”梁溫生淡淡說道。

    “哼,這混小子,就算是死了,老夫也不愿管他。”話音落下,一切歸于平靜。

    梁溫生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祝潛,嘆了口氣,那祝長老此時出現,其意再是明顯不過,就是要護自家的犢子了,他留在這里自是覺得多余,就自顧自的上山去了。

    “你叫祝潛,這二品凝神丹于我無用,你且拿去吧。”葉天看著趴在地上的祝潛,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直接把手中那瓶來自梁溫生的二品凝神丹遞過去,淡淡說道。

    葉天先前在思索這二人關系之時,心下就已經有了想法。先前他在二重天,就曾以煉丹之術修煉丹藥,發了一筆橫財,賺取了不少靈石。

    今日見這個叫祝潛的祝潛在宗門內兜售丹藥,就聯想到此事,這三重天地域更為廣闊,物產更是豐富,靈氣充沛,煉制上品靈藥之時,也是更為便利。

    眼下自己需要改造秘境,正是缺乏靈石之時,既然這個叫祝潛的祝潛乃是宗門內長老的孫子,倒不如賣他個人情,到時候借他之便,自己所學的煉丹之術也能發揮出效用來,到時候改造秘境之時,自是不會因為財力不足而捉襟見肘。

    “怎么,想來花銷我不是?”祝潛一把推開葉天遞來的二品凝神丹,從地上爬起身來,直接悶頭快步下山行去。

    “方才梁師叔說過,你這邊又關系拿到便宜的凝神丹?”葉天開口問道。

    “便宜?”

    祝潛忽然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瞥了葉天一眼,冷冷說道:“凝神丹并不算便宜,一瓶的市價本來就超過了一枚上品靈石,至于梁師叔說之事……我何必再次浪費口舌,跟你解釋此事!”

    祝潛忽然話鋒一轉,丟下葉天扭頭就往山下走去。

    “方才你向兜售的那些凝神丹,都是殘缺之物,品質實在過于低劣,幾乎都算不得真正的丹藥。哪怕是算放在玉瓶之中,也會流失其藥性,但梁師叔給的這瓶二品凝神丹則是完全不同,其藥性凝實,聚而不散,即便是打開玉瓶,也不能聞到一絲逸散的藥香,只怕這瓶二品凝神丹的功效,要比你手中的凝神丹強了怕不止百倍。”葉天停下腳步,對祝潛揚聲說道。

    正下山行著的祝潛,聽了葉天的這番話語,當即就停下了腳步,回頭望了過來。

    “你對丹藥有所涉獵?”祝潛面露疑色的說道。

    “我煉制丹藥多年,自是有幾分心得。”葉天毫不隱秘自己會煉丹的事,他自是十分清楚,他此番舉動,就是為了結交這個叫祝潛的祝潛。天劍門宗門內禁止自私煉制丹藥,更是不準私自售賣丹藥,不過這祝潛因為其爺爺在宗門內任職長老之故,若是能夠與之相交,倒是不用擔心自己煉丹后的銷路。

    “你會煉丹?你莫要糊弄我,小爺在天劍門兜售丹藥已經有二十余年,似你這般走后門的弟子見了不知多少,你若是會煉丹之術,何至于要拜入天劍門。”祝潛一臉不以為然的說道。

    “只要你有這凝神丹的配方,這二品凝神丹,我就能煉出來。”

    葉天對手中的凝神丹了解透徹。這凝神丹,并不算什么高等丹藥,煉制方式也是尋常。

    唯一的難點,恐怕就是對火候的掌控,否則的話,祝潛手中的凝神丹也不會逸散藥性,而梁溫生留下的二品凝神丹,藥性凝實,提升神識的效果自然要更強。

    “好,那你就隨我去山下坊市,一試便知,你究竟會不會煉丹。”祝潛認真地說道。

娱乐城电子游艺